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了,纔知道閨蜜和老公..._第90回









我點點頭,忽然想起他先前給我打電話也不知道是找我什麽事情,我問他是因爲什麽事情,許深霖說,看見下雨了,也猜到如果我在外面的話,肯定沒有帶雨傘。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表情有些淡淡的溫和,我有些疑惑,他爲什麽能夠這樣了解我,我記得每次下雨的時候,我總沒有出門帶傘的習慣,雖然隔天帶了雨傘,第二天就算外面天空陰沈沈的,我能夠不帶就不帶。


宋濂常常因爲我這樣的毛病而暴走,每次只要被大雨困在某個地方,找人來去接我的總是她。


她每次都是心不甘,情不願的在電話裏罵我沒腦子,今天早上我媽還提醒我帶雨傘,轉瞬間就忘了。


我常常在電話裏和她撒嬌討饒,可假如今天如果不是許深霖來,我這樣一場大雨困在這裏打電話給她,她也不會像以前那樣,雖然嘴上抱怨把我罵的狗血淋頭,但實際上她還是會來接我,不管多晚,不管何時何地,想到宋濂我心裏一陣失落。





許深霖忽然逸出一聲笑,像是想到什麽有趣的事,有些奇怪他這是在笑什麽,他修長的手支著下頜,忒自在那裏笑的開心,笑聲爽朗的模樣。


我轉過臉瞪著他說,"你笑什麽,有什麽好笑的。"


許深霖聲音依舊帶著笑意說,"我記得你很小的時候經常在家裏偷我媽的化妝品在自己臉上塗成個大花貓,有一次你鬧著家裏的保姆要吃吸吸果凍,保姆無奈只能帶你出去買,一蹦一跳跟著保姆走到門口,也不知道是想起什麽,嚷著回屋說自己忘記拿東西了,保姆在門口等了很久,你在房間那著我媽的眉筆和口紅把自己畫成個大花貓,還滿臉興奮的一蹦一跳跑到我房間滿臉期待的問我好不好看,還說要給我當新娘子,那時候爲了讓你開心,我還稱贊說,媛媛真漂亮,你就硬要等我在你臉上親一下纔肯罷休跟著保姆出去,回來的路上就下起了大雨,把你臉上的妝弄花了,保姆說你是哭著一路回來的,還一邊說再也當不了我的新娘子了,哄都哄不住,最後還是用三個吸吸果凍把你哄開心了,纔肯罷休。"





許深霖說這段話的時候,眼裏滿滿都是笑意,像多開心多好笑一樣。


我望著她那樣的笑臉心裏感慨萬千,許深霖口中的我對於我來說不過是一個陌生人,只不過還是有些好奇的問,"那時候我真有那麽調皮?"


他側過臉看向我,眼眸裏亮亮的,璀璨如夜空的星星,不知道爲什麽那一刻我覺得仿佛要被他眼睛內的星光給吞噬了。


他說,"比這個調皮的還要,經常把家裏養的貓的胡子給剪的光光的,有一次還拿火要去燒它尾巴。"


我說,"那最後那個貓呢?"





他沈默了一下,纔道,"死了。"


車子開到公寓樓下的時候,許深霖給我開車門,我跟著走了進去後,他按了一下電子鎖,電子鎖鍵盤上散發的幽光明明滅滅的在他臉上閃爍著,他推門而入,回頭看了我一眼,提醒我說,"小心腳下階梯。"


我身上披著他的外套地頭看了一眼,跟著他走了進去,腳還沒擡起來,直接就踢著門口的坎,我一把揪住他衣角,他立馬回頭看了我一眼,將我扶住後,又說了一句,"不是提醒讓你注意腳下嗎?"


我吐吐舌頭說,"沒看清楚。"


許深霖扶著我走了進去將燈打開,本來黑糊糊的房間瞬間亮如白日,我以前來過許深霖的公寓,但那都是特別匆忙的情況下,再次進來發現裏面雖然裝修簡單,但處處透著精致。





他去浴室放了熱水,走出來的時候直接扔給我一套男士的睡衣,我看了一眼,臉微微紅了一下,他見我站在那裏沒動,問我,"怎麽了?"


我看到他手中的衣服,他以爲是我介意穿過的,立馬補了一句說,"剛拿出的,沒穿過。"


我立馬搶過他手中的睡衣立馬去了浴小聲的說,"我不介意。"


然後立馬跑進浴室將門緊緊關住,看到鏡子裏的自己雙頰通紅,腦海裏浮想聯翩,我在裏面整整洗了差不多一個小時,要不死許深霖在外面敲門我還捨不得出來,許深霖的衣服穿在我身上就跟戲服一樣,衣服和褲腳紮了幾圈都還長了。


我眼神閃躲站在他面前,他目光盯著我看許久,大概是我滿身怪異忽然就笑了出來,我更加大囧,我小心翼翼的問了他一句,"是不是很奇怪?"


他嘴角帶著笑說,"沒有。"


我說,哦。"





然後我們都站在那裏沈默了相當長的時間。


許深霖像是想起什麽,轉身立馬去了廚房,看到他在廚房忙碌的聲音,我心裏暖暖的,自己也不江客氣坐在白色的沙發上,許深霖端著一杯姜湯走了出來端到我面前,簡短說了一句,"趁熱喝了。"


我伸著手捧著,總覺得這樣的夜太溫柔,仿佛稍有不慎就會發生一些什麽。


我端著手中的杯子一直低著頭,不敢擡頭去看他,覺得孤男寡女的相處一室,會不會不太好。


可許深霖坐在那裏,手中端著水杯將電視機打開,安靜的房間瞬間就變得嘈雜,電視裏面放著綜藝節目。









他似乎根本沒有覺得半分的尷尬,反而是悠然自得坐在那裏,手中有順序的按著遙控器換臺。





欣長的身軀就懶懶的靠在沙發裏,長腿疊加。


見我端著姜湯在對著他發楞,他微微偏了偏臉,問我,『怎麽了?』


我回過神來,立馬低頭裝喝姜湯,結結巴巴的說,『沒。』


電視機最終換到兒童頻道,裏面正放著一部經典的動畫喜洋洋與灰太狼,我當時憋著沒說話,也不敢要求讓他換臺,更加想不通他現在存的什麽心,難道現在就讓我陪著他看動畫片?


這也太搞笑了點吧。





我忍了忍,還是主動找話問了一句,『你喜歡看喜洋洋灰太狼嗎?』


他手中的透明玻璃杯在調的暖黃的燈光下,撒下了一層夕陽黃,襯得他手指指甲透亮,方方正正,也沒有留半分指甲。


他說,『你不喜歡看嗎?』


我呃了一下,半響纔給了一個中肯的答案,爲了不傷到他男人的自尊心,只是含蓄的說了一句,『還可以吧,但我更喜歡看韓劇。』


他挑眉說,『韓劇?』


我立馬點點頭說,『對,韓劇,比如來自星星的你,說的就是外星人的,你看過嗎?就是裏面男主技能超級炫酷,咻一下就轉換時空飛過來保護女主,你不知道.....』





我手舞足蹈和他介紹著都教授的高冷技能,還有那簡直強大到不能再強大的瞬間移動功能,簡直是比中國曆史上一部經典仙俠文西遊記仙俠的還要仙俠文。


他再一旁靜靜的看著我說了一大堆廢話,最後給了我一句總結,『小女生就喜歡看這種。』


我說,『不是,像我們這種成年婦女也特別喜歡,反正裏面男主就是特別酷特別帥,有空推薦你去看一下。』


誰知他只是笑了笑,說,『我平時很少看電視,看動畫片只是不知道你喜歡看什麽,原來你喜歡看韓劇。』


我口中一個都教授的都字到了嘴邊,華華麗麗的噎了下去。


最後萬分激動說了一句,『我纔不喜歡看喜洋洋與灰太狼呢!』





他撇了我一眼說,『可我記得以前你小時候很喜歡看哪吒鬧海。』


我瞪了他一眼說,『小時候那是小時候,你小時候不也喜歡看這些東西嗎?再說,我都不記得了。』


水杯在他手指間旋轉了幾下,垂下眸說了一句,『我小時候沒看過電視。』


我說,『爲什麽?你家不窮啊,不可能電視機都沒買吧。』


他說,『小時候接觸最多的就是家庭教師,家人不准。』








//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