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下午我的腦袋就好像是剛剛洗過澡一樣的清晰,先生說的每一句話我都能認真的記下,過了很久都好像是剛聽到一樣,我想以我現在的記憶都可以去應聘速記員,絕對一記一個準。下學的時候已經是日落西山了,也許是因為先生對畢冉特別好的緣故,還故意留下我給我進行了一番考前輔導,比如說飲食啊休息啊之類的,類似於考前心理谘詢之類的。

    我看著先生,“您當初沒考過嗎?”

    “考過,考過!”先生輕輕的摸著自己下顎的胡子,“我年輕的時候考過鄉試也考過會試,不過那時我年少無知,總以為自己才華橫溢學富五車才高八鬥,總是不屑於別人的勸誡,到頭來荒廢了一輩子,唉~!”

    “其實您現在也還好啊!”我不大會勸人。

    先生看著我,輕輕的擺著手不再說話了。

    離開學堂的時候孫琦邊走邊看著我,樣子就好像是在看怪物。

    “怎麼了?我臉上有花嗎?”我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畢冉,你要是去參加鄉試的話,可是咱們赤州城中最年輕的考生了啊,呃不,應該是全天下最年輕的考生了!”孫琦滿臉的崇拜。

    我看著他,“聽說過仲永嗎?”

    “仲永?”

    “就是那個三歲背書五歲作詩七歲隕落的小家夥?”

    孫琦搖了搖頭。

    我繼續說:“那個叫仲永的人啊,自小就才華橫溢,幾乎城裏所有的人都誇他,以為他長大後一定是個狀元之才,可惜當他十幾歲的時候他卻變成了一個平庸之輩。”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所以說啊,從小打下的底子是非常重要的,千萬別學他啊!”

    孫琦繼續不明白的搖頭。

    我看了看西邊已經落下了的半個太陽,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快走吧,我餓了!”

    晚上回到家我原原本本的把我想參加鄉試的想法告訴了爹娘,本來我以為他們會鼓勵我的,可我卻分明在娘的眼裏看見了一絲擔憂。

    “不用擔心,娘,我有信心!”我微笑著看著她,其實我的心也在笑,因為我還有別的打算。

    “可是,你現在還太小啊……!”娘繼續擔憂的看著我。

    太小?我記得自己小時候學過一篇關於勾踐的文章,裏麵說‘女子十五不嫁,其父母有罪,男子二十不娶,其父母有罪’,不說我在自己的時代都已經二十五了,現在畢冉的身體都已經十五了,應該不算小了。“我已經……十五歲了,不是小孩子了!”

    “他娘,你就讓他去試試吧!”爹在一旁鼓勵似的看著我。

    從我醒來第一次聽到這個壯漢的聲音,清脆而且充滿了憨實,讓人感覺不到一絲的壓力,當他的兒子應該不算很辛苦吧!我感激似的看了看他。

    片刻之後娘似乎也下定了決心,“行,咱冉兒一定能考得出狀元,娘也相信你!”頓了頓又問:“問過先生什麼時候考鄉試了嗎?”

    “問過了,說是七月初三!”我一早就打聽清楚了。

    “八月初三!”娘輕輕的扳著手指頭算著,“今天是七月十三,還有二十天,娘給你早早準備好,這陣子你就安心念書吧!”

    “謝謝娘!”我微笑著看著她。

    “這孩子,跟娘還說這些!”她伸出手撫摸著我的頭。

    這一夜我睡得很好,真的很好,連一點兒夢都沒做。我記得以前生物老師說過,如果一個人真正的睡覺睡到不做夢,那他一定是休息的非常好,因為做夢是一種腦電波的運動,一個人的體能沒有消耗但他的腦電波依然活動頻繁就依然能產生疲乏,換句話說,如果人睡覺的時候做了夢就代表他還在運動,醒了之後就必然會疲乏。盡管我不大喜歡我的生物老師,但我還是記住了他的話。

    接下來的幾天我開始熟悉我現在的身體,做一些自己該做的事,去學堂,回家,然後睡覺,然後醒了再去學堂,再回家……!我發現自己現在開始適應自己的生活了,而且從態度上看,畢冉在家絕對是一個獨生子的狀態,不用幹活,身體單薄的我都擔心會不會突然被風吹倒,看樣子我還得鍛煉一下自己的身體才行。

    二十天的時間過得很快,學堂的先生仔仔細細的跟我交代好了需要做的事項,然後就等著那天進入考場考試了。

    八月初三那天的早上我醒的很早,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考試讓我緊張還是因為我根本就是條件反射,反正晨曦還沒看見的時候我就已經站在院子裏看書了。娘看著我的樣子,心疼的轉身回屋拿了件衣服披在我身上,我轉過頭感激的對她笑了笑。

    太陽出來後孫琦也跑進了我家,然後上下的打量著我,笑著說:“看你的樣子好像已經做好了中狀元的準備了!”

    “那是!也不想想我是誰!”我高傲的抬起頭看著他。

    “嘿,嘿,說你是關公你就耍起大刀來了啊!”孫琦笑著說。

    “你今天不去學堂?”

    “我跟先生請假了,今天我陪你去考試!”

    “拜托,別鬧了好不好,將來你也要考試的啊,別耽誤了自己的學習!”

    孫琦歪著頭看著我,“‘拜托’是什麼意思?”

    現在輪到我吃驚了,‘拜托’兩個字都不知道什麼意思?別搞笑了好不好!我忍住自己盡量的不笑出來。

    孫琦繼續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我發現你醒來以後竟說一些稀奇古怪的話,那天我聽你說‘歐看’,前天我還聽見你說‘少銳’,這都是什麼意思啊?我不記得你認識的人中有叫‘歐看’和‘少銳’的啊!”

    我看著他,想著應對的計策,“哦,我說的那些都是……都是有內心發出來的,有感而發,對,有感而發你懂嗎?就是看到了美景或是聽到了好事之類的不由自主的說出來的話,具體是什麼意思我自己也不知道!”看來我以後的少說那些後世的詞語了。

    “哦!”孫琦老實的點了點頭。

    不知什麼時候娘站在了我倆身旁,“冉兒,回去吃飯吧!琦兒,你也沒吃吧,一塊吃!”

    “哦,大娘,我吃過了!”孫琦很有禮貌的說。

    我朝著屋子走去,桌子上放著一碗粥和一碟鹹菜,我抓起筷子三下五除二就打掃了個幹淨,肚子裏頓時因為有了東西感覺舒服多了。外麵的太陽已近三竿高了,看樣子時間快到了,“娘,我走了!”

    “你自己路上慢點兒!”娘邊叮囑我邊給我拿過裝書本的布袋。

    “今天什麼都不用帶!”我放下布袋。

    娘的臉上又顯出了擔心的神色,我朝她笑笑,“相信我!”接著我走出了家門。


       

延伸閱讀                                      

第二章 我決定自己找女朋友!--- 穿越之我的老婆在古代        

第三章 也許我能考個功名 --- 穿越之我的老婆在古代        

第四章 我要去考試!--- 穿越之我的老婆在古代        

第五章 一出考場,哇,美女耶!--- 穿越之我的老婆在古代        

第六章 妹夫,我妹妹看上你了!--- 穿越之我的老婆在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