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4日,“合肥少女毁容案”民事赔偿部分在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开庭。2011年9月17日,安徽合肥一中学16岁的女孩周岩被追求她不成的男同学陶汝坤泼油纵火烧成重伤。2012年4月23日,该案件在合肥市包河区法院未成年人审判庭开庭审理,2012年5月10日,包河区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陶汝坤有期徒刑12年零1个月。江雨 摄 
 


【 1 】 
2015年2月4日,“合肥少女毁容案”民事赔偿部分在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开庭。2011年9月17日,安徽合肥一中学16岁的女孩周岩被追求她不成的男同学陶汝坤泼油纵火烧成重伤。2012年4月23日,该案件在合肥市包河区法院未成年人审判庭开庭审理,同年5月10日,包河区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陶汝坤有期徒刑12年零1个月。图为出事前的周岩,原本是个甜美的花季女孩。 
       

 
 
       


【 2 】 
2011年9月26日,包河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陶汝坤。随后,陶汝坤被羁押在合肥市第一看守所。图为2012年3月1日,周岩家里陶汝坤曾经写给周岩的字条的复印件。 
       

 
 
       


【 3 】 
2012年2月24日,周岩遭毁容的事情在微博上被转载,引发关注。据微博和帖子描述,2011年9月17日下午,与周岩同在一所中学读书的学生陶汝坤因求爱不成,携带打火机油来到周家,趁周岩不备,拿出准备好的油浇到受害人头上并点燃焚烧,半分钟不到,整栋楼响彻她的尖叫。图为2012年2月27日,周岩毁容的帖子在网上发布后,她家楼道里每天聚集着很多媒体记者和热心人。 
       

 
 
       


【 4 】 
被焚烧后,周岩经家属送到安徽医科大学附院重症病房经7天7夜的抢救治疗才脱离生命危险,但伤势已极为严重,其头面部、颈部、胸部等严重烧伤,一只耳朵也烧掉了,烧伤面积超过30%,烧伤深度达二度、三度,整个人面目全非。图为2012年2月28日,母亲李聪在给周岩喂面条,当时的周岩每天只能吃面条稀饭等稀质食物。 
       

 
 
       


【 5 】 
据了解,事发后陶汝坤父母不停为儿子周旋于各部门以求给儿子取保候审,医药费也要求周家人答应签署一份为陶汝坤免责的“情况说明”才愿意支付。家属拒绝签字后,陶汝坤一方就不再支付治疗费用。在无力支付医药费,拖欠医院近十多万元治疗费用的情况下,周岩被迫出院。图为2012年2月28日,周岩家外卧室。外面是父母的卧室,这里通风条件要好一些,毁容受伤后的周岩大多数时间呆在这个房间。 
       

 
 
       


【 6 】 
周岩说,她3年多来进行了5次鉴定。“每次鉴定的时间都很长,却因双方意见不一致而使民事开庭一拖再拖。”这也是民事判决迟迟不能进行的原因。图为2012年2月28日,妈妈在给周岩腿上抹药。周岩不仅仅是脸部受伤,腿上因为植皮也已经伤痕累累。 
       

 
 
       


【 7 】 
出院后的周岩在家休养,由于条件有限,康复工作只能靠周岩的父母两个人。图为2012年2月28日,早饭后,母亲为周岩热敷伤口,即使很小心,却常常弄痛女儿。 
       

 
 
       


【 8 】 
2012年2月28日,因为疼痛,周岩哭出声来,母亲轻轻吻里一下女儿,抚慰女儿。 
       

 
 
       


【 9 】 
2012年2月28日,母亲李聪在给周岩擦洗伤口。擦洗伤口是每天必须要做的事情。 
       

 
 
       


【 10 】 
2012年2月28日,抹药时,母亲李聪动作很慢,但一不小心女儿就会“哎呀哎呀”痛得叫出声来,这让她十分难受。 
       

 
 
       


【 11 】 
2012年2月28日,父亲周峰在帮女儿晾晒疤痕贴,这种疤痕贴200元一张,为了节约只能用了一次又一次。而为了让周岩少些心理阴影,家人将事发当天的房间改造成了“公主房”。 
       

 
 
       


【 12 】 
被烧伤后,周岩几乎不能参加任何娱乐活动,听收音机是她仅有的乐趣。图为2012年2月28日,周岩躺在床上听收音机。收音机里在播杨幂的歌曲,周岩是杨幂的忠实粉丝。 
       

 
 
       


【 13 】 
周岩一家人的生活也随着这次灾难而彻底改变。图为2012年2月28日,妈妈李聪在接受媒体采访,当时的李聪几乎每天都要面对媒体。 
       

 
 
       


【 14 】 
2012年3月1日,父亲周峰面对女儿现状无所适从。 
       

 
 
       


【 15 】 
2012年4月23日,合肥包河区法院,周岩毁容案不公开开庭,周岩坐着轮椅抵达法院门口。经过长达9小时左右的不公开审理,包河区人民法院宣布合肥“少女毁容案”庭审结束,结果并未当庭宣判。 
       

 
 
       


【 16 】 
据了解,庭审期间陶某某当庭道歉但周家并未接受。图为2012年4月23日,包河区法院门外,周岩静静地坐在车上,目光投向窗外,此刻如果不是受伤,他应该在学校读书。 
       

 
 
       


【 17 】 
周岩的遭遇经媒体报道之后,引起了社会各方人士的关注。2012年3月,周岩住进了北京一家整形医院,对大小19处疤痕进行修复,整个恢复过程需要持续好几年才能完成。图为2014年11月15日,北京病房里周岩陷入沉默。受伤以来,周岩已经经过大大小小15次手术,受尽伤痛折磨,但何时是尽头,她自己并不知道。 
       

 
 
       


【 18 】 
2014年11月15日,北京病房里,周岩伏在妈妈的怀里微笑。在北京治疗的日子里,妈妈一直是周岩的唯一依靠,因此对妈妈特别依赖。 
       

 
 
       


【 19 】 
2014年11月15日,北京病房里,周岩在看论语,周岩尝试着让自己充实起来,但做起来并不是很容易。 
       

 
 
       


【 20 】 
2014年11月15日,北京病房里,妈妈在给周岩按摩。 
       

 
 
       


【 21 】 
2014年11月15日,北京,妈妈将周岩带到室外,为了防止周岩受凉,她将周岩的衣服系好。 
       

 
 
       


【 22 】 
2014年11月15日,北京,医院楼下的这片菜地是李聪挖出来的。在北京治疗的日子,她除了周岩还是周岩。这种生活倍感寂寞,种菜成了她打发时间的一种方式。 
       

 
 
       


【 23 】 
距离事件发生已整整3年半后,周岩接到了合肥蜀山区人民法院的民事审判开庭通知,她和家人也从北京回到了家中,等待开庭。图为2015年2月3日,周岩合肥的家中,周岩在和一个女孩聊天。第二天周岩毁容案民事部分即将开庭审理,还是有很多人关心周岩。 
       

 
 
       


【 24 】 
这次回到家中,周岩很不适应,熟悉的环境再度勾起她很多伤心的回忆。 
       

 
 
       


【 25 】 
在家中的周岩也试图努力调整自己的心情。不过此次周岩回家还是有很多改变,相比往日话也多了一些。 
       

 
 
       


【 26 】 
周岩家里很冷,但又不能开空调,太热伤口就会很痒。在家里她只穿了一件外套。 
       

 
 
       


【 27 】 
2015年2月4日上午,案件的民事赔偿在合肥蜀山区法院不公开审理,周岩将诉讼请求赔偿金额由100多万元变更为367万余元。图为2015年2月4日,合肥蜀山区法院门口周岩接受媒体采访。 
       

 
 
       


【 28 】 
截至2015年2月4日,合肥少女被毁容案已发生3年半,进行了5次伤情鉴定。庭审当日,被告方只有律师到场,被告陶某及父母均未出现。据最新消息,4日下午14:30,持续了六个小时的庭审结束,案件没有当庭宣判,被告周岩接受调解,具体赔偿金额未定。图为2015年2月4日,安徽合肥,法庭外的周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