懷孕了,纔知道閨蜜和老公...第172回









杜曉蘭聽了我這句話也沒有在說什麼,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生活,我想我需要重新開始,第一件事情就是給自己找到房子,等所有一切都安定下來,然後在卻找我爸爸。





至於那些決定要放下的事情變任由它被遺忘。





我和杜曉蘭說清楚後她也沒有在強迫我,只是說了一句,你的事情我也不好強迫你,只是你需要幫忙盡管來找我,我雖然沒本事可小忙還是能夠幫的。





我萬分感動的點點頭,便把電腦拿出來和杜曉蘭說了一下房子的事情,她剛開始看了一下那房子的實體圖片,還有房子的實際面積與裝潢,半響纔說了一句,一房一廳一廚一衛,精裝修,一千塊錢一個月,還不用簽相關合同,宋文靜,你是在逗我嗎?





我很認真的告訴她,房東和我說他是急著出國,找個人幫他看房子的,圖片他說是真實的,他說如果同意的話讓我明天去看房子。





杜曉蘭消化了很久,最終問我,你為什麼偏要找不要押身份證復印件,不要身份證的房子?宋文靜,你是黑戶口嗎?還是犯了什麼罪。





我揉了揉眉頭聲音極其無力的說,我的身份證和戶口本都在許深霖那裡,我現在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杜曉蘭在那裡捂著腦袋特別無語的說,姐姐,你和他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連身份證和戶口本都被人家拿走了,你也真是牛,許總平時看上去一聲不吭的,沒想到乾事情這麼狠,你沒有這兩樣東西你怎麼活啊,你要是沒身份證還好說,直接去半個掛失就好了,可沒有戶口本你怎麼辦掛失?你沒身份證怎麼去找工作?你告訴我?





杜曉蘭接二連三問了我這些讓我頭疼的問題,為了這戶口本和身份證我也煩惱了很多天,當初逃走的時候我真應該偷出來再走。





杜曉蘭見我滿臉愁苦的模樣,最終嘆了一口氣說,算了,這些事情我們先不想,咱們還是把你房子搞定吧,我長這麼大還從來沒看見過談戀愛可以談成你這樣慘的,連戶口本和身份證都丟給了人家,宋文靜,你也真行。





杜曉蘭教訓了我半天,於是我們兩個人都忘記去研究那房子為何這麼便宜,也忘記去追究因果。





第二天的時候杜曉蘭陪我去看房子,當時我們兩個人都還特別忐忑,生怕是什麼騙子或者人販子,連走個樓都還不忘記左右看看,和那房東約的地方也是人流量高安全指數基本上沒什麼問題的廣場。





那房東聯系到我們的時候,是一個大約中間的男人,穿著方面看上去都蠻不錯的,至少沒有我們想象中的猥瑣。





那房東問誰是宋小姐,我立馬出聲說了一句是我。





他打量了我幾眼,笑的和氣的和我打著招呼,然後也沒有和我們廢話多寒暄,帶著我和杜曉蘭去看房子。





房子的地方正是離地鐵口特別近地段特別黃金的黃金地段,我和杜曉蘭都表現特別不可思議,那房東見我們滿是防備與不可置信的模樣,笑了笑說,你們以為我是騙子?





我和杜曉蘭臉色蒼白的搖搖頭,他說,現在這個世道越是好事情別人越不敢相信,如過換做是我我都覺得不可思議,可是我也沒辦法,價錢掛太高一時半會兒也沒人要,自己這邊也沒有人打理,掛中介自己也看不到住的是些什麼人也不放心,後天就要出國了,所以只能盡量掛低,雖然價錢低可找個自己比較放心的房客至少心裡有個譜兒。





房東這樣說著,我和杜曉蘭纔終於松懈了一口氣,那房東將門打開,裡面裝潢是比較現代化的,家具電器一應俱全,那房東就和我簽了一下租賃合同然後把鑰匙和這裡物業管理的電話全部交給我就離開了。





我和杜曉蘭兩個人此時像是做夢一樣看著這套房子,然後面面相覷的各自對視。





杜曉蘭看了我一樣,第一件事情就是推開臥室的房門裡面床單和窗簾都是嶄新一片,窗口還養著幾盆盆栽。





我們兩個人再次迷茫了一下,杜曉蘭整個人直接跳到那張大床上,在上面翻來覆去的翻滾了一遍在房間裡大叫著說,宋文靜!你丫真是走狗屎運了!告訴我這一切不是真的!床單都他媽是新的!你說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那麼好的事情!





我消化了一下,半響說了一句,我現在感覺跟做夢一樣。





然後抬起手看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鑰匙,這纔覺得有點真實感。





房子定好後,我第二天就從杜曉蘭家裡搬了出來,裡面雖然都乾乾凈凈,卻還是用一天的時間把裡面都收拾了一遍。





我搬家後的第二天還在睡覺,門外一大清早就有人在那裡搬東西,我實在太困了便起床將門拉開,正好看見搬家公司的人正陸陸續續在對面搬著家具。





有個正站在門口指揮的男人一面大聲的囑咐工作人員小心別磕著東西,一面數著後面陸續又搬進來幾個箱子。





見我站在哪裡,大概也是意識到大清早有點吵,便笑著和我點點頭,大概是在對我說不好意思,我也不是什麼難纏的人,對著他笑了笑,便轉身進了房間,開始大面積打掃。





還在心裡面有些納悶,要過年了還有誰會和我一樣在這個節骨眼上搬家?





難道也是無家可歸嗎?





想了想,覺得自己好奇的有點無聊了,便繼續收拾著。











收拾完的時候已經時間夜晚七點,把客廳的窗戶拉開後,這座城市的夜景一目了然,我站在那裡看了一會兒,在心裡告訴自己,宋文靜,忘記這所有的一切,就當是重生。





然後將窗戶關住,窗外的萬家燈火被掩蓋,房間重新恢復了靜寂。





房子定好後,之後一段時間裡我也沒有急著去找工作,而是在這座城市到處貼尋人啟事,不敢貼的太過明目張膽,可轉念一想,他要是有心找我,不是找不到我。





他要是無心找我,就算我站在他面前他都可能不認識我。





於是便嘲笑自己,也許是我想太多,就像杜曉蘭說說,我並沒有想象中那麼重要。





不知不覺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本來只有喧囂車聲和人聲鼎沸的城市開始傳來喜慶的鞭炮聲,早上醒來的時候寂靜的樓下滿是小孩子的玩鬧聲,九點的時候就是煙花爆竹聲。





大年三十迎來,我坐在窗戶邊看向樹梢上的雪,纔意識到,又是一年過去了,我今年二十六了。





回頭一看身後的房間,什麼都沒有,只有自己清晨的倒影。





便笑著和自己說,新年快樂。





又抱著一堆的尋人啟事在街上到處貼著。





杜曉蘭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我正抱著一堆尋人啟事站在冷風凜冽的大街上到處尋找還能夠貼的地方,電話裡滿是她喜慶的聲音。





那樣的聲音聽著都覺得幸福。





我看著人潮擁擠的廣場,抱著手中重重一疊的宣傳單對著電話裡說了一句,好。





然後轉身便進了廣場買了一個玩具出了商場,外面依舊是喧囂熱鬧的模樣,有商場為了賀新年在廣場上請了雜技演員在那裡耍雜技,人群裡發出巨大的歡呼聲與叫好聲。





每個人臉上都帶著幸福的笑。





站在那看了一小會兒,提著自己手中的東西還有那幾千張沒有貼完的尋人啟事,忽然笑了笑,覺得這樣的日子雖然孤單卻滿足。





去杜曉蘭家裡吃完飯回來的時候,他們一家人都特別熱情在餐桌上勸了我幾口酒,我一向喝不了什麼酒的,但是那天似乎也是被他們一家人的氣氛給渲染了,莫名其妙喝了幾口下去。





回去的時候一直強裝著沒事,杜曉蘭送我出門的時候還一直揚言要來送我,她家父母還有她老公的父母都在她家,我搖搖頭和她說我沒事,然後自己搖搖晃晃順著漆黑的夜走回去。





一邊走,一邊讓夜晚的風將自己酒氣吹散一些,然後緊緊的裹了裹衣服只聽見自己鞋子在身後噠噠的來回回放著。





走到一處江邊的時候,本來極其安靜的夜晚發出一聲劇烈的響聲,一點星火向著天空一躍而上,那一點星火從外擴散開出一把巨大的傘形狀的煙花,剎那間天空五彩斑斕。





許多站在江邊看煙火的人發出巨大的歡呼聲,那煙火璀璨耀眼,映的人人面桃花紅。





我站在那裡看了好一會兒,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冷了,纔繼續自己停下來的腳步。





回到小區的時候已經是夜晚一點,因為喝了點酒腦袋有點暈,所以走路也是有些搖晃,還沒到自家門口便在口袋裡到處找著自己的鑰匙。





一邊找一邊很是奇怪的疑惑鑰匙去哪裡了,正走著,剛到達家門口的時候因為沒有開燈,也不知道誰在我家門口放了個什麼東西,腳下步伐不穩踢上那東西立馬就摔了下去。





我正在胡亂的伸出手想要抓住東西平衡一下之時,身後有一雙手立馬扶住了我,我有些驚魂未定說了一聲謝謝,剛動了兩下,腦袋正好撞在那人下頜處,我身體立馬一僵,那人立馬收回手也沒有和我廢話一句話,將我松開後便聽見走廊裡傳來電子鎖按鍵聲,門開後那人便轉身進去了我家對面那間房。




?|??




//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