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故事是小時候母親常給我講的,我記住了一半,忘掉了一半,做了一些改動,編成一個完整的故事。


(圖片取自網路,圖文無關)

早年間,我們村裡有三個形影不離的少年,他們中一個是高度近視,一米以外的東西一率看不清(那個年月這村裡還不知道眼鏡是什麼東西),大家都叫他瞎子。一個是小兒麻痹症,被稱為瘸子,另一個智商相當於一個三歲的孩童,叫傻子。

其實他們都有大名,只是外號被叫得久了,人們漸漸忘記了他們原來的名字。正常的孩子嫌棄他們,不願跟他們一起玩。同病相憐,這三個人就成了好朋友,一起長大。

這天,他們去鎮上趕集,瞎子家裡有錢,他買了兩個西紅柿,另兩個人空手去空手回。快走到村口時,瞎子突然尿急,瘸子讓他到高粱地里解決。

瞎子摸索著進了高粱地,高粱已快到成熟期,葉子枯黃低垂。瞎子往裡走,瘸子就在外面喊:「還能看到你,還能看到你……」

其實,他早就看不到了,可瞎子不知道,還在不停里往地里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聽不清瘸子的聲音,他才反應過來,瘸子是騙他玩的。便有些不高興了,故意拖延,方便過後,又找了一個地方坐下來休息。

呆著呆著,隱約中聽到有動靜。

他蹭地站了起來,大聲喊道:「是誰?」奇怪的是,那個動靜卻沒了,瞎子往剛才發出聲音的地方找去。

這裡一定是發生什麼事了,高粱都倒了。他又問了一句:「誰在這裡?」瞎子開始擔心,加快了腳步。結果被一根倒了的高粱絆了一下,摔了個狗啃泥。

爬起來時,手不小心觸到一個軟軟的東西。是什麼?瞎子嚇得趕緊收回了手,湊到眼前一看,血紅血紅的,他大叫了一聲:「死人啦!」

拔腿就往回跑,邊跑邊喊:「瘸子,傻子,你們在哪兒?」


(圖片取自網路,圖文無關)


再說那瘸子和傻子在外面早就等急了,聽到瞎子的叫聲,瘸子回了一句:「我們還以為你被尿淹死了,怎麼才出來?」

「死人啦!在,在裡面,瘸子快,快跑去報官。」瞎子上氣不接下氣的,也不知是累得還是嚇的。

瘸子一聽氣樂了:「我跑著去?我跑得起來嗎?」

等到瞎子完全走出高粱,瘸子驚呆了:「瞎子,你殺人了?」瞎子搖頭。

瘸子指著瞎子的身上,傻子喊:「血,你流血了,好多的血。」

瞎子低頭看自己身上,紅紅一片。他說:「這不是我的血,肯定是那個死人的。瘸子,你跑得比我快,又比傻子聰明,你快去報官吧!」

「好。」瘸子一瘸一拐地「跑」了。

傻子傻傻地看著瞎子,突然問:「你的西紅柿呢?」瞎子摸了摸身上,一拍頭,說:「肯定是丟在剛才的地方。」

「我去取。」傻子惦記那個西紅柿已經有一路了,瘋了似的跑進高粱地。瞎子趕緊跟上,嘴裡喊:「傻子,你要是敢吃我的西紅柿,我就戳瞎你的眼,讓你跟我一樣……」

瞎子邊追邊罵,就在這時,突然聽到傻子叫了一聲:「二嬸,你跟六子叔在這兒幹啥?」

瞎子暗叫不妙,又聽那傻子說:「二嬸你衣服咋都是血,是不是受傷了?」

「我,我跟你六子叔在商量怎麼收這高粱的事。這不是我的血,是瞎子壓碎了西紅柿,弄到了我身上。」二嬸是個寡婦,六子叔是她的鄰居,一個老光棍。任誰都能猜出是咋回事,除非是傻子。

二嬸和六子叔急匆匆地走了。

傻子對瞎子說:「你弄錯了,是二嬸和六子叔,沒有死人。」

「你確定看清了?」瞎子不信,他明明是聽到慘叫聲的。

「看清了,她身上有血……啊呀,是西紅柿。瞎子,幸好我來找西紅柿,不然你還得誤會,這案算不算是我破的。」傻子得意地揚起頭。

再說那瘸子,半路上遇到他爹,把他拉了回來,官也沒報成。

晚上,二嬸請他們仨吃了一盆西紅柿,說地里看到事跟誰都不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