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穎超1992年7月10日與世長辭,享年87歲。在她生前曾留下兩份遺囑:一是在她逝世時公開發表的遺囑;一是1982年11月5日,即與她第一份遺囑隔四個月後,寫下的未公開發表的遺囑,這份遺囑是鄧穎超親筆寫在兩頁普通的信紙上的。題目是:委托下列同志辦的幾項事。她寫的下列同志是:楊德中、李琦、趙瑋、張佐良、高振普、周秉德。她囑托他們『組成小組』,『請楊德中負責主持』,『趙瑋協助』,然後請這個小組在她病危和謝世時辦理相關事宜。

這6個人都是乾什麼的呢?楊德中當時是中央警衛局局長,中共中央委員;李琦曾在總理辦公室工作過,後來到中央文獻研究室任副主任;趙瑋是鄧穎超多年秘書;張佐良先後做過周恩來和鄧穎超的保健醫生和警衛秘書;周秉德是她的親屬,即周恩來三弟周同宇的長女,時任《華聲報》副社長。


鄧穎超要他們:『在我患病急救時,萬勿采取搶救,以免延長病患的痛苦,以免增加有關組織、醫療人員和有關同志的負擔。』第二條:『我得病的時候,或我臨死的時候,千萬不要搶救,那時候搶救沒有什麼意義,只能延續那麼一兩天的生命,搞得醫生和病人都痛苦。我看報紙上說美國有一個安樂死醫院,人老了,該辦的事都辦完了,就可安靜地沒有痛苦地死去,我看這纔是真正的人道主義!』

可是,當鄧穎超大姐病危時,能有哪一級組織和哪一個人敢於出面拍板,來實現她的遺囑呢?沒有,當時沒有一個人敢出面拍板照她遺囑去做。

1991年7月27日,鄧穎超因高燒肺炎住進了北京醫院。在這之前,她進食已非常困難,生命垂危,她要求不要搶救了,可是沒有哪一位領導和醫生肯這樣做!別說她是一位對中國革命有巨大貢獻的老人,就是一位普通百姓,當她病危時,豈能眼睜睜地看她死去。特別是負責她病情的主治醫生更是信心百倍,決心盡最大努力搶救這位老人。

曾為周恩來做過多次手術的著名外科專家吳蔚然大夫,首先提出要為鄧大姐『造一個胃漏』,即在胃上打一個口,這樣可保證她能延續一至兩年以上的生命。

中央政治局當然同意了他的治療方案,於是,於1991年8月1日下午,由吳蔚然大夫主刀,為鄧大姐實行了『胃漏』手術,手術結果非常成功,於是延續了鄧大姐一年多的生命。但是,1992年7月1日,鄧穎超病情再度告危,專家們再次緊急會診,然而已無力回天。就這樣,她至死也未能實現她生前親筆寫的遺囑——安樂死。她希望自己能做一名移風易俗的帶頭人,可惜她未能辦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