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希特勒妹妹保拉:至死都活在戰犯兄長陰影下










消失的哥哥





門鈴響了。一個24歲的年輕女子應聲去開門。今天並沒有什麼訪客啊,她暗自奇怪。站在她面前的年輕男人留著一小撮短短的胡須,理著分頭,頭發剪得很短。這是誰呢?『他站在門口,我卻一點沒有認出他來。』她日後回憶當時的情景。這個年輕女子的名字叫保拉·希特勒,日歷上的年份是1920年。門外的男人便是她的哥哥阿道夫·希特勒。





保拉·希特勒還是11歲的小女孩時,哥哥就從她身邊消失了。13年來音訊全無。在1910至1911年間,保拉曾好幾次寫信給維也納的哥哥,但她從未收到過回信。所以,當這位比她大7歲的哥哥突然闖入她的生活,保拉無法控制自己的怨言。阿道夫·希特勒知道該怎麼做纔能讓妹妹平靜下來。他對妹妹大獻殷勤,帶著妹妹進城去購物。保拉滿心歡喜地穿上了哥哥掏錢買的漂亮新衣。





1896年1月21日,保拉·希特勒出生在希特勒家的哈費爾德農莊,是克拉拉·希特勒的第六個孩子。7歲時,父親在酒館裡突然死亡,從此,她可依靠的只有母親一個人了。其時,姐姐安吉拉已經離開家裡,嫁給了一個公務員。在這個家裡,母親最寵愛的是保拉的哥哥阿道夫。克拉拉·希特勒偏袒兒子的一切。阿道夫在輟學後也用不著替家裡人分擔家務,或者掙錢貼補家用。他不是東游西逛,就是在劇院裡聽歌劇消磨時間。





被苛求的女孩兒





保拉11歲的生日被壞消息籠罩。母親克拉拉躺在醫院裡,剛剛經歷了一次切除癌腫瘤的胸腔手術。1907年,希特勒一家搬到了多瑙河對岸烏爾法的一處住所。保拉眼睜睜地看著母親的身體一天天衰弱下去。家務的重擔也落到了小女孩的肩膀上。她18歲的哥哥阿道夫本應該體諒小妹妹在這個有重病號的家中所要應付的困難,但他滿腦子只有自己那些計劃。這年的9月初,哥哥阿道夫去了維也納,那裡的藝術學院在召喚他。





當阿道夫從維也納回到家中,克拉拉已經奄奄一息。做哥哥的突然戲劇性地過問起妹妹的教育來。他拉過妹妹的手,帶她到母親的病榻前,讓保拉把手遞給母親,向母親鄭重許諾,一定要勤奮學習,做一個好學生。這算是阿道夫為他的小妹妹做的最後一件事。





為錢爭斗





保拉成了父母雙亡的孤兒。她和哥哥阿道夫每月可領取政府50克朗的孤兒津貼,這筆錢一直可以領到24周歲。年輕的阿道夫便悄悄使詐,他犧牲了妹妹保拉的利益,為自己謀得了一半的津貼。首先,他在寫給政府部門的信中做了手腳。在這封信裡,阿道夫隱瞞了妹妹的真實年齡,把保拉的出生年齡推後了兩年:如果政府機關相信了這個虛報的出生年齡,那麼他們就能多領兩年的孤兒津貼。





更為過分的是,阿道夫把孤兒津貼中的一半,也就是25克朗,收入自己囊中。根據奥地利工資法規定,孤兒津貼只發放給還在上學和職業培訓期間的未成年人。阿道夫向政府部門和監護人信誓旦旦,表示將去維也納攻讀藝術學院。事實上,他從未被藝術學院錄取過。





這筆孤兒津貼對保拉卻很重要,姐姐安吉拉可以用這筆錢來補貼家用。1910年,安吉拉丈夫亡故後,生活重擔落在了安吉拉身上。她除了要撫養自己的三個孩子之外,還要照顧妹妹保拉。





哥哥的陰影





保拉的生活中沒有愛情,她一輩子都沒有結婚,也從未和某個男友一起露面。





1923年,保拉第一次出國旅行,她去了慕尼黑看望哥哥。阿道夫·希特勒此時已經是慕尼黑的一個知名人物。他成了德國納粹黨的領袖,大權獨攬。但阿道夫沒有想過要把保拉留在慕尼黑,讓她在納粹黨的某個辦公機構幫忙,或者替他管理家務。保拉自己也沒有這個想法。





希特勒這個姓氏在她的生命中砸的第一個窟窿是在1930年8月2日,保拉被迫辭去了奥地利聯邦保險機構的職務:『因為所有人都知道了我哥哥是誰。』保拉失業了,沒有任何收入。困境中,她不得不又去慕尼黑找阿道夫。阿道夫用錢來解決問題:他自此每個月給保拉匯250馬克生活費。1938年奥地利並入德國後,他每月給保拉的錢增加到了500馬克。這筆錢雖然並不特別豐厚,但卻超過當時一個普通工人的月收入。她的生活自此完全依靠她的哥哥阿道夫。和從前一樣,她還是很少見到他。





1936年,阿道夫·希特勒邀請他妹妹去觀看加密什的冬季奥運會。兄妹倆在觀看比賽的現場見了面。比賽間隙,兄妹倆進行了私人談話。希特勒提出了一個神秘的要求。他要保拉放棄希特勒姓氏,說是為了保證她的安全。她將改姓為『沃爾夫』,並且『要過絕對隱居的生活,這對我來說是強制性的命令。自那以後,我就一直隱姓埋名地生活』,保拉回憶道。『沃爾夫』是20年代初期阿道夫·希特勒在政界奮斗時代使用的假名。阿道夫輕描淡寫的幾句話,就剝奪了她的姓氏和身份。此後的保拉得一直頂著一個陌生的名字生活。她作為元首妹妹的角色就這樣突然中止了。





戰爭快結束之前,阿道夫·希特勒意識到敗局已定,末日即將降臨。他打算把妹妹轉移到安全的地方。希特勒委托馬丁·波爾曼去救保拉。4月14日,她被帶到了貝希特加騰。保拉後來躲藏在海拔1070米的一處山區農家住宅裡。美國人發現了保拉的藏身處,審訊了她好幾次,但他們沒有查出保拉·希特勒個人有什麼罪行。





貝希特加騰和周圍的山將成為保拉度過人生最後階段的地方。在這裡,保拉給自己的角色賦予了一個新的定義:過去在納粹年代,她不被允許以希特勒家族成員的身份生活,而現在的她卻是阿道夫·希特勒唯一一個活著的至親,是『元首的妹妹』。





她的經濟狀況十分窘迫。她靠朋友熟人的接濟過活,常常抱怨過去的好時光一去不返。1960年6月1日早上8點半,保拉死於心髒病,也許對生活的長期不滿是導致了她過早去世的原因之一。她生命中最後幾個星期是在貝希特加騰附近捨瑙爾她的朋友瑪利亞·芮特家度過的。瑪利亞曾是阿道夫·希特勒20年代的情人。給保拉做治療的醫生格爾特·布拉特克回憶說:『她明顯早衰。她當時纔不到60歲,看上去卻像80歲了。』
//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