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歲老人葉曼  時光倒流至1921年,京城一家東來順涮羊肉店門前。一對青年夫婦領著自家的8歲小女孩來吃涮羊肉。

在店裡的廚房門前,廚師正在死拉硬拽著一隻要宰殺的羊。那羊淒厲地慘叫著,跪在那裡,就是不肯進門。羊的那哀嚎聲,就像大哭一般。小女孩被眼前的一切驚呆了,這香噴噴的涮羊肉原來是從……那天晚上,她沒吃一片羊肉,吃的是燒餅,任憑別人怎麼勸,從那一天起,她就再也沒有沾過一點葷腥。

這個當年的小女孩,就是1914年3月出生的葉曼女士,她原名劉世綸,按中國民間傳統紀年方法,她已百歲高齡。葉曼北大畢業,曾任輔仁大學哲學系副教授。6歲以《左傳》開蒙,1935年,被時任北大文學院院長胡適先生特別錄取,就讀北大法學院經濟系。中年後師侍南懷瑾先生、陳健民上師。

葉曼是當今世界極少將儒、道、佛文化融會貫通的國學大家之一,多年來曾講授過各門經典課程,並有多項著作問世,在海內外享有盛譽。 一饞葷腥就想到羊的慘叫聲 前些天,應朋友之邀見到葉曼老人。在她家裡的客廳我們剛落座,老人家就滿面笑容地雙手推著類似手扶輪椅的“流動車”走到我們對面的椅子上坐下。看上去,她就像八十多歲的模樣,皮膚白皙乾淨,一臉的書卷氣,頭髮雖被染過,但卻疏密有致,與其對話,思路清晰,談鋒甚健。 問其長壽之道。葉老開口便說:“我的飲食不簡單!

我從8歲就開始吃素,已經吃了90年。”據她老人家說,吃素對人體很有益處,並不像有些人說的會營養不良。她說:“有些東西我沒法告訴大家,只能靠你們自己去悉心體會。”我們問老人家“饞不饞葷腥?”她說:“當然饞啊,一聞到那肉味,香啊。

可每當這個時候,我就想起羊被宰殺前的那淒慘的情景,念頭很快就斷了,就真的不忍心以殺生來滿足自己的口腹之欲。”小時候憑孩子的善良天性不願意吃任何活的生命,眼下葉老又告訴我們:“動物在被宰殺前,它心裡充滿了仇恨、怨氣,這些怨恨積聚為毒素,擴散在肉裡,如果長時間食用這種含有毒素的肉,就會對人體有害了。所以我以為,少吃肉,就是少中毒。” 想活一百歲其實並不難

葉老說:“其實我們每個人想活一百歲並不難,大家完全可以把衰老的時間逐漸推遲。”葉老認為,生命掌握在每個人自己手裡,她建議大家每頓飯就吃七分飽,但早飯一定要吃好,中午要吃飽,晚飯要少吃,最好是不吃。

吃飯既不過飽也不過餓,要細嚼爛咽。她說現在有不少人都吃得太多,有的甚至吃十二分飽,吃得那麼飽,你的五臟六腑怎麼能承受得了。“人甚麼都不能做得太滿了。吃也是一樣。我這一生什麼都不過滿,什麼都留有餘地,寧肯缺一些,隨時都準備著退後一步。一生都是平平淡淡的。” 葉老又說道:“睡子午覺也很重要,我已堅持幾十年了。

你們可別小看這子午覺,古人為什麼強調要在這個時間休息,裡面學問很深,我只講一點,其他的你們自己去研究。子時和午時,都是時間的開始,古人的時間觀念很強,所以主張在這個時辰休息,裡面自有玄機。” 生一次氣就“少活一年” “你的臉色很紅潤”、“你的衣服真漂亮”……記得那天在葉老家裡,老人家和我們聊著聊著,就時不時地誇上隨行的朋友幾句,偶爾還開個玩笑。老人很和善,還準備了哈密瓜請大家。一邊看著大夥兒吃,一邊還幽默地“點評”著誰的“戰鬥力強”,誰“吃得乾淨”。

看著我們都很高興,老人突然加重語氣道:“可千萬別生氣啊,特別是在吃飯的時候,尤其不要生氣。你們記住,生一次氣,要減壽一年,氣生百病啊。” 談起生氣的話題,老人感慨良多。“讓你生氣的人,就是想讓你早死的人。我說來氣我的人,就是找我來報仇的。你來氣我,我偏偏就不生氣。

我一生氣,氣我的人就高興了,難道我活著的意義就是讓氣我的人高興嗎?再說,我真要是被氣病了,氣我的人他能管我嗎?”“所以我每天都高高興興的,這樣就可以長壽。我好好活著,就是為了盡量做讓自己和別人都高興的事。” 那個菜譜太麻煩 交談中,看見面前的茶几上放著一張“一周菜譜”,上書“週一冬瓜、絲瓜薑末醬油炒,週二土豆、白菜、香菇炒,週三土豆燉豆角,週四西紅柿炒雞蛋……”我們問老人家:“這是您每週的菜譜嗎?”老人答道:“那個菜譜是朋友給擬的,太麻煩了,我吃的很簡單。”據照顧老人的小王說,老人家脾氣很好,起居有常,吃飯定時,吃得隨意。

家裡還訂了三四份報紙,每天早午飯前都要看會兒報紙,《北京晚報》是每天必看的,她很關心新聞。葉老還喜歡看電視裡的京劇。有時晚上睡不著覺時,還看看書。 她活了一百歲,吃素這件事竟堅持了90年。


好的文章需要大家的支持和分享,分享正能量,分享双赢,80%的分享收益,欢迎大家积极分享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