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真實世界中的茜茜公主













茜茜少女時


實際上,歷史上真實的茜茜公主並非完全像影片中表現的那樣。特別是她與奥匈帝國皇帝弗蘭西斯約瑟夫的愛情,更是沒有影片中描述的那麼完美。1848年弗蘭西斯約瑟夫皇帝加冕時只有18歲。在他68年的統治生涯中,經歷的實際上是一個強大帝國漫長而痛苦的衰落及崩潰過程。


弗蘭茨皇帝威嚴勤政,受過嚴格的宮廷教育,而茜茜從小在巴伐利亞秀美的湖光山色中自由自在地成長。這兩種不同的氣質最初可以相互吸引,漸漸地卻顯得格格不入。成為了伊麗莎白皇後的茜茜雖然榮耀富貴,卻郁郁寡歡。





伊麗莎白皇後特立獨行,感情脆弱。從內心裡,她一直拒絕扮演傳統的妻子、母親、皇後以至一個大帝國形象代表的角色。





晚年的茜茜心灰意冷,帶著幾個隨從周游列國,足跡遍及亞洲及非洲大陸。1898年,她在日內瓦被一名無政府主義者殺害。盡管如此,這位皇後仍然以其美貌、魅力和浪漫的懮郁氣質而受到臣民的愛戴。





1837年12月25日,巴伐利亞公爵馬克西米利安約瑟夫的次女降臨人世,這一天既是聖誕節又是星期日,公爵為這個女兒取名伊麗莎白,愛稱茜茜。





茜茜生長在一個大家庭裡,童年的生活自由愉快。父親是一個無懮無慮的的貴族,喜歡寫詩、彈琴、追逐女人,炫耀騎術,他甚至在院子裡建起馬戲場,弄來一個小丑和一個滑稽可笑的士兵……這位公爵信奉共和主義,具有平民意識,尤其欣賞猶太人,人們稱為『奢華的無產者』。他既不愛自己的妻子,也不愛貴族政治。





茜茜母親魯多維卡是一位忠心耿耿的家庭主婦,當她意識到丈夫指望不上時,便把孩子們視為唯一財富,希望通過他們的婚姻解決一切問題。幸虧,家裡有一門好親戚:她姐姐蘇菲的兒子弗蘭西斯約瑟夫因其伯父斐迪南一世元嗣而成為奥地利的王位繼承人。1848年,因政治動蕩,反叛四起,斐迪南一世遜位,弗蘭西斯約瑟夫登上了皇帝的寶座。老姐倆想親上加親,巴伐利亞公爵家的長女埃萊娜公主成為皇後候選人。在相親的那一天,埃萊娜公主被打扮得貞淑賢靜,誰知,冒冒失失的小茜茜闖了進來。她頭上紮著小辮子,身上套著極普通的連衣裙,母親根本就沒刻意打扮她,然而,弗蘭西斯約瑟夫的眼睛裡再看不見其他人了。這位年輕的奥地利皇帝將手中的一束鮮花遞給了茜茜公主……


茜茜當時只有15歲,接過弗蘭西斯約瑟夫獻上的花,她甚至不懂這究竟意味著什麼。姨母和媽媽一個勁兒地催問她:你愛他嗎,茜茜?她竟天真地回答:『他,我又怎能不愛他呢?他要不是皇帝就好了!』就這樣,他們定下了婚約。





茜茜這時尚未長成,身高只有1米60,象個玩具娃般,在以後的歲月裡,茜茜沒有留下一張露了牙齒的肖像或照片。)





1854年4月24日,哈布斯堡王朝舉行了熱烈而隆重的婚禮。面色紅潤、雙脣緊閉的茜茜公主在一片歡呼聲和喧鬧聲中乘船沿著多瑙河順流而下,直抵維也納。婚禮沖淡了王室與人民之間的敵意,這朵巴伐利亞含苞待放的玫瑰似乎代表著新的幸福。直到這時,一切如意。





嫁入深宮,成為皇後,對茜茜公主來說,美麗的童話從此消失。繁瑣的社交禮儀壓得她喘不過氣,可怕的孤獨緊緊地包圍著她。一年以後,茜茜懷孕了,深受妊娠反應的折磨,她終日以淚洗面……女兒剛一出生就被抱走了,婆婆認為她沒有能力帶孩子。又過了兩年,第二次懷孕生女,伴著她的依然只有淚水……宮廷裡的人覺得她很笨,根本不把她放在眼裡;出訪意大利時,那裡的人民對她充滿敵意;只有到了匈牙利,她纔見到一張張充滿熱情的臉。從這時起,茜茜開始學習匈牙利語。





1857年,她又一次來到布達佩斯。在此期間,她的一個女兒夭折了。一年以後,茜茜為奥地利帝國生下王位繼承人——魯道夫王子,和前兩次一樣,孩子被人從她身邊帶走了……她開始發燒,惡心,食欲不振。就在這時,弗蘭西斯約瑟夫皇帝決定建設現代化的維也納,拆毀了舊牆,建起了拳擊場,而人民需要的是一部憲法。帝國國運不佳,茜茜諸事不順。她漸漸長大了。





1859年,弗蘭西斯約瑟夫決定對撒丁王國開戰,盡管他親自上陣,依然沒能挽回敗局。茜茜去照顧傷員,並為獨裁的君主政體進行溫和地辯護,但是,沒有人聽她的。





七年過去了,茜茜生了三個孩子,進行了一些正式出訪,目睹了一場血淋淋的戰爭。婆婆令她憎惡,丈夫心不在焉。從這時起,她不再把自己放在被動的境地。她組織了一連串的舞會,有意識地在歌舞音樂中消耗自己的精力;她食欲不佳,身體狀況越來越糟,宮廷醫生向她推薦肺療草,並建議她到馬德拉群島接受日光浴。





茜茜得了奔馬癆,眼看就要不行了,奥地利民眾沒完沒了地追問:『皇後在哪兒?她怎麼樣了?』他們卻聽不到答復。有兩年的時間,茜茜在有溫泉的城市、希臘的島嶼和娘家輾轉漂泊,終於,她從死神手裡逃了出來。





在她重返維也納的那一天,10個管弦樂隊,14000名手持火把的運動員歡迎她。她取得了全面的勝利:和弗蘭西斯約瑟夫達成協議,從此有權挑選陪伴自己的宮廷命婦;有權管教孩子;並且爭取到了自由,直到這時,茜茜發育完全了,身高1米72,滿頭秀發。





接下去,她為了恢復窈窕的身材進行了艱苦的努力,每天早晨5點起床,練劍、游泳、做體操,還堅持洗冷水浴,茜茜變得成熟而完美,攝影師為她留下了一張張美麗的倩影。她樂意與愛犬或自己的兄弟拍照,卻很不情願同丈夫合影。





身為奥地利皇後,茜茜與那些維也納貴族不一樣,她發自內心地熱愛匈牙利,她欣賞那裡的音樂、馬匹、騎士,欣賞布達佩斯的巴羅克式建築以及那裡的色彩和節奏……她在內心深處對這塊土地的熱愛恐怕還和一個傳奇式的人物有關,此人便是安德拉希伯爵。1848年,伯爵參與了反抗奥地利統治的斗爭,革命失敗後,他逃出匈牙利,被缺席審判判處死刑,安德拉希風流倜儻,始終有上流社會的女人圍著他轉,人們稱之為『英俊的絞刑犯』。流亡十年之後,安德拉希獲得大赦,重返匈牙利,從此,為了自己的政治理想,伯爵進行了不懈的奮斗。





在骨子裡,茜茜和安德拉希是一類人物,他們都是反叛者,彼此欣賞,相互吸引,卻又不能進一步發展兩人之間的情感,安德拉希以一種謙恭的態度愛著奥地利的皇後,茜茜則對他懷著深深的依戀之情……1866年,面對普魯士的『鐵血宰相』俾斯麥,弗蘭西斯約瑟夫皇帝意識到需要安撫匈牙利,他終於和安德拉希伯爵坐到了談判桌前,這時,茜茜成了這兩個彼此敵視而又都對她另眼相看的男人之間的調停人。





1867年,根據奥地利和匈牙利統治者之間達成的協議,奥匈帝國建立。在6月8日這一天,匈牙利宰相安德拉希伯爵將一頂王冠戴在了茜茜的頭上,匈牙利人選擇了她,她從此成為匈牙利女王,在維也納,她經常受到抨擊:而在布達佩斯,她受到的是崇拜……





但是,為了對孩子們有所補償,茜茜從匈牙利回到奥地利。她給丈夫下了最後通牒:必須在母親和妻子中間作出選擇。弗蘭西斯約瑟夫終於和母親攤了牌,孩子們這一次徹底回到了茜茜的身邊。然而,對於他們的獨生子魯道夫來說,這時已經為時過晚!孤獨、恐懼長期纏繞著他,與父母陌生以至不能溝通,政治抱負無法實現……魯道夫越來越消沈。1889年1月30日,在離維也納24公裡的邁耶林,有人發現了魯道夫和他的情婦瑪麗費采拉的屍體,他們雙雙自殺了。





茜茜沒有趕到出事地點。直到王子下葬時,人們纔聽到她對著棺材發出傷心不解的嘆息。從這時起,她和兒子一起死去,留下的只是一個日漸衰老的軀體……





一晃又是九年。這期間,茜茜到處游歷,越來越象她的父親,喜歡做詩、騎馬、欣賞猶太人……她和丈夫不經常見面,弗蘭西斯約瑟夫身邊始終有情婦相伴。





1898年9月10日中午,茜茜准備乘船離開日內瓦。她走出旅館,僕人拿著行李,宮廷命婦陪伴在身邊,她們緩步向碼頭走去。就在這時,死神向她走了過來;一個名叫盧伊季盧切尼的意大利無政府主義者為了『一鳴驚人』,把奥地利皇後選做靶子,盧切尼終於等來了茜茜,他猛然拔出錐子,對著她的胸部戳去,錐子又尖又細,茜茜甚至都沒有什麼痛感,『他想乾什麼,想要我的手表?』她從地上爬了起來,自己走到船上。可是,剛一上船,她就倒了下去。身邊的宮廷命婦連忙解開她的衣襟,發現胸口上有一個很小的血點。船長命令船掉頭回岸,人們用擔架把她抬回旅館,在旅館裡,醫生切開了皇後的肘窩動脈,血不再往外噴湧……茜茜死了。





沒有多少人參加她的葬禮。弗蘭西斯約瑟夫皇帝在她下葬前剪下一綹頭發保存起來……不過,在這一生中,她愛過他嗎?從她對他的態度和她留下的詩句中看,答案是否定的。





童話般的茜茜公主恐怕只屬於電影。真正的茜茜堪稱傳奇人物,而她的一生絕不是一部童話。
//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