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州郊外的夕陽很好看,映襯著成片的桃花,如臨仙境,接天的薄雲染成緋紅,像極了一張微笑的臉,我想我應該開心。

    整個下午的時候孫琦讓我知道了很多,比如說這個時代朝廷裏文臣的權力大於武官,皇帝做出的決定是需要通過三分之二臣子的同意方可實行的,再比如想當官唯一的途徑就是去科考,文臣考文試,武臣考騎射,如果你文武皆可就可以身兼兩職,當然俸祿也是雙份的……。這些倒是與我的那個時代的民主有些相似,聽起來挺好的,就是不知道做起來是不是那麼回事兒了。

    太陽偏西的時候我和孫琦才慢慢的往回返,看著田地裏金黃的穀物,看樣子應該是深秋了。

    不經意間,一匹高頭駿馬從我身邊疾馳而過,我抬起頭看了一眼馬背上的主人,一身秀紅的衣裳,一雙銳利的眼睛,腳上是一雙長筒的馬靴,手中還拿著趕馬的皮鞭,見我看了她一眼,居然還朝我笑了笑。

    “孫琦,這女子是……?”我望著漸漸變小的身影,輕聲的問。其實我的心裏很誠實:如果能把歸於,那就……!呸呸呸,什麼想法啊,應該是娶她為妻。

    “這是司徒家的大小姐司徒紅,自小就喜歡騎馬射箭,據說練得一身好本事,不知道哪家的公子會是她的夫君?!”孫琦說完,惋惜的歎了口氣。

    我看著孫琦,“你喜歡她是不是?”

    孫琦的臉因為我的話隻瞬間就變紅了,他抬起頭看著我,死不承認,但聲音小得卻好似飛過的蚊子,“你才喜歡她呢!”

    我拍著他的肩膀,“兄弟,喜歡就是喜歡,有什麼害羞的,這可不是我認識孫琦啊!”

    孫琦還是不承認,“我沒喜歡她!”

    我聳了聳肩,無所謂,不過按現在的年齡來算,就算是喜歡也隻能算是早戀或是暗戀而已,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說不定結果會是什麼呢,無所謂了!

    我摸了摸已經屬於自己的肚子,大步向前邁:“我餓了!”我開始適應我現在的這副身體了。

    “我也餓了,咱們快回家吧!”孫琦說完,拉起我就向前跑去,看樣子參加一百一十米跨欄也許都有可能超越劉翔。

    回到家的時候太陽已經是落下了西山,昏黃的燭光從茅草屋裏透出來,幽怨的跟我想象中的農家小舍別無二致。孫琦向我輕輕的道了聲別就回自己的家了,我慢慢的走進院子走進家門。

    婦人已經做好了飯菜,簡單的幾道菜擺在一張小方桌上,旁邊放著深黃色的類似饅頭的幹糧和三雙筷子,看樣子老媽說她小時候吃不上饅頭米飯的情況是真的。婦人一見我回來,忙扶住我,“冉兒,累了吧,快歇歇,你爹他下地去了,等他回來一塊吃!”

    我使勁的按了按肚子,生怕它叫出聲來。

    壯漢很快就出現在了我和婦人麵前,一臉的歉意,但卻什麼話都沒說,一個大男人結了婚居然還這麼內向,畢冉有這樣的爹也真夠衰的了。

    婦人把我扶到桌旁安頓好坐下,然後給我盛了粥放在我麵前,我跟她說了很多次我自己能行,可她還是一副怕我跌倒的樣子。整頓飯吃得很默然,沒有人說話,除了咀嚼東西的聲音外別無它聲,院子的雞欄裏也沒半點兒聲響,似乎全都陷入了夢中,古人的生活看樣子真的很單調,晚上的時間除了創造人類真的就沒有半點兒的追求目標,唉~!

    吃晚飯沒別的事可做,就隻能睡覺,我躺在白天醒來時躺在的那張床上,蓋上被子,接著婦人把燭火熄了,離開了我的床前。

    窗外明亮的月光透進來照在床上,昏黃柔和,繁星點點,整條銀河橫亙在蒼天之上,沒有雲但卻有淡淡的風,一點兒都不冷。我仔細的回想著這一天裏的經曆,一絲一絲一點一點的回想,不知為什麼我的腦袋又開始脹痛了,眼前開始慢慢的模糊,可能是因為太累了我需要休息,我真的需要休息了……!

    美美的睡了一覺,完全的自然醒,初升的太陽照的我真不開眼,屋子外傳來婦人喂雞的聲音,我想我應該改一下稱呼了,應該說娘在屋外喂雞。我慢慢的掀開身上的被子,娘走進屋子看著我,滿臉的微笑:“冉兒,你醒了!”

    “娘,我是不是應該去念書?!”我記得古裝劇裏的孩童都是要去私塾的。

    “嗯,之前我已經跟先生請好了假,你今天可以嗎?不行的話就在家再休息一天吧!”娘邊忙著自己手中的事邊看著我說。

    “我沒事兒了,真的,你看!”我邊說著邊站起身,使勁的跳了兩下。

    娘上下的打量著我,確認我沒事兒才放下心來,“我去叫琦兒,你們倆一塊去學堂。”說完就走了出去。我聽見娘大聲的含著孫琦的名字,接著孫琦應了一聲,沒過一會兒,孫琦就出現在了我的麵前。

    “你今天能去學堂?”孫琦打量著我。

    我伸手拿過衣服穿上,“不用擔心我,我身體好著呢!”

    “昨天先生還問我呢,問我你怎麼樣了,今天他見到你一定很高興!”孫琦幫我拿過鞋子。

    我微笑了一下,沒說話。

    學堂距離住的地方不是很遠,不過卻得穿過喧鬧的街市。街市上賣東西的很多,幾乎什麼都有,折扇、水果、筆墨紙張,還有米行和布店。絲毫不亞於沃爾瑪超市般的熱鬧,我現在突然很有信心能在這個世界裏生活得很好。

    我和孫琦很快就趕到了學堂,看時間,應該是九點多一些吧。

    學堂不是很大,但很安靜,院子裏種著幾棵柳樹,長長地葉子迎著風,幾階石板把我們引到屋子裏,簡陋的桌椅,看起來一共也就隻有十幾個孩子在這裏念書。

    先生一看到我就關切的問:“畢冉,聽說你病了,現在好些了嗎?”

    我上下的打量著麵前的先生,一身樸素的衣服,花白的胡須,慈眉善目,看樣子至少得有六十幾歲。我點點頭:“我已經好了先生。”

    “沒關係,你要是覺得不舒服可以多休息幾天的,不用著急!”

    “謝謝先生!”我微笑著道謝。看樣子畢冉應該是個很還學習而且學習也一定很好的人,如果按照他的道路走下去,畢冉應該去考鄉試會試殿試,也許他真的就是一個當狀元的料,那我應不應該按照他的路走下去呢?我邊想著邊坐到了自己的書桌前。

    “陟彼北山,言采其杞。偕偕士子,朝夕從事。王事靡盬,憂我父母……。”先生一字一句的念著詩經裏的詩句,然後童聲齊響:“陟彼北山,言采其杞。偕偕士子,朝夕從事。王事靡盬,憂我父母……。”

    我想著應該是一個太平盛世,要不然一切不會這麼自然的。我的腦子裏不知為什麼突然間湧上了許多我從未學過的古文,《詩經》、《春秋》、《漢書》、《孟子》……,所有的東西就好像是本來就屬於我的一樣,我知道這一定是畢冉的腦子在發揮作用,我隻希望針對我將來的泡妞會用得上。

    午飯的時候我認識了一群跟我同齡的孩子,他們看上去都很樸實也很單純,就好像我小時候一樣,每天都會一個人跑出去玩,累了就回家睡覺,不管不顧的樣子。

    我突然很想回家,回自己的家!

    “怎麼了畢冉,不舒服嗎?”孫琦看著我的臉色,有些擔心。

    我輕輕的搖了搖頭,半天之後才說:“孫琦,知道什麼時候鄉試嗎?”

    “鄉試?你要考鄉試?”孫琦看著我,滿臉的不可思議。

    “我覺得我有這個能力!”我聳了聳肩,古代人懂得謙虛,可我不是,所以我不用謙虛。

    孫琦繼續驚訝的看著我,“你得去問問先生,先生說要等到我們十八歲的時候才能去考鄉試,不過我相信先生會讓你去試試的!”說完轉過頭看了一眼先生。

    我看著站在遠處的先生,他正拿著一杯清茶慢慢呷著,表情安祥,樣子就好像是在看著自己心愛的人一樣,他也年輕過,也桀驁不馴過,他應該理解我的心態。

    我走近先生,他轉過頭看著我,“畢冉!”

    “先生,”我直視著他的眼睛,“你覺得我可以去考鄉試嗎?”


    先生的臉上沒有我預料中的經驗,隻是微笑著伸出手撫摸著我的頭,輕輕的,“我一直覺得你是個做事果斷的孩子,從你開始跟我的那天起我就這麼認為,如果你覺得可以你就一定能做得好,我相信你!”

    我突然信心大增,也許我真的能考個什麼功名回來也說不定啊!


       

延伸閱讀                                              

第一章 我是剩男,就這麼死了??! --- 穿越之我的老婆在古代        

第二章 我決定自己找女朋友!--- 穿越之我的老婆在古代        

第三章 也許我能考個功名 --- 穿越之我的老婆在古代        

第四章 我要去考試!--- 穿越之我的老婆在古代        

第五章 一出考場,哇,美女耶!--- 穿越之我的老婆在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