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了,纔知道閨蜜和老公..._第116回









宋濂說蘇茜瘋了我心裏咯噔了一下,之後就在也沒有想這件事情了,只是宋濂坐在那裏問,她說,宋文靜,事情到底是怎樣一個情況,蘇茜瘋了後,在監獄裏大吵大鬧說是你陷害她?警察局正在查這件事情,你千萬別做傻事。





我看向宋濂說,你不相信我?





宋濂立馬搖搖頭說,我沒有不相信你,可你要警察局人家相信啊。





我躺在床上,胸口疼的喘不過氣,我想過宋濂她們會懷疑,可這個世界上以證據爲主,刀上有蘇茜指紋印,她還有過案底,一個瘋子口中所說的陷害,沒人會信。





宋濂看了我許久,最後猶猶豫豫還是說出了一直想問的話,她說,宋文靜,我總覺你那天一夜未歸回來後就變了,到底發生什麽事情了。





我閉上眼睛不想談,那一天我永遠不想提,宋濂見我疲倦的模樣,挺著肚子走了出去,也不知道她去哪裏。





下午的時候,我正躺在床上休息,病房裏來了一個想象不到的人,護士整給我衝洗包紮好,門外老遠傳來付諾清脆的聲音。





我躺床上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看著護士將胸口拆下來的紗布換了,他們說我這纔昏迷了整整整一個星期,刀尖如果再進一步,估計我現在已經在黃泉路上旅遊了,





護士將染血的紗布扔到垃圾桶,然後收著給我用藥的瓶瓶罐罐,付諾走進來站在那裏默默看了許久,等擡頭看向她時。





她纔對我微笑著說,我來看看宋小姐的。





我看了她一眼沒說話,付諾也不和我計較,將凳子一拉坐在我病床邊,病房裏充斥著一股藥水味,付諾說,宋小姐不喜歡我,我明白,我同樣也不喜歡你,只是今天來也是單純的看看你,宋小姐手段不覺得卑劣嗎?





付諾說這話的時候,語氣裏沒有多大的起伏,我翻過身來看她,胸口的傷依舊在隱隱作疼,我說,什麽手段,什麽卑劣。





付諾看了看手腕上一枚精致的水晶鐲子,水藍色裏面有密密麻麻的冰裂,在燈光下透著一股海洋藍的神秘。





付諾習慣性在上面摸了兩下說,宋小姐心知肚明,現在是非常時期,而你卻仗著深霖對你以前的那段關系,不斷用自己生命來威脅他,你不覺你太不懂事了嗎?





我怎麽都沒想到付諾會想到這一層,這一層連我自己都沒想到過,我看著付諾自信滿滿的那張臉,有點可笑的說,付諾小姐這是來興師問罪?你覺得是我給許深霖添麻煩了?我沒讓他來,而且我是死是活和他什麽幹系,是他自己主動來的,付諾如果覺得吃醋了,也可以同樣插自己一刀。





付諾被的話激怒,但依舊保持著良好的修養和微笑,這就是她們這種富家千金該有的氣度,就算在氣極之下也能夠當做什麽都沒發生過。





她平複好自己的情緒,說,今天我來只是想告訴你,一個女人的價值不是在於一個男人多麽在乎你,而是你可以爲這個男人得到他想要的,宋小姐還小,很多事情還不明白,或許深霖現在顧忌以前你們之間的那幾分情誼,可這些情誼被你耗盡後,以後你還想你們之間會怎樣?





她看我面無表情的臉一眼後,微微一笑說,反正我和深霖就要複婚了,去了國外後,我相信這點情意在如何綿長,也抵不過我們夫妻一場,我有的是時間可以撫平你在他心裏的痕跡。





她說完,將手中的水晶鐲放在我眼前晃了晃,說,再說宋小姐現在和南城不清不楚,我真爲金婷姐感到不值。





她提到江南城我眼色忽然一冷,像是被人刺中哪一根弦,躺在床上快速坐了起來將床頭櫃上所有東西全部掃了下去,本來坐在那裏沒有半分動彈的付諾被我忽然的動作嚇的快速站了起來,我砸了所有夠得著的東西,砸完後一只手撐在床上。











死死瞪著付諾,我說,付諾小姐,如果你今天只是來和我說這些廢話的,我告訴你,這裏我不歡迎。





付諾冷著臉剛想說什麽,一直在門外的徐達聽見了響聲快速走了進來,看見一臉冷然站在那裏,又見我撐在床上,沈聲問了一句怎麽回事。





我看著徐達說,許深霖不是說讓你好好照顧我嗎?





我指著付諾說,沒有我的允許,下次如果她再擅自進入我病房,你們就全都給我滾。





付諾最終沒忍住,瞳孔裏閃過一絲憤怒,她說,宋文靜,你別把自己當成個東西。





我說,不好意思,我還真沒把自己當成過一個東西。





付諾這樣的千金大小姐耍陰謀自然是老手,可嘴皮子她還比我差了一個等級,她鐵青著臉站在那裏,徐達立即走了上來對付諾說,付小姐,要不您先





付諾冷冷撇了徐達一眼說,徐達,你現在是在命令我?





徐達立馬說,不敢。





付諾趾高氣昂的說,不敢你就給我閉嘴,這樣的事情你沒有權利來管我,我是深霖妻子。





我聽了這話,在一旁更正道,付小姐太不要臉了吧,還沒複婚,頂多算是前字。





付諾氣的全身發抖,最後氣極反笑道,宋文靜,我會讓你後悔你今天對我的無理。





她說完這句話,正好特護從外面端了一杯咖啡進來,大概是想要讓她喝點咖啡消消氣,付諾看了特護一眼,冷笑了一聲,伸出手端著喝了一口,然後看先徐達說,這間病房是不是深霖賬戶上掛著?





徐達說,許總已經全部付款,付款人寫的宋小姐的姐姐。





付諾說,宋小姐,我們不是慈善家,等病好後,希望您能夠把醫藥費和手術費的錢一並還一下。





她說完,將咖啡杯往特護手中一放,這句話正好被去而複還的宋濂聽見了,走進來搭了一句話說,付諾小姐有什麽資格要求我們還錢,你應該現在還沒這個資格,而且錢我們也不是還不起,許深霖願意給,我們憑什麽還。











//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