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原本很溫馨美滿,可是自從爸爸在礦場出事後,我的家就散了。

奶奶怨恨我媽沒有給我爸爸生個兒子,自打我爸出事後便整天哭的稀里嘩啦的。

小叔和小嬸迫不及待的想要我家的房子,奶奶素來偏愛他們。

剛開始是商量着,後來奶奶和小叔小嬸一起把我和我媽趕出來了。

出來的時候,什麼都沒有帶,連我爸爸的遺像都被奶奶藏起來了。

回到了外公外婆家,媽媽就出門務工了。

我跟着老兩口長大,媽媽也找了一個再婚了。

老李帶着媽媽和我一起生活,在小縣城的一套房子裏。他的孩子跟着前妻,所以我才能有自己的房間。

媽媽為了我在老李這也算是受盡了委屈,我們兩人小心翼翼過着。

等我18歲的時候,也沒有一技之長,本來打算外出打工,可是繼父卻和媽媽說讓我給劉老頭做老婆。


我和媽媽死活不同意,繼父就毆打我媽,把我關起來。

那時我才知道,原來繼父好賭,欠了好多錢。

那個劉老頭就是其中一個債主,說是把我娶了那些錢就一筆勾銷。

如不然就讓人把老李和我媽的手腳打斷。

我媽命不好,嫁給我爸後現在沒有安身之處,好不容易又嫁了,嫁給一個爛賭鬼。

而我心疼我媽,想着就算嫁過去,逮住機會逃跑,反正又不領結婚證。

我說服媽媽很不容易,本來她是想和老李攤牌帶着我離開,可是一想到債主是不會放過我們的。

出嫁那天沒有任何儀式,臨出門看了一眼掩面哭泣的媽媽,頭也不回的走了,我怕再多看一眼我會後悔。

繼父就這樣把我帶給劉老頭,一手交人一手交欠條。

老劉對我很好,既有丈夫的體貼,也有父親的愛。


婚後什麼事情都不讓我干,我知道老劉有個心愿就是得一兒子,可惜前老婆只生了兩個閨女。

在這裏的生活自認為是我前半生最好的時候,

如他所願,我懷孕了,過了9個月生了一個大胖小子,

這下老劉更是喜上眉梢,在他心情大悅的時候,我提出讓他幫我媽拜託我的繼父,

老劉想都沒有想就答應了,沒幾天就接媽媽過來給我伺候月子,老劉說媽媽再也不用回去了。

從此我們過上穩定,不再擔心受怕的生活,雖然老劉60歲了,但是他卻是我一生中的貴人。


參考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