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麗華是國企退休職工,丈夫因病去世的早,她含辛茹苦的把兩個兒子拉扯大, 到了適婚年齡,

又幫兩個兒子都找了對象,原本以為可以享清福了,沒想到卻是苦難的剛剛開始。

趙麗華的大兒子是個貨車司機,找的媳婦金敏是一家大型連鎖珠寶店的普通職工。

小兒子性格老實巴交的,在一家事業單位工作,小兒媳林淑是個老師。

趙麗華最煩心的是和大媳婦之間的糾葛,矛盾的根源來自與當初媒婆和大兒媳介紹對象的時候,

把趙麗華家裡的條件吹得太好了,所以大兒媳嫁過來之後心裡落差太大。

加上自己工作性質頻繁的看到各種有錢的大老闆一擲千金,所以經常抱怨大兒子沒用。

大兒子在家裡白白受氣,於是就遷怒自己的母親,抱怨家裡為什麼沒有錢。

不過大兒子自己也不是省油的燈,長年累月的在外面跑,也染上了一身壞毛病,

吃喝嫖賭可謂是樣樣俱全,為此金敏和他基本上在家都互不搭理。

按理說夫妻兩人早應該離婚了,但是金敏夫妻兩卻絲毫沒有離婚的想法,

因為他們都有一個目標,那就是趙麗華房子。

趙麗華現在住的房子,雖然說是破舊的國企職工房,

但是地段好,附近已經通了一條地鐵線了,現在又在建第二條地鐵。

等建成之後,這房子的價值至少在500萬以上,換誰誰不動心?

於是大兒子和大兒媳這對貌合神離的夫妻,為了這一個共同的目標,楞是不肯散夥。

小兒子還算本分,經常來看趙麗華。尤其小兒媳,由於是老師,

學校又離婆婆家不遠,空閒時間經常跑過來看趙麗華,

一起陪著她聊聊天,看看電視劇,這是讓趙麗華最開心的事情。

不過好景不長,趙麗華被檢查出得了癌症,送進了醫院。

出了這件事後,兩個兒子和兒媳好像都表現得很關心。

不過小兒子和兒媳婦是發自內心的關心。

而大兒子和兒媳則每次來都旁敲側擊的問遺產該怎麼安排,

趙麗華都閉著嘴不肯走漏一點風聲。

在醫院裡住了大半年,化療了幾次後,趙麗華執意的要回家住,

因為她知道自己的病是治不好的,在再拖下去也是平添痛苦,不如安穩的度過人生的最後時刻。

回到家後,趙麗華的確也度過了一段很安穩舒適的日子,

尤其是小媳婦林淑肯花大量的時間陪她嘮嗑,讓她寬慰不少。

這天林淑和平時一樣,下完班之後想去婆婆家照顧她,

走到婆婆家門口的時候,被幾個帶墨鏡,身上有紋身的彪形大漢攔住了,

對方稱自己是金敏夫妻請來「封閉式」照顧趙麗華起居的。

趙麗華就這樣被金敏和大兒子給「保護」了起來,

林淑和小兒子一個星期就只能見一次面,並且還只有十分鐘的時間。

金敏和大兒子為了套出房產證的下落,對趙麗華可謂是軟硬兼施,

趙麗華就是不肯開口。眼看趙麗華身體越來越差,要是就這樣下去,

等她死後這房子可就是兩兄弟平分了,至少二百五十萬就沒有了。

金敏可不甘心,她使出一招最惡毒的,她兇巴巴的對趙麗華說:

「你要是不告訴我們房產證在哪裡,你剩下的日子裡一次都別想見到你小兒子和兒媳一面。」

聽到這話,趙麗華像是被觸動了什麼,她猶豫了一會,

最後嘆了口氣,開口道:「你們拿紙來,我現在立一份遺囑,

等我死後這房子就歸你們,不過我要林淑兩口子陪著我走完最後的日子。」

金敏夫妻兩人欣喜若狂,連忙找來律師,立下了遺囑。

拿到遺囑再三確認之後,金敏夫妻兩人才總算放下心了,

接下來的日子就放鬆了對趙麗華的監管,

她總算可以和小兒子兒媳一起度過這最後的天倫之樂。

一個月後,趙麗華安詳的離開了人世。金敏和大兒子歡天喜地的搬了進來,

準備著手賣【房☆事】宜,卻被告知這房子已經不是在趙麗華的戶下,遺囑並不能生效。

與此同時,一個有名律師所的律師找到了林淑夫妻,

將一個信封遞給了他們,裡面有一張銀行卡還有一封信,

林淑兩人打開信之後,明白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原來趙麗華早就知道了大兒子和兒媳心思不正,在打自己房子的主意,

為了以防萬一她在得知自己癌症的時候就將房子給售出了,

留下這筆錢偷偷的委託了律師所等她死後將錢交到小兒子和媳婦手上。

不過售房的時候她提了一個條件,就是讓自己再住一年,

所以金敏夫妻這才一直被矇騙在鼓裡,最後竹籃打水一場空。

文章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