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芳現在看到兒媳婦齊娟就煩,特別是鄰居王大嬸帶著自己小孫子到處炫耀的時候,她的不滿更甚,連帶對著王大嬸也沒個好臉色。

王大嬸也委屈啊,自己不過就是抱著孫子遛遛彎咋就成炫耀了?

可是人啊,就是嫉妒別人擁有自己沒有的,就比如兒子兒媳結婚三年都沒生出個一兒半女,所以看誰都是在對她的嘲笑。

而她將這一切都歸結於兒媳齊娟的錯,於是逮著空就要對齊娟奚落一番。

這天齊娟早上剛起床,眼睛還在迷糊地打著哈欠,剛出房間門就受到一通冷嘲熱諷。

「喲~這不是我兒媳婦嗎。」

齊娟定睛一看,婆婆不知何時出現在了自己家裡,在廚房邊忙活著。

陳芳是個典型的市井女人,現實又物質,平時最喜歡穿著花襯衫磕著瓜子討論別人的家長里短,喜惡全擺在臉上掛在嘴邊,說話的時候尾音總是往上翹,尖銳又刻薄,從來不會考慮別人的感受。

聽到那陰陽怪氣的聲音,齊娟頓時感到一陣頭痛。

她抬頭看了看牆上的的時鐘,已經早上九點了。

「媽,您怎麼來了。」齊娟斂去面上的難堪,賠著笑走過去,「我昨天加班到很晚,早上就多睡了會。」

伸手想幫忙,卻被陳芳一個大力拍掉。

齊娟往後縮了縮,垂眸一看手臂上一大片紅色,火辣辣地疼。

「忙忙忙,一個女人能有多忙,忙到孩子都不生。」

陳芳不饒人地翻動嘴皮子,吐沫星子全都飛到了手中的食材裡面。

齊娟皺皺眉,揉了揉手臂,沒有說話。

「我要不來,我兒子還不得餓死,我兒子可憐吶,辛苦工作,家裡還沒個家的樣子,我這個做媽的只好燉個剛下蛋的老母雞,給我家兒子補補。」

說到老母雞的時候,陳芳斜眼看了一下一旁鐵青著臉的齊娟一眼,眼神里儘是不滿。

聽著陳芳指桑罵槐,齊娟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02

中午的時候在外進完貨的劉勁回家,陳芳一個勁地給兒子盛湯,要說把齊娟當空氣也沒有,她一邊說著雞湯,一邊含沙射影地批齊娟的不是。

齊娟整頓飯吃得無比憋屈,草草地趴了兩口飯就稱吃飽了起身離開。

剛關上房門就聽見「咚」的一聲,貌似是瓷器碰撞上大理石桌面的聲音,然後伴隨而來的是陳芳撒潑的叫罵聲。

「你看看你討的什麼媳婦,有沒有點禮貌!哼,她的存在就是來膈應我的,要是早知道她真生不了孩子,我當時死活都不該同意你們結婚!」

接著陳芳的語氣又軟了下來,還帶著一絲懇求。

「兒啊,咱家可只有你一個孩子,不能斷後呀。」

「媽,現在我們還年輕,不急。」

「嘿你這孩子!」

接著一陣凳子「次啦」的聲音,隨著劉勁的一聲呼喊,她知道陳芳肯定是老動作又來了。

「哎喲喂咱老劉家造什麼孽哦,攤上一不會下蛋的母雞喲,劉家就要絕後了喲,我到地底下怎麼見老祖宗喲!」

隔著一道門,齊娟都能想到陳芳坐在地上捶胸頓足撒潑的樣子,透著一股子刻薄勁。

齊娟翻了個白眼,疲憊地坐在床上,低著頭掩面嘆息。

這種難聽的話她已經聽習慣了,心中早已麻木。

她想起了三年前他們剛結婚的時候,也是花了很多功夫說服的陳芳,當時陳芳反對她的理由可笑極了,原因竟是齊娟身材幹扁不能生兒子。

所以這三年來齊娟的肚子一直沒動靜,陳芳便將所有的錯都怪罪在她的身上。

而齊娟和陳芳也一直處在水火不容的關係,剛開始齊娟還會想著法子討好婆婆,到後面她乾脆直接無視。

劉勁好不容易安撫了母親,回到房間就看見側躺在床上兩眼無神的妻子。

「娟兒啊...」

他伸手撫上齊娟的胳膊。

齊娟順著劉勁坐了起來,有氣無力地看著他。

「我們抽空去醫院做個檢查吧?」


03

齊娟和劉勁是在一家私立醫院做的檢查,好巧不巧,竟然碰到了熟人。

許海看見電腦上出現劉勁的名字時還以為是重名,齊娟看見熟人也是一陣驚訝,微微點了點頭示意後扯著劉勁坐下,低著頭有一點難堪。

許海挑了挑眉,知道齊娟的意思,於是配合著她裝作不認識。

「有什麼問題嗎?」

「呃,醫生,我們結婚三年了,一直沒懷上孩子,所以檢查下有沒有什麼問題。」

劉勁不認識許海,也沒發覺齊娟的不正常,他輕咳了下說出了問題。

許海看了他一眼,沒有說什麼,只是開了檢查項目讓他們先去繳費做檢查,劉勁走出診室後想著剛剛許海的眼神,不知道為何,心中總有一種不安。

不過他很快就眨了眨眼,將那股子不安丟掉,與身邊的齊娟攀談。

「其實我覺得沒必要,我這麼強壯,怎麼可能會有問題。」

說著劉勁擺了擺肌肉。

確實,劉勁經常在外面跑貨,平時也沒少鍛鍊,一身結實的肌肉還真不像身體有問題的。

齊娟嘴邊也咧開一絲笑,然後帶有一絲試探地問。

「如果…真的是你的問題…」她看見劉勁臉色突變,又趕緊打圓場,「我說如果如果!」

「不可能,咱們絕對沒問題,今天來檢查就是圖個安心你知道嗎。」

劉勁不耐煩地打斷,齊娟看著如此激烈的劉勁,只好將原本想要說的話咽到了肚子裡,劉勁又動了動嘴說了句話,雖然小,但齊娟聽得真真切切。

他說,不然那多丟人啊。

齊娟皺了皺眉,將原本心中的想法徹底打滅,她想,今天來醫院也許就是一個錯誤。


04

檢查報告過了幾日才出來,但那時劉勁正好在外地有事於是齊娟自己去了醫院。

她先去了婦科拿自己的報告,然後才去了男科,接著拿著兩份報告單走進了許海的診室。

她過了很久才出來,沒有人知道她和許海談了什麼,只是她出來的時候手上空無一物。

晚上劉勁打了個電話回來,齊娟支支吾吾地告訴他,不是他的問題,也許在婚前她吃過幾次緊急避孕藥,破壞了身體機能,所以現在難以受孕。

沒有聽到劉勁的聲音,齊娟心中打著鼓又繼續提議要不先領養個孩子吧。

電話那頭沉默了許久,直到劉勁故作輕鬆地說了一句「沒關係」,齊娟才鬆了一口氣。

日子依舊行雲流水般地過著,陳芳依然逮著空就嘲諷齊娟,什麼難聽的話都能說出來。

她像以往一樣選擇無視,她一直以為劉勁是站在這邊的,可最終她還是高估了劉勁對自己的感情。

那天她剛回家,就看到一個約莫二十歲的姑娘坐在自家的客廳里,她的婆婆則拉著那姑娘的手喜笑顏開,還一個勁地盯著人家姑娘的肚子。

齊娟隱隱感覺到了些什麼。

劉勁看到妻子回家,訥訥地喊了一聲。

陳芳抬頭,看著齊娟,眼中止不住的厭惡,嘴裡發出一身冷哼,而那個女孩只是抬頭看了她一眼,沒有任何情緒。

劉勁趕忙拉著齊娟進了屋,沉寂了一下,開口。

「娟兒,對不起,我媽說得沒錯,我是家中獨子,我們劉家一向都是一脈單傳,我不能讓我們家斷後。」

齊娟注意到,這次劉勁說的是「我們」而不是「咱們」。

劉勁抓了抓頭髮,繼續說。

「剛剛那個女孩,她叫於恬,她…懷了我的孩子,已經兩個月了。」

劉勁的聲音慢慢低了下來,頭轉向別處,不敢看到齊娟的臉。

憤怒,克制,最後由失望變成了絕望。

齊娟冷靜下來,譏笑了一聲,眼底漫出來涼意讓劉勁發虛。

「呵。明明出軌的是你,反而錯全都在我咯?」

齊娟冷冷地看著劉勁,緩緩開口。

「所以…」她倒吸了一口,「你是要離婚嗎?」

劉勁頓了下,緩慢地點了點頭 。

「好,劉勁,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了。」

不知為何,看著此時面無波瀾的齊娟,劉勁心中一股沒由來的心慌。


05

劉勁和齊娟離婚了,最高興的就是陳芳。

劉老頭舉著報紙看著眉開眼笑的媳婦,冷哼一聲,說沒見過盼著自己兒子離婚的。

陳芳白了劉老頭一眼。

「沒有孩子的家庭才是不會幸福的,你看啊,兒子現在離婚了,馬上和小恬結婚,咱馬上就要抱孫子了!」

陳芳臉上止不住的喜色。

劉老頭皺了皺眉,不滿媳婦的做法,但也沒有再說話。

劉勁火速和於恬結婚,想起之前拖著行李灰頭土臉離開的齊娟,陳芳心裡樂開了花。

幾個月後於恬生下來一個大胖小子,樂得陳芳天天抱著孫子到處溜達,恨不得全中國的人都知道老劉家終於有後了。

有一回她帶著孫子去超市的時候,又碰到了齊娟,她本想帶著滿滿地得意再度奚落一下齊娟,沒想到齊娟冷冷地看了她懷中的孩子一眼,又抬眸與陳芳對視。

不知為何,陳芳仿佛在齊娟的眼睛裡看到了嘲笑與...同情?

但當時陳芳沒有管那麼多,在她的眼裡,齊娟是個不完整的女人,是個落敗的小丑,她將那天齊娟在超市裡的神情解讀成嫉妒。

不過沒多久後,陳芳就高興不起來了。

因為她的侄女說前兩天去婦幼產檢的時候碰到了齊娟,肚子已經很大了。

「姑媽,你不是說她生不出孩子嗎?我打聽了,她是自然受孕,現在都八個月了。」

陳芳當時就傻了!

參考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