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了,纔知道閨蜜和老公..._第112回











我想過蘇茜會恨我,可從來每次想過她會這樣恨我。





我醒來後,身邊躺著江南城,我們身上都沒穿衣服,他坐在那裏手中正拿著一瓶紅酒在那裏研究,看見我醒了,端著紅酒杯對我晃了晃,醒了?





我起身看了一眼自己身無一物,忽然腦袋炸開了一般,聲音卻出奇的冷靜,你和蘇茜串通?





江南城身上身打著赤膊,手中高腳杯內的紅酒在白日裏沒有黑夜燈光裏詭異的紅。





串通好了又如何?你不就是能夠傷害到許深霖最好的一把刀嗎?他不認識你?





他哼笑了一下,搖搖頭說,我不信。





我拿被子將自己緊裹著,你拿我來試探他蠢不蠢,他都要和前妻複婚了,我們之間已經毫無瓜葛。





江南城說,毫無瓜葛我不知道。他忽然一下傾到我耳邊我,語氣輕佻又詭異,我只知道,假如我的女人和我最恨的男人睡一個床上,如果換做是我,我決不輕饒。





我伸出手就要去甩江南城耳光,他輕輕一攔將我往床上一壓,我死死瞪著他,那一刻我覺得自己眼睛內可以噴射出毒液。





江南城目光輕佻,他在我身上左右巡視了一番,笑了笑,說,不錯,至少該有的料還是有,接下來我們期待看他表情了,你應該也知道,許深霖現在他什麽都沒有,許志文一死,我也不需要做樣子了,我母親現在還躺在床上動彈不得,這條血債他永遠都還不了。





我憤怒的說,可你也害的許太太沒孩子!你還讓許太太瘋了死了!江南城!你就是個瘋子!





宋文靜,我忍你很久了,許太太?她本該死,如果不是她和許志文苟合,我母親何至於有現在這樣的下場。





我別過臉說,你放開我。





江南城松開手松的輕巧,我坐在床上第一時間就要去找衣服穿,江南城說,你現在要是穿衣服,我明天就把宋濂肚子裏的孩子打掉。





我手一頓,忽然冷笑看向他,江南城,孩子是你的骨血,你憑什麽認爲我會受你威脅。





我知道你不會受我威脅,可宋濂是你姐,你不會不管她。





我說,江南城,你就是個人渣,宋濂爲什麽會喜歡你這麽多年我始終不明白,你不就想看許深霖失憶是真是假嗎?好啊,我陪你演,但是你要答應我,等這一切都過去了,放過我,放過宋濂,一輩子都不要給她任何還和你有可能的機會,我會感謝你一輩子。





江南城往床上一躺說,你知道該怎麽做。





我望著他赤裸的上身許久,在心裏深吸了幾口氣,然後將他手腕一扯,老老實實往他懷中一趟,我們都沒穿衣服,肌膚相貼那一刻,我覺得自己現在就可以去死了。





最後想著,我死了我爸媽怎麽辦,宋濂怎麽辦,許深霖怎麽辦





然後老老實實躺在他懷裏,他手是不是在我頭發上摸兩下,江南城看了一眼時間,笑著說,我今天找他有事情聊,我想是這個時間到了。





我公式化說,到時候我的臺詞應該是怎樣。












江南城說,隨你。





我嘴角勾起一絲笑說,好。





門外傳來門鈴聲,江南城意味深長說,開演了。





他起身去開門,我躺在床上在他起身那一刻,說,江南城,你的軟肋是宋濂,你越掩飾別人越明白,連我都看出來了,你以爲陳金婷會不清楚?陳金婷是一個怎樣的角色你不是不清楚,我只希望我陪你演完這一切,你實現自己承諾,宋濂已經耗不起了。





江南城懶懶的跑去開門,我躺在床上沒動,羽絨被將我的臉掩住了打扮,門外隱隱傳來付諾的聲音,她說,南城哥,你不是找深霖來談事嗎?怎麽還衣衫不整的模樣。





江南城聲音充滿懶散的說,剛起來,我這有一瓶很好的紅酒,先進來說吧。





我聽見有一串腳步聲依次走了進來,付諾有些好奇的問,你床上睡的又是誰,金婷姐對你那麽好,南城哥你別貪心不足,真搞不懂你怎麽想的。





江南城說,付諾,你怎麽還跟讀書那會子一樣總愛爲金婷打抱不平,我們之間的事情你不明白。





付諾也不再說,幾個人紛紛入座,江南城對著著床上的我說了一句,文靜,深霖他們來了,你也不起來見見他們。





他一出聲,我背脊都是涼的,裹著被子從床上坐了起來,第一個眼神就是看向被付諾挽著的許深霖,我說,許總,好久不見。





付諾有點驚訝道,宋小姐!怎麽會是你





江南城仔細打量著許深霖的面部表情,許久纔道,深霖你不記得她了?





我立馬懶懶靠在床上說,南城,以前的事情都過去了,記不得沒什麽重要的了,既然你都來客人了那我就先走了。





說完便裹著身上的被子想去浴室換衣服,在經過他們之間時,江南城忽然將我往懷中一扯,我死死的捏著被子,整個人不平衡往他懷中倒,他捏著我下巴說,怎麽就想走了,我們這麽久都沒見面了,我可還想你陪陪我。





付諾在一旁笑的興趣闌珊的說,如今深霖哥有點記不得以前的事情,不過上次的事故我們一直認爲是人爲的,南城哥,你怎麽看。





付諾又看向我說,宋小姐時時讓我驚訝。





我聲音笑成平生最爲柔和的音量,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付諾小姐的驚訝更讓我有些出乎意料,祝你們複婚愉快。





新婚愉快四個字的時候,我將視線看向坐在那裏一直沒說話脣抿緊的許深霖,他眼眸無盡的冰冷像是要幻化成無數把利劍,我卻依舊對他笑語嫣然說,以前的事情既然我們都不記得了也好,就當做從來沒有認識過,你和付諾小姐金童玉女般配的很,而我?





我笑了笑說,希望你好好休養,我們都當做一切只是夢。








//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