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48393443466.jpg        

我剛來紐西蘭不久時,參加了一次華人旅行團,下車欣賞風景的時候,台灣籍的導遊老周提醒我們「路邊的野花不要采」,說那些花草屬於大家的,不是個人的,希望遊客愛護花草,不要隨便摘取,欣賞即可。他的話讓我覺得羞愧,猶如巨嬰聽人教育了一番。

這件小事過去多年,我仍然記得,可見對我的影響,當時還真的無話可說。不是說這道理我不懂,我們從小就被告誡,要愛護公物,不損害別人的利益,但到了實境,似乎都忘記了。追究其原因,大概是中國千百年來的大動蕩折騰,讓大家對公私你我的界限,喪失了基本的概念,使大家對身邊的事物,有了一種複雜的想法,有了一種想佔有的心理。

在紐西蘭人的觀念里,你的我的,或公私界限,是分明的。我記得更搞笑的是,我第一次來紐西蘭探親,有次與夫人有事外出,我斜穿過人行道邊的草地,被夫人一把拉住,說不能踩踏別人門前的草地。當時我怒了,覺得她小題大做,便掙脫她的手,故意用力地走了一趟,一路上鬧得很不愉快。

我夫人先來紐西蘭,接受了一些新鮮事物,但按我的理解,她是一知半解,尚不如了解,我這人專業書讀得不多,但雜書還是讀了不少的,自信比她了解這裡的情況,我覺得那樣走路沒什麼問題。但從這個細節,大概也能說明,在處理某些事情方面,中西方文化的差異,還是會產生許多衝撞的。

記得在深圳的時候,我媽家的花園裡,有一棵芒果樹,每年掛果不少,但總有人偷偷拿竹竿去捅。深圳路邊綠化用的芒果樹,到了掛果時間,樹下更是少不了握竿摘果的人。更搞笑的是,鄰居的小孩竟然偷鋸我媽花園的木瓜樹,被我發現后落荒而逃,且並不覺得愧疚。凡此種種,讓人惱怒不已,卻又無可奈何。深圳近香港,算是多年受教於文明的啟蒙,尚且如此,其他地方,就不用去期待了。君不見,常有新聞報道,某地貨車側翻后,附近村民踴躍爭搶貨物,貨車司機甚至警察都無法喝止這明目張膽的搶劫。

我從小養成了散步的習慣,來紐西蘭后也愛四處走走,我喜歡這裡的房子,房前屋后,是花園或後院,車庫,敞開式的,小孩玩的玩具,自行車,滑板,鞋子什麼的,隨意放在草地上,也沒人會拿走。花園裡的果樹,果實累累,但主人一般隨其爛熟枝頭,熟落草地,任鳥兒啄食,外人不會進去偷摘,無論主人或他人,想吃的一般會去超市購買。

大概有人會說,紐西蘭人生活富裕,才不至於干那些被人詬病的事。其實這是誤解,紐西蘭人並沒有很多錢,許多人不如我們華人有錢。據不完全統計,紐西蘭的飢餓兒童,總數達到數萬之多,但他們對物質的觀念,卻不會因為飢餓改變,在每個人的意識里,各種界限很清晰明了,有一種共識,並不會因為生活狀況的不同而產生差異。

當然,說到這裡,我覺得根本性的問題需要搞清晰,那就是產權的問題。我覺得紐西蘭人對待身邊事物的態度與對私有產權的清晰界定有關,因此他們可以理直氣壯地捍衛權利,當這種意識深植人們的意識后,人們對他者和我者的權利,也就產生了互相的尊重,才會戒除對別人東西的佔有慾。俗話說的,尊重他人就是尊重自己也。私人如此,政府部門也如此,對各自的權責和管轄的範圍,也有清晰的界定,讓人可投訴有門。

反觀中國國內,許多事情界限都是含混不清的,許多事情,人人都覺得似乎與自己有關,但又覺得與己無關。於是說到好處,人人都說應該屬於自己,可一旦與自己不便,便改口說那屬於別人的事,將責任推諉得一乾二淨。私人如此,公家機構也如此。公共事務,但凡有好處的,每個部門都想管,沒有好處的,哪個部門都說該歸別的部門管。私人之間發生糾紛,大多覺得投訴無門。大家觀察一下身邊,是否有如此的身同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