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并不是人生的必选项

2017-04-11 09:54


子夜11点,结束了和康一的最后一次咨询后,蔚蓝的心绪难于平静。征得她本人同意后,这篇文章我想写写她的故事。

康一,37岁,一位外表时尚得像春天花一般的美女老板娘,一位有着诸多成功标签的事业女性,却始终被一种非常要命的顽疾,紧紧地拴在了过去。

在连续一周的婚恋辅导咨询中,康一给予了天空永远蔚蓝非常大的信任。她不但给蔚蓝讲述了她的童年和原生家庭,讲述了她创业的辛酸和不易,还讲述了她一路走来的情感历程,甚至有很多积压在心中多年的人和事,也是她第一次告诉世界上的其他人。

康一在十七岁的时候,就跟着表姐进入了美容行业。那时候,在他们老家,这个行业几乎被所有人看成了另类,人们分不清美容与按摩,也没人能理解那敲敲打打背后的价值,更没有人能接受这一行业出来的女孩子。

18岁那年,康一经历了她人生的初恋。两人从首次见面起就一见倾心,小伙子紧紧地盯着她漂亮的脸蛋看,看得她不敢抬头两脸通红,却迟迟不肯离去。

在后来的将近三个月时间里,小伙子每天都会早早地站在对面的镇政府门口等她,给她买各种各样的小零食,任她一下又一下地把泡泡糖吹得啪啪响。他们每天来回地走在镇上唯一的那条商业街上,总会引来许多熟悉而又羡慕的目光。

后来,康一才知道,小伙子就是他们镇上书记的儿子,全镇的人几乎没有一个人不认识他。他们一起恋爱的消息,被小伙子的父亲知道后,遭到了简单粗暴的反对。书记的态度很明确,我柳某人的儿子,就是瘸了一条腿也不可能娶康子这样的女孩子。以前的事情,可以不追究,但从今往后,两人必须断绝一切来往。就这样,康一人生结出的第一朵爱情之花,还没来得及开放,就被权势和狭隘无情地敲碎。

经历了初恋失败的康一,虽然后来也陆陆续续交过两个男朋友,但每次快到谈婚论嫁的时候,却都会被男方以那种不清不楚,却又无力改变的理由拒之门外。被爱伤害成千疮百孔后,康一决定离开,离开那生活了20年的乡镇。

那一年是2000年,康一独自一人来到广州。她从一位普通的推销美容产品的业务员做起,每天背着一个黑色而又巨大的尼龙包,来往穿梭于江浙广的各大沿海城市,走街串巷地推销着产品。其中,她不知挨过多少顿饿,也不知受过多少次白眼。


2001年年底,肖义走进了康一的生活。肖义是一位来自湖北山区的高考落榜青年,和康一在同一家商贸公司做业务员,比康一晚来一年,被安排在康一手下一起开拓江西市场。

就这样,在那段激情燃烧而又艰难困苦的岁月里,两个背井离乡的年轻人,相互扶持,互相鼓劲,直至擦出爱情的火花。他们相爱了,并且同时辞职,一起留在了江西。

康一说,她人生最美的一段时光就是和肖义在一起的七年。那时候,他们白手起家,什么都没有,但却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2003年,他们省吃俭用,东挪西凑,拿出两万八千块钱作为首付,在南昌按揭了他们的结婚新房。年底他们就结婚了,房子不大,却布置得很温馨。结婚没有婚车和亲朋好友,却幸福得两个人号淘大哭。

2004年,康一和肖义有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两人夫唱妇随,凭借着吃苦耐劳,生意做得顺水又顺风。2005年,女儿果果出生,更是给平静的婚后生活带来了无比的甜蜜。

女儿出生后,康一没有再去上班,而是留在了家里相夫教子。然而,他们的婚姻危机,也由此开始慢慢酝酿。

最初,肖义因为一个人忙不过来,请来了他的高中女同学过来帮忙。后来,又因为业务上的关系,认识了很多开美容院的美女老板娘。而且,后来有很多的事实证明,他和这些女人都保持着非常暧昧的关系。不知不觉中,他已由一个老实本分,视金钱如生命的农村落榜青年,蜕变成了一个能说会道,善于各种逢场作戏,满嘴跑火车,视金钱如粪土的土豪老板。

康一第一次发现老公出轨是在2006年国庆节。女儿半夜发高烧,急需送医院。康一给肖义办公室和手机连续打了五六个电话,都没人接。被逼无奈,康一只好一个人打车抱着女儿去医院。出租车路过公司楼下时,康一发现楼上办公室的灯是亮着的,于是决定上楼看看。然而,当康一推门而入的那一刻,她完全惊呆了。肖义的高中女同学,竟然衣衫不整地坐在他身上。

可是,撞破老公的苟且之事后,康一却来不及伤心,因为她手上还抱着女儿,女儿还发着高烧,她必须首先把女儿送到医院。

本以为在康一离开公司后,老公肖义会紧跟着来到医院,或者至少可以在第二天就前晚的事情,给康一一个解释,哪怕是编造一个漏洞百出的谎言。

然而,肖义却没有这样做。反倒回到家后,开口的第一句就是要和康一离婚。康一伤心而又费解,为什么错的是肖义,而被要求离婚的却是她?

肖义的理由荒唐而又直接: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公司赚的就是女人的钱,作为公司的男老板不可能独善其身,以前没做到,今后也不可能避免。男人和钱,康一只能选一样。否则,只能离婚。

看着老公不知羞耻地大义凛然,康一身陷绝望。但回过头来,望着才刚刚一岁的女儿,康一却又只能选择沉默。她把所有的委屈都吞进了肚子里,她不想让别人看笑话,更不愿意女儿和她一样,从小就没有完整的家,饱受人家白眼和欺负……她觉得,为了这所有的一切,她都必须保住婚姻。哪怕是这样的婚姻破败不堪,但她毕竟还是可以光明正大地保护好自己和女儿。

在随后的两年时间里,康一的故事几乎成为了所有抹布女遭遇渣男的翻版。肖义不但有了高中女同学,还有了多位美女老板。甚至他们还行走在阳光下,避而不讳。直到2008年,老公肖义把一位大四女学生的肚子搞大。

女学生为了成功上位,积攒一切力量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但康一也明白,先前她虽然一直很软弱,但这一次真的是她可以保住婚姻的底线,所以,说什么她都不能让孩子生下来。

于是,最后的婚姻战争就此打响。但从一开始就完全失去了自我,并且丧失婚姻底线的康一,却只能接受失败。康一离婚了,她什么都没要,只要了女儿和结婚时的那套小房子。

然而,对于一个先天性格软弱,有着心理障碍的女人来说,离婚并不能意味着她的重生,而恰恰是另外一种痛苦的开始。

虽然离婚后,康一很快地重新投入到了工作,并且依靠自己的努力和天资,迅速拥有了自己的事业,但她却并未因此真正拾起曾经丢失的自我。

这些年,她虽然买了好几套房子,增开了不少分店,但却始终无法抚平自己心灵深处的孤独,以及没有婚姻的严重不安全感。

尽管2014年,事业处于鼎盛时期的康一遇到了一个男人,并且重新走进了婚姻,可她最终却还是没有坚持到一年。虽然,康一在后来和我的讲述过程中,罗列出了很多的原因。但天空永远蔚蓝却坚定地认为,最根本的原因只有一条,那就是:她真的是把婚姻当成了必选项。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她从骨子里就认为,女人这一辈子是必须有婚姻的。而且就算是婚姻再破败不堪,也必须有这样一个婚姻罩着自己。所以,与其说她先前的努力是为了争取幸福和财富,倒不如说她只是为了寻求内心最基本的安全感。

在过去的这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里,她始终都在用自己的努力、无底线和迁就别人,去换取自己所需要的安全感。做女孩子的时候,她一直担心没有男人愿意娶她。结婚后,她又害怕老公会抛弃她。离异后,她又在无底线地放下自己的身段,反复在没有希望的感情上,奢求所谓的婚姻。甚至她总会在每交一个男朋友之前,都会问对方同样的问题:你是认真的吗?你会真的和我结婚吗?结婚后你会一辈子和我相伴到老吗?

说实话,蔚蓝真的无法理解康一在婚姻问题上的偏执和疯狂。当一桩婚姻,不能让我们获得幸福和快乐,甚至只能成为我们人生的负累,而且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时候,这样的婚姻还能给我们什么安全感?

蔚蓝认为,女人最大的安全感,应该来自于自己。对于康一来说,她事业有成,又那么漂亮,而且还有自己的孩子,那就是她最大的安全感。为什么就一定要死死绑住婚姻,向婚姻索要所谓的骗人的安全感呢?

无论作为一个新时代的成功女性,还是作为一个受过多次情伤的离异女人,康一都需要对婚姻有重新的认识。虽然不可以有一朝被蛇咬的恐惧心理,但却要吃一堑长一智,让自己远离原生家庭,以及曾经过往的影响,还婚姻于一种更加客观的存在价值。当婚姻无法给我们的人生锦上添花,当婚姻仅仅只是某一方的精神诉求,当婚姻只能让我们更加痛苦地失去自我,它便不再是我们人生的必选项。

其实在现代社会里,婚与不婚,已成为了两种完全平等的人生选项。婚有婚的适宜,那是因为找对了人,那是因为它可以给人生加分。但不婚却也必定有不婚的潇洒和自在,那是因为我们可以更加尊重自己的内心,可以腾出时间做更多有意义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