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那年我考上一所本二大學,當我拿著錄取通知書,母親看了我很久最後當著我的面把錄取通知書直接撕掉!

“你弟他是本一,家裡的條件只有一個人能上,閨女咱認命吧!”


不!我從來不認命!造成這一切我把所有原因歸咎於是母親的偏袒。

特別是當我離開家後去打工,從工廠下班後回到宿舍,看著弟弟給我發的大學照片,我心裡的那股怨氣就與日俱增。

幾年後我嫁給一個和我一起打工的楊銘,這場婚姻我沒有告訴母親,只有當我懷孕之後回家拿戶口的時候母親才知道。

她看著我微微隆起的肚子,一邊掉著眼淚,一邊歎息。

“那男人靠譜嗎?你怎麼不把他帶回來我看看!”

我反感說:“哦?原來你也會關心我啊。”

結婚之後楊銘出軌被我發現,我性格烈當場帶著女兒和他離婚,從此母女倆遠走他方,在一座小鎮裡過著平靜的生活。

有時我在想是不是這天地間就再也沒有一個人真心的待過我,即使是母親也願意犧牲我的未來去成就弟弟的未來。


母親是在女兒五歲時忽然腦溢血,當我趕回農村老家的時候,母親早已閉上眼睛!弟弟從母親房裡一個抽屜里拉出一個破舊的書包,我定眼一看便知道那是我學生時代最後一個書包。

弟弟從書包裡掏出一個塑料袋,那塑料袋上放慢著厚厚一疊的紙幣,有一角的,五毛的,最高的沒有超過10塊的面額。

弟弟把塑料袋放在我手裡,眼睛發紅道:“阿姐,媽知道你性子急,她老人家覺得對不起你一輩子,唯一能做的就是省吃儉用,為你準備這筆錢,以防萬一以後你需要。”

“這些年,她談到你總是哭,說是你的苦都是她造成......”


我含著淚搖了搖頭,那一刻所有的怨言化作流水。辦完母親的喪事後,我把女兒帶回了家,女兒好奇的問我,這是哪裡,怎麼我們又搬家?

我笑著說,以後再也不搬了……

參考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