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做牢15年出獄,以為「家破人亡」,終於輾轉回到家卻發現妻子竟然…


GreatDaily

十五年前,馬強錯手殺人被判了十五年牢獄,這十五年來,父母沒來看一眼,

新婚的妻子也不見蹤影,馬強知道,父母怨自己毀了幸福的家,

所以不來看他,那新婚的妻子也一定是離開了家,說不定已經嫁人了。

他站在監獄門外惆悵許久,才拎著簡單的背包一步一步離開這裡,

他來到十五年前居住的地方,沒想到對方告訴他,

十五年前這棟房子的主人賣了房子不知道去了哪裡。

這棟房子本來是馬強買的,如今,人去樓空,他站在樓下一時茫然無措,這要去哪裡找父母呢?

忽然,他想到父母會不會回老家了呢?想到這裡,他趕緊找以往的朋友想借點錢回家,

沒想到以往的朋友全部都換了聯繫方式,馬強無奈,就想先找份工作賺點錢再回老家。

可是,一天下來,人家知道他坐過牢都不願意用他,最後沒辦法,

他只好去工地扛磚頭,半個月過後,他拿到微薄的工資買了回老家的票。

巴士到了村頭,馬強下車後,怔怔望著十五年不見的家鄉,

有種近鄉情怯的畏懼,過了許久,他才快速的向家門口走去。

他走到家門口沒敢進去,只在門口轉悠,這時,一少年背著書包過來,

看了他幾眼,問他是誰,為何要在自己家門口轉悠。馬強一愣,怔怔的瞧著少年,


GreatDaily

揣在兜裡的手都在微微顫抖,半天才問這裡是不是馬天才的家。

少年點頭,防備的盯著他,就在這時,鐵門打開,

一四十多歲的女人從裡面出來,看見少年,笑著招手:

「 兒子,在和誰說話呢,媽媽和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和陌生人說話。」

馬強聽著這聲音,猛的轉頭看去,居然是他新婚的妻子韓秀,早已沒了年輕時的美麗,

多了憔悴和滄桑,頭髮裡還有一些白髮,馬強忍著激動,低低的叫了一聲:「 秀!」

韓秀看向馬強,過了許久才疾步上前一把抓住馬強的手,還沒等說話眼淚卻流下來,

那少年望著馬強疑惑不已。馬強見到了新婚妻子,也見到父母,更是知道,

那個少年居然是他的兒子,他從沒想過會是這樣的情形,老媽癱瘓在床,

吃喝不能自理,全靠新婚妻子照顧,而父親在十五年前他剛入獄時發生車禍過世。

原來,十五年前,當他父母知道馬強殺人做牢,老媽當場暈倒,腦血栓導致半身不遂,

十五年來,韓秀不離不棄,更是賣掉房子給老人家看病,

最後沒辦法的情況下回到老家,她一邊照顧老人,一邊挺著大肚子幹活。

馬強入獄後,韓秀才知道自己懷孕了,不過,那個時候公公車禍去世,

婆婆住院治療,她根本就沒時間去看望馬強,隨後很多事情堆在一起,把她也累倒了,

住院後才知道自己懷孕,那個時候孕吐很厲害,天天折騰的很難受,再後來,

沒錢的情況下她帶著婆婆回到老家農村,再後來,孩子出生,

她一邊照顧孩子一邊照顧老人還要幹活,已經顧不上身在監獄的馬強。

十五年,她堅持下來,雖然有時候累的半夜偷偷哭,可看到很爭氣的兒子,

她又充滿希望,充滿歡喜。如今,馬強回來,她更是高興,還有些愧疚,

覺得十五年沒去看他,不知道丈夫會不會生氣。而馬強呢,卻感動的熱淚盈眶,

抱著妻子嚎啕大哭,男人不輕易流淚,可是,看到妻子為自己的老母為自己的家奉獻了青春,

無限期的等自己歸來,他只覺得胸口痛的厲害,摟著妻子一直沒鬆開。

而他的兒子只是站在旁邊靜靜看著,既不叫他爸爸,也不說話,臉上平靜,

不像少年該有的表情。馬強知道自己不能過於急躁,要慢慢和兒子培養感情,

他心裡暗自發誓,如今自己回來了說什麼都不能讓老婆再受苦受累。

從第二天開始,馬強包了家裡所有活,一天三餐,家裡和地裡的活,

還有照顧癱瘓的老母親,每天忙的腳不沾地,可他卻很開心,心裡很充實,

尤其是妻子看他的溫柔眼神,更是讓他心裡暖暖的,幹勁十足,

承包村裡兩百畝地種植水果,他沒錢就打欠條,待賺了錢再還。


GreatDaily

兒子雖然還沒叫他爸爸,可關係卻緩和很多,有時候,兒子還主動和他說話,

雖然,話不多,卻讓馬強高興半天,樂的嘴都合不攏。

三年過後,馬強在村裡蓋了小洋房,還雇了工人打理水果園,他天天家裡、水果園忙乎,

到了晚上,他就陪著妻子漫步在鄉村的小街道。三年來,他用自己的行動打動兒子,

兒子已經叫他爸爸,放學後,也會和他一起去果園忙乎,這樣的日子是馬強從來不敢想的,

他知道,這一切,都是妻子給他的!假如三年前他回來看不到妻子,

看不到老母親,看不到兒子,他就不會活出個人樣!

所以,在他心裡,除了自己老媽,他最愛最疼的女人就是妻子,

每天晚上親自給妻子洗腳,洗襪子,三年來,他一直堅持這麼做,

他覺得,自己做的這些都彌補不了妻子對這個家,十五年的付出!

文章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