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是農村的,傳統觀念特別濃厚,整個村裡,只要誰家發生個一件芝麻大的事,整個村都會知道,而且會議論紛紛。小時候村裡很窮,什麼也沒有,別說是像樣的電視了。我也只有一個比較好的玩伴,那就是我弟弟,弟弟很乖巧,對我言聽計從的。而且他賣得了乖,周圍大人都喜歡。他得了什麼好東西都會給我先玩。                                                                                    

我媽很漂亮,當時村裡的人都這麼說我媽,我當時也不懂漂亮是什麼意思,也跟著瞎附和。我媽不是我親媽,這是我媽離開后我才知道的。當初爸爸從城裡回鄉就帶著這麼一個漂亮的媽媽回來了,還開心的叫我叫媽媽。媽媽每天呆在家裡都悶悶不樂的,我也不明白她為什麼會這樣,不過我有了媽媽我還是挺開心的。很快弟弟也出來了,等到我十歲的時候,弟弟才七歲。                                                                               

我跟爸爸出去收菜回來就發現我媽和弟弟都不見了。爸爸攤在凳子上說了一句我當時聽不懂的話,說我媽還是離開了。我不明白,到處找弟弟,把能找的都找了個遍,都沒有找到。我哭的滿臉都是眼淚,鄰居阿姨心疼的把我抱過來說我可憐。                                                                               

最後我還是相信我媽和弟弟離開了,後來村裡就在傳說我媽是別人不要的女人,我爸還特地把她接過來,還說我弟弟是野種,還說我也可能是野種等等不好的話。周圍鄰居都不願在接近我們了,爸爸想搬家,可他不知道到底搬去哪裡,所以我們整整遭受了20年的非議。我當時真的很恨我媽,也恨我爸為什麼要帶她回來。                                                                               

二十年,我已經在城裡有了工作,結了婚。雖然老公並不介意村裡的那些流言蜚語,但婆婆卻一直拿著這件事不放。本以為我早就不介意了,經婆婆這麼一說,才發現自己一直都在介意。我已經幾年沒有回去看爸爸了,雖然會給他打電話,可我怕一見到他我就會恨他。                                                                               

知道我接到一個電話,電話里他喊我大姐,那個只有弟弟會這麼喊我的人。我一下就哭了出來,他說,他已經見過爸爸了,爸爸已經老了很多,再也不是當年的爸爸了。我聽他這麼一說哭的更厲害了。他連向我道歉,跟我約了見面。我看到他后,見到這個開著車,穿的乾淨的男人一下子就衝上去抱住了他。                                                                               

他說,姐,對不起。我替我媽說對不起了。我聽我媽說了,當年我親爸一直虐待我媽,要不是咱爸我可能都沒有機會出生。後來我媽卻因為我親爸的一個電話,她就帶著我離開了。誰想到我親爸死性不改,將我媽打死了。最後他也坐了牢,當時我才上高中,兩個人死的死,坐牢的坐牢。我是多麼想來找你們啊,可我找不到,直到現在我才找到你們。                                                                               

我聽弟弟這麼一解釋,瞬間就原諒了我媽,她也是為情所困,我又不是她的孩子又有什麼資格責怪她。弟弟才十幾歲就遭受到了這樣的磨難,我這點苦又算什麼。弟弟又說,他開了家公司,現在年薪也有不少了。他一下就拿出一張銀行卡,說裡面有六十萬(約三百萬台幣)叫我收著。我拒絕他,可他卻攔著我,我只好說先幫他收著,以後他沒錢在給他。                                                                               

我將弟弟帶回家見我的老公,老公有點愣住了,沒想過我會有一個有錢的弟弟。婆婆到是特別開心。晚上我跟老公說了弟弟在我這裡存了六十萬(約三百萬台幣),老公可能是嘴快告訴婆婆了,婆婆便來勸我花了這筆錢去買套大房子。我不願意,可婆婆和老公都說我傻,天天跟我說這事情,我該怎麼做才能讓他們斷了想法。

文章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