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紅沒理會我的心理狀態,還在一個勁的說:“莫陸前輩,小女司徒紅,自幼便聽說前輩鑄劍天下第一,天下俠士莫不以得到一把前輩所鑄之劍為榮,小女今日有幸見到前輩,還望前輩賜小女一劍,小女不勝萬分感謝!”     刺小女一劍?老婆,你要是受傷了可怎麼辦?    那人輕輕的搖了搖頭沒說話,一個轉身就回了屋。     司徒紅正打算跟進去,卻被我一把抓住,“你一個女孩子家家的,又不認識人家,跟人家要劍幹什麼?”     司徒紅看著我,一臉的正氣,“我手裏的馬鞭已經不想使了,打算換換家甚,而且他可是天下第一鑄劍師,他的劍聞名天下,別人想見他都見不到,我今天既然都見到了,怎能不求一把寶劍呢?”說完沒理會我就衝進了屋子。     我正打算也跟著衝進去呢,就見王五幾個走了過來,滿臉的無奈,我看著他問:“怎麼了?不像是被人打了啊?!”     “餓了!”王五回答的幹淨利落。     如果他不說這聲餓,也許我現在還在想著怎麼拯救已經獻身茅草屋的司徒紅呢,可現在我的肚子也跟著抗議起來,我四周瞄了瞄,居然沒發現可以吃飯的地兒,不過猛然間我發現了一口大鍋和一個類似爐灶的台子。我朝著王五揮了揮手,“咱們就在這兒吃!”     “在這吃?”王五顯然不大明白我的意思。     “你,去找點兒柴火,你,去找點兒水,你,去找點兒大米白麵之類的,還有你,去找點兒青菜,人吃的那種……!”我指著幾個壯漢說道。     幾個人似乎明白了,轉身就走,身邊隻留下王五一個人再給我打下手。我們倆把鐵鍋放在灶台上,然後又把石頭壘了壘,接著就有人找來了水,我們先把鍋給刷了,接著又有人拿來了柴火、米和麵,我們的大鍋終於起灶了!    我們幾個大男人圍在一個灶台前,看著鍋裏的水開,鍋蓋慢慢的被熱氣頂起,然後添柴,然後再眼巴巴的等待著鍋裏的飯變熟。    人餓到一定程度是不需要菜的。     就在鍋裏慢慢溢出飯香我們幾個大男人準備開鍋吃飯的時候,司徒紅終於走出了屋子,我隻瞟了她一眼就愣住了——右手裏拿著一把劍,一把看上去薄似蠶紗的劍!     司徒紅走近我,手裏的劍映在太陽底下怎麼看怎麼晃眼,“老婆,你怎麼還真討下一把劍呢?!”     “老公,我跟你說,莫陸前輩鑄的劍不是因為鋒利整個天下的俠士才想得到的,他鑄的劍有的時候可以不當劍來使的!”司徒紅看著我,一臉的認真。     “不當劍來使?”我有些奇怪。     司徒紅拿著那把劍對著不遠處的一棵小草斬去,一點兒變化沒有,我正打算說點什麼的時候,一陣風過後,隻見那棵草悠悠然地變成了兩棵,而且是兩棵一摸一樣的草,我一下子明白了,我靠,這把劍可以讓斬過的東西分身。     司徒紅沒理會我驚訝的表情,輕輕的拔下一根頭發,在劍刃上輕輕一放,那根頭發瞬間斷成兩截,慢慢的飄落到地上。     我目瞪口呆的看著這把劍,半晌才說:“老婆,這麼鋒利的武器你怎麼帶著啊?再說也不安全啊!”    司徒紅聽著我的話,輕輕一笑,右手拿著劍柄,左手隻輕輕的碰了碰劍的尖銳部位,一轉身的工夫那把劍就不見了,她見我愣愣的看著她,笑著說:“在這呢!”     我順著她的手指看過去,那把劍如同一條腰帶一般的纏繞在她的小蠻腰上,銀光閃閃的煞是相配,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     既然司徒紅想留著這把劍那我也沒轍,我看了一眼王五已經掀開了鍋蓋的飯鍋,米飯剛剛好,“老婆,餓了吧,一起吃飯!”     “嗯!”司徒紅輕聲的應著,接過了王五遞過來已經盛滿了飯的碗。     在太陽底下和自己心愛的人一起吃著自己做的米飯,那種感覺豈是幸福二字就可以概括的?     就在我們一行人正在大吃特吃飯的時候,莫陸走了出來,看見我們在吃飯,臉色大變,一個箭步就衝了過來,“你們用這口鍋煮飯了?”     “嗯!”王五邊應著邊繼續吃飯。     “用的是這口灶台?”     “嗯!”    “你們可知這口鍋是我熔鐵用的,這灶台也是我煉劍之用的!”莫陸的眼神中充滿了氣憤之色,看上去就要搥胸頓足。     我看了他一眼,“有什麼關係嗎?你剛才不是說你不煉劍好多年了嗎?我看這口鍋荒著也是荒著,就幹脆用來造飯了,你是不是也沒吃?要不要來一塊吃?”     “哎呀~!”莫陸一聲長歎,抱著頭一臉沮喪的又回了屋子。     我看了眼身旁的司徒紅,“是不是天底下所有的鑄劍師都這樣?”     “莫陸前輩已經幾十年沒鑄劍了,每天看著這些家甚心中也有些傷心,剛才他送我的這把劍還是他封山之前做的,本來是不打算送給我的,可架不住我的軟磨硬泡,現在你們又用他鑄劍的家甚來做飯,你說他能不心疼嗎?”司徒紅看著我說。     “對了,好好的他為什麼不鑄劍了?”我有些奇怪。     “這,我也不知道了!”司徒紅低下頭繼續吃飯。     一大鐵鍋的飯瞬間就被我們消滅幹淨了,我看著王五說:“王哥,給人家好好收拾收拾,別用了人家的東西還不給人家弄幹淨,顯得咱們多沒素質似的!”     王五看著我,愣愣的問:“啥叫'素質'?”     “這個……我也不大好解釋,反正就是別讓人家覺得咱們沒禮數就行!”我拉著司徒紅就衝著屋子走去。    屋子裏還是一如既往的黑,你說這鏌劍村也是的,連點兒社會低保也沒有,看看人家莫陸家連盞油燈都沒有,村長就不能想想辦法解決一下實際困難?     黑暗中我看見莫陸坐在床上,知道我和司徒紅走進來,頭也沒抬。     “莫陸前輩!”司徒紅小聲的喊著,“其實您鑄的劍現在也都是天下俠士爭相追求的,那您現在為什麼就封山了呢?”     我看了看司徒紅,看樣子我老婆天生就有做狗仔隊的天賦啊!     莫陸抬起頭,一句話不說,半天之後才幽幽的歎了口氣。     有故事,絕對有故事!我一臉微笑的走到莫陸跟前,“莫陸老前輩,我老婆……,呃,我內人說的極是,您的手藝天下第一,以您目前的狀態來看,不出十天半月就能賺的缽盆皆滿,您又何樂不為呢?”    莫陸低著頭不說話。     “莫陸前輩,你給我內人的那把劍我看了一下,已經達到了吹發必斷削鐵如泥的無上境界,這說明您的鑄劍水平已經達到了一個極致,而且也從則麵反映出了您鍛造刀具的手段已經趕超了國際水平,照這個速度進行下去,咱們偉大祖國肯定會為有你這樣的人才感到驕傲的,也許說不定還會為您頒個什麼特殊貢獻獎之類的,您完全可以過得更好,用不著在這小村子裏一呆就是幾十年,更會為鏌劍村打出名聲……!”沒等我說完我已經被司徒紅給拉到一邊了,司徒紅嗔怪的瞪著我,我反應了好一會兒才意識到自己把自己那個時代的說辭說了出來,I'msorrt,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莫陸抬起頭看著我——還是沒說話。     偶買噶,誰來救救我?讓我一個人自言自語似的對著一個人說話又得不到回應,鬱悶啊!我快要瘋了!     一個大男人半天不吭一聲,任憑兩個人在旁邊喋喋不休口若懸河,可他就是不吭聲,那你就一點兒轍都沒有,我想起一句古詩描寫的就非常好——任憑風浪打,穩坐釣魚船!     正當我準備發飆的時候,莫陸終於開口了,他很認真的看著我和司徒紅,一字一頓的說:“我——餓——了!”我的頭瞬間就掛滿了黑線。


       

延伸閱讀                                      

第十三章 司徒小姐,俺要跟著你!--- 穿越之我的老婆在古代        

第十四章 我不鑄劍已經好多年了!(二更)--穿越之我的老婆在古代        

第十五章 我——餓——了!(三更)--- 穿越之我的老婆在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