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老太是石子村人,年过古稀,已有九十多岁,在村里算长寿之人。村里每月给300元高寿老人补助。

到了叶老太如此年纪,本该享受子女孝敬,安度晚年。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叶老太有四个儿子,两个女儿,都是石子村人。各自都有了家,叶老太四儿子王力住在叶老太家里,共三间房子。正堂的房子王力夫妇一家居住,另外两间房子,一间房子做家族宗祠,摆放祖宗牌位,一间叶老太居住着。村里习俗祖宗牌位要供奉在家,每逢过节都要祭拜。

在叶老太八十多岁时,六兄妹商量好,四兄弟轮流照顾叶老太各三个月,两个妹妹每月各给一百元,加上村里给的,叶老太也有五百元生活费,对于一位对吃穿早不多老人已足够。这样过了一年,六个兄妹对抚养叶老太出现了分歧。

大儿王树讲,老家房子给了四弟,应该有四弟来抚养娘;二儿王春讲:我们家离娘最远,我们管不着;三儿王虎讲:分家时,我们家是分最少的,没理由让我们养;四儿则说:我最小,怎么也轮不到我来。而两个妹妹,也不愿意给钱,讲道:我们早嫁出去了,跟这家便没关系了。这些年,我们照顾娘也照顾够了。分家时,我们也没得到什么。

从那后,六兄妹为此事吵闹不止,甚至大打出手。村长想插手管,几个儿子蛮不讲理说,你那么好,那请回你家养吧!唉,清官难断家务事,更何况是一村长,村长后也生气不管了。

村里人纷纷指责王家兄妹的不孝,早晚有一天招来报应,遭雷劈。而六兄妹却对此无动于衷。

最叶老太被舍弃在老家四儿子那,除了四儿子偶尔给口饭吃,其他兄妹无人过问。

那王力把娘送到三位哥哥家,但是三家却大门紧锁,不给开门。四儿子把叶老太扔到门前,一走了之,最后还是好心的村长找人抬回四儿子家,说道,这房子写的是你娘的名字,你若不管她,就搬出去,这件事我还是管得了。

好好,把老不死的放屋里。王力夫妇不耐烦说道。

村长口吻软下来说道:力子,怎么她也是生你养你的娘,再说你娘每月还有三百元补助,她也花不了多少,以后每月我把钱给你。


那王力夫妇听后,终于点了点头。

然而答应归答应,叶老太如此年纪,生活早难以自理。但王力夫妇只是吃饭时扔给她一碗粥和半块馒头,就什么都不管了,导致叶老太屋子臭烘烘的。

过了几天,三个哥哥却来到王力家,说是要来分叶老太补助,都是儿子,凭什么把钱都给你。要王力每月三百块钱里拿出二百,王力夫妇自不答应,四兄弟又争吵不止。

却说到了一年冬天,外面零下十几度,而王力儿子此时也有十多岁了,和爸妈睡一屋显得有些挤。后王力看了看三间屋,叫来媳妇,一起把叶老太抬到房外。收拾了一下房间里面,让儿子住进去。

等安排好儿子,王力在门口一棵百年老槐树下搬来一个铁笼子,把叶老太安排进去,那里面还有王力养的一条狗。据说这百年老槐树是王家建房时就有了,王家六兄妹小时候经常在数下围着叶老太,听她讲故事。没想到叶老太老了后,竟被儿女们丢在大冬天树下,真是一种凄凉。

后来,王力夫妇也不特意准备叶老太饭了,一个盆子,里面放了些剩菜剩饭,放到叶老太和狗面前,然后说了句,趁热吃,等冻住可吃不了了。

叶老太看着那喂狗盆子,起初以为是给狗的,等了半天,也不见儿子儿媳送饭,才知道那句话是对自己说的。叶老太含泪要吃盆子食物时,却发现盆子里食物早被狗吃的差不多,剩下的被狗掀翻在地,早已不能吃了。

后来,王力夫妇送来饭,叶老太无奈与狗抢着吃,为此,叶老太被狗咬了好几次。

儿女每逢清明、过年都来祭拜祖先牌位,看着浑身脏兮兮亲娘,身上有很多伤痕,不知是被狗咬的,还是别的原因。但几个子女只是看看,不曾问上半句。随后便各自冷漠离去了。

村民看到可怜兮兮叶老太,叹了口气,这是什么世道啊,儿子儿媳这样对待亲娘,这老天爷也是瞎眼了。

却说在叶老太百岁时,六位子女都来王力家,给叶老太梳洗打扮一番。叶老太百岁生日要到了,六个兄妹知道要来很多亲戚朋友来看望叶老太,而叶老太儿女惦记的是那些人带来的礼品。

话说叶老太生日那天,村里下起瓢泼大雨,雷声阵阵。虽如此,来看叶老太的人还是很多。叶老太房里的牛奶、饼干什么的,放了满满一屋子。等深夜,几个兄妹来到叶老太临时住的房里,看着满屋的礼品,尤其在叶老太身旁有一件价值上千的貂皮大袄。双眼放光。

六个兄妹竟都上去抢那件衣服,最后被叶老太小女儿抱在怀里。叶老太大儿王树说道:小妹,你又穿不上,给你嫂子留下吧!

谁说我穿了,我是拿来孝敬婆婆的。叶老太小女儿摸着那衣服说道。

你拿来吧!几个兄弟又上去强起来,在床上乱成一锅粥。真是有些讥讽,都是好几十的成年人,为抢母亲的礼品大打出手。最后那件衣服掉在地上,而在这时。

“啪啪啪”外面传来什么东西倒地声音。进人停下动作,几人却看到床上自己娘,不知何时早已倒在床上动弹不得,几人刚才争抢那衣服时,没注意到叶老太,在混乱中将她压死了。

娘,娘。叶老太二女儿喊了几声,叶老太却一动不动,四儿子过去试了试叶老太呼吸,已经断气。王力松了口气,说道:死了。

等等,刚才外面发出的声音是什么?我听到是从祖先牌位那发出的。老大王树一脸黑气说道。众人看了看,心里开始发毛。朝那摆放祖先牌位屋走去。

几人进去一看,却看到祖先牌位全部倒了,四处散落着,有的倒在地上,有的倒在香案上,六个兄妹惊慌失措捡起来,又重新摆上去。几人面色担忧走出去,关上屋门。

大家出来下。老大王树叫这几人。看着几个在屋里打闹嬉戏的孩子和家人,王树领着兄妹来到那棵大槐树下。却在六个兄妹刚走后,那屋里祖先牌位又倒了下去。

因今天下起大雨,那大槐树大如伞盖下面一点雨迹也没有,又为了不让家人听到谈话,所以几兄妹来到无人的槐树下。

怎么了,大哥?老四王力问道。


今晚这事透露着邪气,祖先牌位怎会平白无故倒地上,大家这些天小心些。怕真有报应。王树说道。

还有,如果有人问起咱娘怎么死的,就说吃东西一口气没上来,噎死的。其它别乱说。二儿子王春说道。

行,这事就这么决定了,大家别说漏嘴。几人说道。

“轰隆”一声巨雷,吓了几兄弟一跳。

这贼老天。叶老太小女儿骂道。却在这时,一股闪电急速而下,犹如复仇魔鬼直接击穿大槐树,打在六兄妹站立地方,连击了三下才停下。

过了会,王树六兄妹都倒在地上,王力媳妇听到外面震天响的雷声,有些担心,走出房门,看在外面的六兄妹,竟个个倒在地上,不知死活。

王力媳妇连忙跑过去,扶起王力,叫道:孩子他爸,醒醒!王力气息尚存,睁开眼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五兄妹,笑道:哈哈,什么报应,我这不还活着。

走,我们进屋。王力媳妇扶起他,刚要进大门。却在这时,那大槐树上一根庞大枯死树枝一下朝王力夫妇砸来,两人来不及逃跑,被砸了个正着,两人口吐鲜血终倒地不起,闭上了眼。

叶老太百岁生日当夜去世,六位子女纷纷遭雷劈死,村民听后,都很震惊,更在全村引起一片轰动。有人看着老天,说道:这世上真有报应啊!不孝儿女有次下场着实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