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張學良與七個女人的故事










少帥與七個女人的故事,生動地體現了一個濃濃的『情』字。無論是與天津名媛愛意深沈的友情,還是和意大利公使夫人『柏拉圖』式的純潔情愫,其內幕都是少帥去世後的首次披露。本書為那些熟悉張學良百戰疆場、以西安兵諫彪炳史冊的讀者,展示了其俠骨柔腸、重情厚義的另一面……


那是一個飄著棉絮般大雪的寒冷冬日。





張學良派車把求見他的女客接進天津英租界的臨時行轅。出現在張學良面前的梁五小姐,她穿著黑色緊身棉袍,胸前佩戴的一朵小小白花!這白花讓張學良愕然,一種不祥之感頓讓張學良緊張起來,他不知將要發生什麼事。見面色蒼白的梁五小姐雙手捧起一軸古畫,鄭重地獻給他,張學良急忙接過,問:『九妹她現在可好?』





不料就是這句話,勾起了梁五的一腔悲憤,她頓時淚流滿面,哭道:『張將軍,九妹她已不在人世了呀!』





『你說什麼?』張學良大驚失色,捧在手中的畫軸險些跌落下去,心中的預感都因她這句話得到了證實。『不可能,五小姐,你為什麼說她已經不在了呢?』





『九妹她確實已經死了呀!張將軍,她並不是生病而死,而是她不想活在這世上了!……』梁五小姐說到痛處,竟不顧有張學良在面前,雙手掩面地大發悲聲。趙四小姐聞訊而至,她掏出手帕替悲憤欲絕的梁五拭淚。在張學良和趙四小姐的勸慰中,梁五小姐總算止住了哭聲,待她在趙四的攙扶下坐在沙發上時,纔漸漸從極度悲愴中清醒過來,她回答張學良的詢問時說:『九妹的悲劇是從她嫁給葉家時就開始了。那葉查理真不是個東西,他從開始就看不中我的九妹,所有孽緣都由這場不如意的婚姻開始了!……』





張學良聽到這裡,心中一陣刺痛。前次和梁青竹的短暫會面,雖然已經從她的只言片語中觀察到她婚姻中隱藏的不幸,但那時張學良萬萬想不到這樁婚姻竟會危及這位天津纔女的生命。





『五小姐,請告訴我青竹究竟為什麼自尋短見?』張學良幾乎是用哽咽的聲音在問。





梁五小姐哭訴:『有一次宴會,葉查理在酒席上一連喝了幾杯酒,已經醉得不行了。就在這時候,有一個和葉查理相熟的女人,偏偏過來敬酒,而且她一連要葉查理喝三杯。當時守在葉查理身邊的九妹,知道葉查理的肺病剛有好轉,擔心他這樣無節制的酗酒。所以九妹就上前去勸了葉查理一句:「你剛好,還是少喝一點吧。」沒想到,竟然惹惱了要面子的葉查理。這家伙當著眾人之面,劈手就扇了九妹一個耳光!九妹可是大家閨秀呀,她這一生,哪兒受過這樣的當眾羞辱?當時,九妹一個人跑回了住處。她哭著提筆給我寫來一封信,然後一個人登上了去上海的火車。她是用自己身上僅有的一點錢,買了一張去上海的包廂票。在車上她哭了一路,誰也沒有想到,她哭到半夜時,竟然自殺了!……』





張學良激憤地攥緊了拳頭。





梁五接著說:『九妹給我的信寄到時,她的屍體已經停在上海龍華殯儀館的冷藏櫃裡了。她在給我的信中特別交待說,張將軍是難得的軍中儒將,這軸九妹從父親遺產中分得的珍品,只有交給張將軍她纔放心呀!』





張學良和趙四小姐徐徐展開那軸畫,原來梁青竹留給少帥的並不是什麼古代名畫,而是一幅《雪中梅花圖》。張學良看出作者的筆調功力並不十分老到,甚至還有一些稚嫩之筆間雜其間。但他感到那株雪中臘梅,確有一種迎風怒放、傲雪迎霜之勢,讓他見了心中頓生幾分敬仰。





張學良再看這畫下方的作者題名,原來就是已經慘然死去的梁青竹三字!他見了這畫和這詩,心中百感交集,沒有想到梁九小姐還有如此精美的畫作詩文。而且梁九小姐竟然在她行將自殺之前,誠意委托胞姐代她轉贈給張學良留存。張氏睹物思人,心中悲楚萬分。
//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