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了,纔知道閨蜜和老公..._第115回









喜歡一個人的時候希望他事事如意,他如意後,不見得自己有會多如意,因爲他想要如意的事情和自己沒有半點關系。





我醒來的時候,覺得嗓子裏幹燥的可以吞下一斤水,全身酸痛,病房裏特別安靜,安靜到可以聽到點滴藥水聲。





我眼在房間轉了一圈,這個時候正好是夜晚七點,窗外光線正值秋天的蕭瑟,隔著一點朦朧像是蒙了一層紗窗。





許深霖就背對著光坐在我面前,坐姿挺拔沒有半點彎曲,他的臉被光線模糊的隱隱約約,我看不見他表情,只是沙啞著嗓音說了一句稀疏平常的話,你來了。





他撐著下頜的手放松了下來,靠在椅子那裏沒有動彈半分看著我,我覺得這樣的他似曾相識,那還是我們之間沒有現在這樣多的糾葛。





炎熱的夏天,我站在他辦公室,看著他一臉專注坐在辦公桌前辦公,一看就是恍惚一個下午過去。





那一個月,正值盛夏,而現在已經是蕭瑟的秋天。





他就穿著一件薄薄的襯衫在薄光裏沒動,我好想問他冷不冷。





可出來的話卻是冷漠的連我自己都不認識,你來做什麽。





我想過很多次睜開眼會看見他,可那都是想象,想象中的一切都顯得那麽天經地義,而現在他能夠來看我我真是要謝謝他。





似乎我醒來他也沒有多麽高興,只是正了正身體說,我來看你死了沒有。





我說,謝謝,我很好。





不知道是不是我冰冷的語氣刺激到他還是怎麽了,本來坐在那裏只是偶爾動了兩下的許深霖忽然一下從上面壓了下來,他兩只手撐在我身體兩側,他的臉正好停在我幾厘米的距離之上,他瞳孔裏清晰倒映出我滿臉的憔悴,嘴脣因爲失血過多而變得幹裂,我望著他,他望著我。





我們之間的距離卻隔著萬丈城牆。





我不敢大口呼吸,只是一眨不眨的看向他,生怕他有什麽出閣的動作,他卻停在那幾厘米之外再也沒有靠近半分。





只是瞳孔帶著一層冰面破裂的冷冽,宋文靜,你是不是很想死?嗯?





我被他困在兩臂之間,虛弱的笑了笑說,誰會想死,我從來都不想死。





我們說了這段話的時候,醫院門口站著一位端著藥的護士,她尷尬咳嗽了兩聲,許深霖收回手重新坐了回去。





那護士推著手中的藥走了過來,說,胸口的紗布已經換了,這是藥趁熱喝了。





我看了一眼,正好看見護士手中推車上面一碗黑乎乎的湯藥,還有一大堆的西藥,有些嫌惡的側過臉,身體卻動彈不了半分,胸口上像是始終壓著一塊石頭。





許深霖,嗯。了一聲。





那護士推著推車推走,病房又恢複安靜,許深霖手中端著那晚黑乎乎的藥,耳邊只聽見瓷勺碰撞瓷碗的聲響。





良久,他再次開口說,面對我。












我不聽,他一下鉗住我下巴表情有點凶狠的說,你聽不懂我說的話?





我動不了,只能瞪著他,也不說話,他拿著那晚藥就要來灌我,我明知不能動,卻還是伸出手將他手中正打算灌我的藥一把搶過來,在那一瞬間什麽都沒想,對著他狠狠的砸了過去。





房間有碗落地聲,之後是破碎,再然後,是死一樣的寂靜。





他身上全部都是黑乎乎的藥,我對著他吼說,許深霖!我已經不喜歡你了!不喜歡你了!你到底明不明白!





我吼完後,纔發現自己胸口的傷口有什麽東西又開始在那一層紗布之下暗湧而上,而許深霖站在那裏許久,一直垂眸依舊看著衣服上的一大塊藥漬。





我以爲他會比我更加凶,沒想到很久過後,他纔重新擡起臉,薄脣緊抿的模樣,最終走到我床邊按了服務鈴,護士再度進來的時候,看到房間裏面滿地的碎片和許深霖身上的藥漬,臉上帶著小心翼翼卻始終沒有說話。





許深霖對著護士吩咐說,換一碗。





那護士說了一聲好,將房間碎片打掃幹淨後,便灰溜溜的走了出去,再次進來的時候手中再次端了一碗。





許深霖這次也是毫不客氣,端著手中站在床前,滿臉冷漠的說,是自己喝還是我灌。





我說,你煩不煩,我說了不喝。





許深霖也不再和我爭辯,他直接掰著我下頜,拿著那碗還有些微燙的藥對著就灌了下來,我死死的掙紮著,那些苦的似黃連的藥一直不斷往喉嚨裏灌,許深霖的力氣比我想象中的大,絲毫就沒有半分松懈,那碗藥有一半全部被我吐了出來,順著臉頰直接流了下去。





我憋著一口打算吐了出來,他將碗一收,便壓了下來,將我最後一口給封住,我死死的掙紮著,他按著我身子不准我動,舌頭直接挑開我牙關,那口藥被強制性吞了下去。





他從我脣上離開,嘴角有著黑乎乎的藥漬。





而此時醫院門口正好站著徐達,許深霖看都沒看他,直接伸過手拿著一方手帕在嘴角拭擦了一下,隨機隨便扔在桌上,冷冷看了我一眼說,我希望下次喝藥不需要我用這樣野蠻的方式。





說完,便再也不看躺在病床上體力全失的我,對著徐達說了一句,找特護好好看著她。





便頭也不回走了出去。





我躺在床上全身癱軟,直到下午許深霖再也沒有來過,倒是宋濂來看了我一眼,我第一句話便是問她,蘇茜怎麽樣了?





當時宋濂坐在我床邊滿臉氣憤把蘇茜罵了個狗血淋頭,罵完之後看向我,許久纔一副當講不當講的模樣說了一句,蘇茜在局子裏瘋了,現在連審核這件案子都是問題。





我聽了恍惚了很久,宋濂在一旁說蘇茜她媽去局子看她,蘇茜都不認識了,在那裏探監時將那塊隔著的玻璃拿凳子砸了個稀巴爛,獄警攔都沒攔住,她媽在那裏當場暈了過去。











//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