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000813316faaej7c.png

 有一天,孔子的學生子夏問孔子什麼是孝,孔子回答得很簡單,只說了兩個字——「色難」。        

         

就是說給父母一個好臉色是最基本的孝道,也是最難做到的。        

         

我在西山的書齋有一家子「保鏢」,祖孫三代七八口,在我的呵護下小日子過得其樂融融。        

         

我常常對人講,這幾條小犬堪稱一門忠孝,我餵牠們吃食,老犬沒吃,小犬就不搶,小犬頑劣,老犬一吠,盡皆敬服,可見,在父母面前,小犬不要講個性。        

         

我講課的時候,有學生對我說,自己常常不自覺地淡化了父母的恩情,忽視他們的感受,覺得他們對我好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但是對陌生人的小小的幫助就會感激涕零。        

         

我告訴他,你知道誰是你們的菩薩嗎?父母就是你們的活菩薩,如果你父母健在,趕緊回去拜拜父母,對於給你生命的人,磕幾個頭算什麼呢?        

         

「遇難呼天地,疼痛喚父母。」父母才是你的活菩薩,是給你生命、包容你、對你的愛沒有半點保留的人,也是從你出生開始就為你牽掛一生,願意為你付出一切的人。        

         

所以《忍經》說,「父母之恩與天地等」。        

         

我們在母親付出了10個月的艱辛後,來到這個世界。        

         

父母給了我們生命,在那之後的第一聲啼哭、第一步蹣跚、第一個微笑、第一句咿呀學語,這些都是父母多少年後還能笑着給我們講起的。        

         

接着讓我們長大、受教育,看着我們工作、結婚、做父母,他們的心始終都在我們身上。        

         

多少人年輕時對父母說得最多的話就是,「你們一點都不了解我!」        

         

其實換位思考一下,他們什麼時候又真正想着去理解父母了呢?        

         

有的人事業不順利,很煩躁,在家裡也總是發脾氣,偶爾還對父母喊上兩句。        

         

卻又問我,我讓父母衣食無憂,還安排他們出國旅遊,到最好的醫院體檢,我還算孝順吧?        

         

我知道很多人都認為自己對父母還不錯,自封為大孝子。        

         

孝敬父母,必須對父母和顏悅色,讓父母感到愉悅。        

         

就像《禮記·祭義》上說的:「孝子之有深愛者必有和氣,有和氣者必有愉色,有愉色者必有婉容」。        

         

給父母一個好臉色都做不到,其他的所謂「孝行」又有多少是發自內心呢?        

         

孔子在子游問孝時說,「今之孝者,是謂能養。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        

         

意思是說:        

         

「今天許多人認為孝順就是能贍養父母,但是如果不尊敬父母,那麼贍養父母與飼養狗馬有什麼不同呢?」        

         

你看,是不是尊敬父母才是對他們「孝」?        

         

一個人孝與不孝,通過他與父母相處過程中的一言一行就能看出來。        

         

那些老是跟父母發脾氣,沒有「婉容」的人,可能沒注意,一個壞臉色,就把所謂的孝心打折了。        

         

「婉容」也是修行,連面對父母你都不能心平氣和,誰會相信你有幹大事業的格局和心胸呢?        

         

每臨大事有靜氣,其實就是從面對父母保持「婉容」來修鍊的。        

         

而且真正的孝,要有實實在在的心,來不得半點虛假。        

         

你的孝心在哪裡,你的孝行就在哪裡,這些都會反映在你的臉色上。        

         

即便工作有再多的不如意,每天回家的時候也要給父母笑臉,讓老人的心能夠安定的,可能就是子女開心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