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天使降臨        


         


懷著滿滿的精神走進校園,深呼吸一口清新的空氣,心情特別舒暢。        


         


我走到校園西側的花園,發現一個身穿白校裙的女學生右手提著一個灑水壼,正在全神貫注地打理著花朵。        


         


當我一向花園走近,一股怦然心動的感覺就突然出現        


         


「阿彤,咁早番學淋花?」我走到她身旁        


         


阿彤放下水壼,伸展雙手,頭微向上 閉上雙眼,幽幽地說:「用心去感受」        


         


阿彤的聲音甜得像蜜糖那樣滲進我的心裡,並在其中融化...        


         


溫暖的陽光打在阿彤的側臉上,使她原本就已經白裡透紅的肌膚再添一層神彩,看得我都痴了        


         


這時,微風吹來,陣陣醉人的幽香傳入我的嗅覺中,這是阿彤的髮香。        


         


「女神就係女神,剩係企佢隔離就已經感受到」我心中默念        


         


「阿正啊」        


         


「係?」        


         


阿彤一臉情深地看著土上的向日葵,說:「一朵向日葵起朝早會對住太陽,到左日落太陽消失後,佢就會低頭...        


         


之後月亮會升起,星星會出現,但佢都係繼續低住頭。無論發生咩事都好,向日葵都會繼續等待...        


         


到第二日既日出,佢就會抬高頭,展露出佢只為太陽而綻放既笑容...        


         


「嗯... 我也被阿彤的一席話領進了一片沉思當中        


         


「你願意做我既人生既太陽嗎? 阿彤咬著唇凝望著我        


         


阿彤咬唇的可愛表情,她甜美的獨特聲線再加上這引人暇想的對白,使我的心跳立即上升到每秒一百五十下以上...        


         


「下? 她是在示愛嗎? 我面紅耳赤,完全不知要說什麼        


         


阿彤突然裝出一副生氣的表情,說:「衰人,以後請離我一億五千萬公里遠」        


         


「啊?! 被阿彤戲弄的我不知如何反應        


         


「傻佬! 阿彤噗哧一笑        


         


上課鈴響起...        


         


這女孩...        


         


「番課室啦,走啦! 不知所措的我生硬地說        


         


「今晚活動籌劃組又要搬野啦,你怕唔怕辛苦啊? 阿彤溫柔地說        


         


一想起昨天那清潔的苦差,就提不起勁來...        


         


「係好苦悶架啦,不過仲頂得順掛...        


         


「其實點解你會入泥做工作人員架,比人拉入泥架?        


         


「阿琴推我入泥架囉...        


         


「哼,原來係為左靚女」 阿彤咬著下唇        


         


「唔係啊唔係啊,咁一場同學開到聲既...幫得咪幫囉」        


         


「阿正啊,比人推入去做工作人員就算啦,但好似沉日做清潔咁,明明比人搵你笨,你都仲要幫人,你有時真係好傻啊... 阿彤有氣無力地說        


         


你真係好傻啊...        


         


你真係好傻啊...        


         


說罷,阿彤便走進了A班,臉上好像有點不捨之情...        


         


阿彤的一番關心使我陷入一片沉思...        


         


的確,從小到大我都會盡力滿足同學和朋友的需求,幾乎是做到有求必應,並沒有特別在意自己是否吃虧。        


         


人類總是在事情結束後才認識到真相我也是在好久之後才知道這句話的含義。        


         


今天早上我們要上體育堂,原來在體育堂我們是和A班及C班一起上的...        


         


哼哼,我們還真是幸運的一群。        


         


穿著運動服的阿琴更毫不保留地展露出她修長的身形,尤其是那雙白滑的長腿盡顯在陽光下        


         


加上烈日當空,相信有不少男同學都目不轉睛,看得全身滾燙,然後慾火焚……        


         


等等,阿琴之前不是約我上她家打桌球嗎?        


         


試想著這長腿女神穿著家居的短褲,身子趴在球桌上,伸出手聚精會神地瞄準,而雙腿則是靠在桌邊        


         


嗚啊擇日不如撞日,不如今天放學就來你家玩桌球吧        


         


在熱身跑時,不少的男生都藉故或是有意無意地跑到阿琴身邊,實在太可惡了。        


         


可是,看著阿琴比這些男生包圍,總感覺到有點不是滋味,有點苦澀……        


         


奇怪的是,阿彤貴為全級女神,竟然自己默默地跑在最後,沒有人搭理她,好像很孤獨的樣子...        


         


看著被男同學包圍的阿琴,我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然後便減速,直到與阿彤並排...        


         


一近看才發現,阿彤的面色好像不太好,她還一直自己跑了那麼久沒人關心,實在叫我心痛。        


         


「你係咪唔舒服啊?」我問阿彤        


         


阿彤好像跑得比剛才更慢了一點,我們與大隊伍開始拉開了一小段距離。        


         


「今朝練琴趕得剩冇食早餐喳嘛,岩岩又唔夠時間,咪諗住上完體育堂先落去食囉」        


         


「你而家點啊咁?」        


         


「有少少暈啊,不過跑慢啲就得架啦」        


         


我望著阿彤的側臉,肌膚昔日那白裡透紅的光彩所剩無幾了,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蒼白,卻映襯得她那迷人的眼睛更楚楚可憐        


         


「我跑起你隔離,有我起你身邊,你有咩事我即刻接住你」我堅定地說        


         


阿彤含蓄地望了我一眼,然後立即把目光移開,原來蒼白的臉泛起了一片片紅暈。        


         


其實我跟阿彤也就是認識了幾天而已,我也不知道為何我會有勇氣說出這麼感性的話        


         


但看到她那可憐的眼神,再看看她纖柔的身軀,不知為何,我只感到好想,好想保護著她……        


         


「嗯,我會努力」阿彤咬著下唇說        


         


我的目光全程都停留在阿彤頸上的水晶透明小提琴吊墜上        


         


放慢速度時我便默默地跟著她一起放慢,她跑得慢,但沒有放棄        


         


最後我和她肩並肩一起跑到終點與大隊伍集合,她一停下時,那小提琴吊墜發出耀眼的光芒。        


         


阿彤嫣然一笑便回到自己班的隊伍中,平常她笑時臉上都是紅粉花飛的,但此時她這蒼白的臉笑起上來又是另一番風韻。        


         


她的臉孔漂亮得讓人神魂癲倒,而說話就十分嬌嗲可愛,性格則有點堅強...這個女孩好特別。        


         


各班都完成了熱身和基本訓練後,就到了自由活動時間        


         


男同學們都狗衝向足球場,籃球場和羽毛球場,而女同學們則是聚在一起聊天。        


         


我正坐著發呆時,突然一雙白滑誘人的長腿出現在我面前        


         


抬頭一看,是阿琴。        


         


「搵啲野玩啦一齊」她說        


         


「下,有咩好玩啊?」        


         


「得啦得啦,剩係同個拉小提琴既女仔玩,唔同我玩!」        


         


「同佢玩咩啊?」我一頭霧水        


         


「我岩岩都見到哂啦,你得登走去同阿彤一齊跑」        


         


「佢唔舒服啊嘛岩岩,咪走去睇下佢點囉」        


         


「車,咁又唔見你關心我?」        


         


「女神你岩岩咁大堆兵圍住你邊洗我關心啊,而且我想埋都埋唔到你身啦」        


         


我繼續說:「你而家就咁一個人企起我面前都好引人誤會架,一陣我比你班兵仔熔左都唔知咩事」        


         


「妖,走啦,搵啲野玩」阿琴拖起我推我到排球場上        


         


途中看到正在打羽毛球的阿彤,感覺好像怪怪的,但又說不出來。        


         


運動雖是不錯,但我這人並不是什麼狂熱份子,所以我還是捱不住,要偷偷休息一下。        


         


我離開排球場,走到禮堂,打開禮堂的側門,裡面漆黑一片,空無一人        


         


「正!」 我立即走進去躺下,好好休養。        


         


就是這一個決定...        


         


這是命中注定的相遇,在我的心瓣上刻上一段愛的音符。        


         


在半睡的狀態中,我隱約地聽到一段清脆悅耳的鋼琴聲,那鋼琴曲名為「少女的祈禱」        


         


十分疲憊的我先是感到自己一點一點被那優雅又柔和的鋼琴聲治癒,恢復著        


         


然後突然一股溫暖湧遍全身,我感覺到好像一位天使降臨到我身後,伸出翅膀包圍著我,給我無窮的力量        


         


我迷迷糊糊地張開眼睛,看到一個白色的身影在禮堂的舞台上彈奏著鋼琴        


         


這種被天使呵護著的溫暖感覺好舒服,使我安祥地睡去……        


         


不知睡了多久後我才醒來,一醒來時        


         


「天使呢?我岩岩明明見到        


         


抬頭一看,發現舞台上空空如也,並沒有那個穿著白色衣服的女孩。        


         


我百思不解地走到舞台上,走到左側的黑色三角琴旁        


         


淡淡的玫瑰花香從鋼琴中散發出來,傳入我的嗅覺中。        


         


「奇怪冇人咩?」我不禁自言自語起來        


         


離開禮堂,我仍是滿腦子疑惑        


         


當我回過神來時,則發現人群正湧向小賣部。正好我也有點肚子餓呢        


         


走到小賣部門前發現阿彤正在嘗試走進去,但柔弱的她並不是那群餓狼的對手        


         


「買野食啊?」 我走到阿彤身旁        


         


「又會多人都咁既」 阿彤一臉無奈地看著前方那堆不排隊的人        


         


「岩岩你跑步果陣已經唔係好掂架啦,而家仲買唔到野食?... 我也無奈地看著阿彤        


         


「嗯...有少少肚餓啊」 阿彤的語氣好像有點虛弱        


         


眼前這個女孩擁有的最大殺傷力的武器就是那雙楚楚可憐,水靈靈的無辜眼...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坐低等我! 我指著旁邊的一張長椅        


         


既然你們都不講文明,那我也跟你們無賴一次好了!        


         


我可不是體態纖柔的阿彤,我這粗人一個,跟你們擠一輪又有什麼所謂?        


         


左穿右插,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後,我成功買到了一個三文治,並離開「戰場」,回到阿彤所坐的長椅上。        


         


我在阿彤隔壁坐下,把剛才搶到的三文治給她。        


         


阿彤接過三文治,眼睛好像發光那樣望著它,想必是餓了好久...        


         


「比番錢你先」 阿彤遞給我一張十元港幣        


         


我生硬地伸出手去接那紙幣,卻不小心碰到了阿彤的手...        


         


可是十分奇怪,我感到好像是手指上下兩面的觸感不同,她的手指肉好像有點粗糙的感覺,但手指背卻是十分柔軟嫩滑。        


         


碰到女神的手,心裡如同小鹿亂撞的我馬上縮開手...        


         


阿彤噗哧一笑,說:「傻佬,有冇咁恐怖啊」        


         


「啊,冇野啊」 我不知如何回應        


         


阿彤嘟起嘴說:「我左手啲手指係生哂繭,冇人地咁滑架啦...        


         


這個女孩真的好細心,好像什麼事她都能察覺得到...        


         


啊,這時我才醒覺到,拉小提琴的人,左手手指長期要按著那些硬的弦線,自然會生繭吧。        


         


阿彤看著我幾秒,然後把手中的三文治撕開兩半,把較大的那份放到我手中...        


         


「你買得一個,你都未食野」 阿彤咬著下唇說        


         


「唔好啦,你食啦,你餓成咁」 我想把那塊三文治還給阿彤        


         


「你唔食既話我都唔食! 阿彤突然語出驚人        


         


「啊?...哦,食啊食啊,比你隻手搣過,有毒都照食哂佢啊」 我大口大口地開始吃那三文治        


         


「口花花! 阿彤輕輕搣了我的手臂一下        


         


這觸感,阿彤的手,好柔滑......        


         


原來這是阿彤的右手,也就是用來拉弓,不是用來按弦的那隻手。        


         


「剩係掛住買一個比我又唔買個比自己,如果我唔同你share既話你諗住就咁餓成朝就算啊? 阿正啊,你剩係識幫人,都唔會顧下自己... 阿彤說        


         


「嗯...... 我說不出話        


         


「起,拿拿聲食埋就走啦,人地見到我同全Form女神咁樣坐埋一齊既話,我就要變成全民公敵架啦」 我隨便拉開話題        


         


阿彤皺起眉頭,裝作生氣地斜視著我。        


         


吃過三文治後,我便送阿彤回A...        


         


我從窗外看到,阿彤一進班房坐下後,立即有幾隻披著人皮的狗走來跟她搭話。        


         


放學後...        


         


「阿正,走啦,一齊去學生會啊」 阿琴從窗外探頭進來        


         


開學才幾天,我就常被夾在擁有最漂亮臉孔的阿彤和擁有最誘人長腿的阿琴之間,看來我不用多久就要被級中其他男同學五馬分屍了...        


         


「雖然阿琴都係靚女中既靚女,但講樣始終都係比唔上得天獨厚既阿彤...        


         


「嗯...冇錯」 我說        


         


等等,什麼情況?        


         


我一轉頭,就發現林浩在我的身後笑淫淫...        


         


「睇下你幾誠實」 林浩大笑        


         


到達活動籌劃組的基地後,作為籌委的他們開始簡單討論和研究校園歌唱比賽的安排,而工作人員們則是繼續做搬搬抬抬的工作...        


         


可惡,怎麼現在學校裡都分階級了?......        


         


「我去樂隊練習啦,六點泥穩我一齊放學啦! 阿琴臨走前跟我說        


         


唉,現在開始有點後悔,跟阿琴進入了這個勞改組了。        


         


完成了一輪粗活後,我鬆一口氣,慢步走向西側花園...        


         


金黃的夕陽沐浴著這片大地,整個校園的花草樹木,尤其是西側的向日葵園,都給人陣陣暖意...        


         


我站在花園外,看到管弦樂室的門打開了,一道日落的霞光照著室內,左側有一個身形修長的女孩正彈奏著鋼琴...        


         


而室內正中間站著的,是一位身穿白色校裙,手拉著棕色小提琴的少女,她以側面對著我,往常的馬尾全放下來了,棕啡色的長髮散在肩上,晚霞的光打在她身上...        


         


她的手一拉起音樂時,這音色,彷彿把整個世界都靜止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2j-frfK-yg        


         


她演奏著巴哈那洗滌人心靈的傳世名曲「G弦之歌 Air on the G string」,柔和又動聽的小提琴音樂再加上日落映襯下她那曼妙迷人的倩影......        


         


這女孩的氣質既有哥德式的典雅,又有童話般的浪漫醉人,徹底俘虜了我的每一個感官,觸動著我每一條神經,繚繞著我內心的每一個感覺......        


         


「女神中既女神,一件完美既藝術品起到演奏緊藝術...... 我一邊聽,一邊自言自語起來        


         


樂曲結尾時,她那最後一拉,然後弓弦分開的動作更是完美地優雅,讓我看得出神...        


         


「喂!好聽都唔洗聽到呆左起到掛! 阿琴的聲音把我帶回現實        


         


對啊,我的目光完全被阿彤吸引著,連隔壁有個人作鋼琴伴奏都忘記了...        


         


阿彤回眸一笑,露出她那迷人的小酒窩,然後便把小提琴放回琴盒,便離開了。        


         


我還半醉半醒地站在花園前,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走啦,仲企起到! 阿琴把六神無主的我拖走了        


         


「本班列車開往烏溪沙」下刪一千字        


         


「死咸濕佬,岩岩望阿彤望到連眼珠都就快跌埋出泥啦」阿琴的語氣充滿醋意        


         


「阿琴女神嬲啦,唔抵得有人靚過佢」        


         


下一秒……        


         


救命啊,司機開門啊        


         


司機:穿緊山洞啊,開比你都冇用        


         


「你真係覺得遙雨彤好靚咩?」阿琴還是爭風呷醋        


         


「遙彤? 咁耐以泥剩係知佢叫阿彤,一直都冇聽過佢全名        


         


感覺好優雅啊相貌已經那麼完美了,連名字都那麼漂亮……        


         


「大把男仔都係因為佢個樣而中意佢,唔通你都係?」        


         


我喜歡阿彤嗎?        


         


阿彤那傾國傾城的容貌和體態的確是迷倒了我好幾次        


         


但除了欣賞她的外在,我真的愛她嗎?        


         


嘻嘻,不會,我怎麼會像其他厹一樣,就因為她漂亮而喜歡她呢?        


         


「冇啊,你當我係厹咩」我肯定地答阿琴        


         


「咁又望人望到眼甘甘?」咸濕佬!        



「冇啊,只係岩岩果下覺得拉小提琴既女仔好有氣質姐」        


         


「姐係彈鋼琴既女仔就冇氣質,好失禮,比唔上拉小提琴既女仔啦!        


         


「拿拿拿,呢句你講架喳,我粒聲都冇出過啊」        


         


「妖,食屎啦你」 阿琴只顧低頭玩手機,不跟我說話        


         


糟了,惹阿琴生氣了...        


         


「唔好嬲啦,仲加唔靚女架啦,而家就剩係輸阿彤少少,但再嬲起多兩條皺紋就輸得仲多架啦」        


         


風趣幽默,換來的就是兩拳重拳...        


         


「不過呢,上年開始凌思琴就被公認為女神架啦...」我說        


         


我繼續哄道: 「而且啊,彈鋼琴既女仔啊,啲手指又長又滑,拎泥做戒指廣告就岩哂啦真係,你知唔知啊,阿彤拉小提琴拉到啲手指生繭啦,摸落諧架」        


         


「車,賣口乖,把口浪過油」 阿琴笑逐顏開        


         


「嘻嘻,笑番咪好囉,靚番哂」        


         


「等陣,」 阿琴說:「姐係話你摸過阿彤隻手架?唔係你點知?        


         


「恆安...#$%^&*        


         


「啊!到站啦,聽日見byebye        


         


「請勿靠近車門,程部妖靠盡車文,Please stand back from the train doors        


         


為保小命,我不顧「嘟嘟嘟嘟」,立即奪門而出        


         


「番泥啊你!否則聽日清潔你一個人做哂啊!        


         


成功撿回一條小命......        


         


回家吃過飯後,夜晚要做什麼好呢?        


         


「喂,今晚出泥雷一雷啦」 林浩一個電話打破了我的寂寞        


         


我有一群朋友,我們常流連於機舖和酒吧尋歡作樂,別人可能會認為我們是不良份子,但我很慶幸自己能跟朋友們有這一份快樂...        


         


「油塘...$%^&*        


         


林浩住在油塘,我們還有幾個朋友,大家常聚在這裡。        


         


「喂,話時話啦,你去果個學生會咩Q野有咩做架? 林浩問        


         


「唉,好聽就叫工作人員,難聽講句其實就係去做打雜,日日清潔同搬野」        


         


「但係桃花運爆棚喎!        


         


「桃鬼桃馬咩,咪又係咁」        


         


「巴打,唔係我話啦,其實我地中學階段就應該係要燃燒青春,留比自己美好既回憶」        


         


「唉,是但啦,我都唔知自己想點」        


         


「好多野總要我地去試,唔試過就唔知。衰左可能會傷,會痛,但如果就因為自己既恐懼,連懦弱而試都唔試既話,到時後悔一世就仲加痛!」林浩認真地說        


         


後悔,一世?...        


         


離開機舖,再吃過夜宵後,我獨自乘地鐵回家。        


         


一個人坐著冰冷的列車,這感覺好空虛......        


         


在恆安站下車後,步行回家的途中經過西沙路花園,我不禁停下來...        


         


夜色下的西沙路花園被淡淡的月光籠罩著,這景色使我想起她的一句話...        


         


-------------------------------------------------------------------------------------------------------        


「一朵向日葵起朝早會對住太陽,到左日落太陽消失後,佢就會低頭...        


之後月亮會升起,星星會出現,但佢都係繼續低住頭。無論發生咩事都好,向日葵都會繼續等待...到第二日既日出,佢就會抬高頭,展露出佢只為太陽而綻放既笑容...        


-------------------------------------------------------------------------------------------------------        


         


眼前的這些花都垂下頭,沒精打采...        


         


突然,我好像看到皎潔的月光更明亮地打在這片花園上,花園中走出一位身著白色校裙,左手拿著小提琴,右手拿著弓的少女...        


         


一頭棕啡色的頭髮,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一個可愛的咬唇,牽引著我的心靈...        


         


遙雨彤,你在哪裡?我好想你......        


         


我取出手機,打開WhatsApp…        


         


聯絡人列表中,有一個女孩的頭像是一張她親吻著一個小男孩臉頰的照片        


         


看著她那天仙般的臉孔和可愛的神情,我鼓起勇氣傳給她一句訊息        


         


Hi…00:24        


         


結果只有兩個灰色的剔,而她最後上線時間是十一時,        


         


也許,她睡了吧……        


         


這晚在床上輾轉反側,直到凌晨才睡得著。        


         


這天早上一起來,就發現WhatsApp多了一個未讀訊息。        


         


Sorry啊,沉晚訓左,咁夜先add我架!」06:52        


         


我看著屏幕不禁笑出來,這感覺很甜。        


         


我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學校,回自己班房途中經過A班時,特意放慢腳步        


         


唉,她不在課室啊。        


         


放下書包後,我走向小賣部一走到近便看到門外的長椅        


         


在這裡,阿彤把那三文治分了大半給我        


         


在我一個人做清潔時她又進來幫我        


         


為什麼她總是那麼溫柔體貼?        


         


........        


         


「早餐姐,幾時食都得啦」我心想        


         


我轉身離開小賣部,走向西側花園。        


         


看到花園裡的境象時,我完全呆了        


         


動情時刻,感動萬分。        


         


站在花園中的雨彤,上身穿著管弦樂團的黑色的短西裝外衣,包著校裙,手拿著小提琴,正閉著雙眼,抬頭並深呼吸,感受著這片花園        


         


在這一刻,我的眼中只有她。        


         


我一步一步走向她,在她身旁停下,靜靜地站著        


         


「衰人,做咩成日泥睇我啊」阿彤溫柔的聲線簡直甜到入心        


         


「其實呢,點解女神日日起到曬太陽都唔會引人圍觀既?」        


         


「你而家好想我比一班人圍住咩?」阿彤仍是閉著雙眼        


         


「自從你泥左我地學校之後,好多阿琴既裙下之臣都變左圍住你        


         


阿彤轉過頭來,張開眼,把小提琴弓架在我頸上,裝作生氣地說: 「再話我女神既話,後果自負!」        


         


阿彤張開她那動人的眼睛時,我又看得呆了        


         


「啊,唔叫囉唔叫囉,死起你手下冇所謂啊,但係你再唔放低,比人見到以為我同你打情罵俏既話我一陣番到課室就冇命架啦」        


         


「口花花,冇句信得過」阿彤有氣無力地說,並把琴弓放下        


         


她繼續說:「你搵你既阿琴吧啦」        


         


說罷,阿彤便走回室內,把琴放回琴盒,再走到我身旁,說:        


         


「走啦,番課室啦」        


         


「嘻嘻,食左早餐未啊你」我笑說        


         


「其實未啊,因為空肚練琴先有feel架」        


         


「起,傻妹,咁去買野食先啦」        


         


「彤妃娘娘,重野就等我幫你拎啦」 我向阿彤示意讓她把小提琴盒給我        


         


「彤咩妃啊,無事獻殷勤,一定身有屎」阿彤輕輕一笑        


         


阿彤提起右手把東西給我,這時我才發現原來除了琴盒外,還有一本薄薄的,木紋封面的書        


         


這本是她學琴用的琴書,我打開第一頁,看到下面就寫著「student's name:遙雨彤」        


         


「遙雨彤,點解你可以有個咁靚既名?」我不禁在她面前讚嘆        


         


「哼,唔好以為講呢啲就可以氹番我!        


         


我是認真的,你的名字跟人一樣那麼漂亮        


         


再翻下去看到的就是一行行的音符奇怪,同樣是五線譜,但這跟我那天看到的阿琴的琴譜不同。        


         


「又有大於號又有破折號呢啲咩泥架?」 我看著譜上一堆語文標點符號十分不解        


         


「咩大於號啊,」 阿彤噗哧一笑,說:「得閒教你拉小提琴好冇?」        


         


「好啊好啊好似好好玩」        



說著說著,我們已走到小賣部。        


         


小賣部        


         


「呢個包好似好好食咁,呢個又睇落唔錯喎」新同學阿彤指著餐牌猶豫不決        


         


「是但啦,反正你要食喱啲野食兩年,到時你就食到咩都冇味架啦」        


         


阿彤嘟起嘴,說:「衰人!」        


         


她嘟嘴的這一下真的把我的心都溶化了這個表情實在太可愛,我的確有一瞬間感到好想擁有她        


         


「你食咩啊,今餐我請你食啦,當係報答你體育堂幫我!」阿彤說        


         


什麼?! 機會來了,我要把握,不至使自己後悔!        


         


「下,小賣部一餐喳?冇得出去食啊?」我無賴地争取更多        


         


阿彤聽到這句話後,臉上泛起一片片紅暈,嘟著嘴,皺著眉頭看著我        


         


這個嬌俏可愛的表情我實在是受不了啊,嗚啊        


         


「想乘乘機機拖我出去啊?衰人!」        


         


「咩姐,咁小賣部一餐真係冇咩特別啊嘛」        


         


「你都識講,有好多人追我,我要認真考慮下先啊!」        


         


她裝出電視廣告中的語氣,說:「等我同屋企人量商下先啦」        


         


平常拉小提琴的都是靜得來又十分古板木訥的宅女,像阿彤這樣性格可愛的小提琴女孩實在是少見...        


         


「佢地貪圖你既美色喳,唔好信佢地啊彤彤」 我也被她那可愛的說話方式感染了        


         


「啊!痛啊!」阿彤用盡力踩了我的腳一下        


         


「而家邊個批准你咁叫我架?!」阿彤說話不撓人,但嘴角卻上揚,臉帶紅暈        


         


她繼續說:「而且我又點知道你唔係貪圖美色果喳呢?」        



「你之前都識講我係好肯幫人既好人泥架啦...        


         


「唔知喎,睇下點啦」        


         


回到課室,我們又要繼續一天沉悶的課堂...        


         


八小時後...        


         


「聽日交唔到份report既一律留堂!」 英文老師兼班主任miss law在放學前一句霸氣收場        


         


Goodbye Miss Law...        


         


今天輪到我當值日生了        


         


另外幾位值日生隨便掃了兩行地後        


         


「阿正啊,我地要趕去自修室趕report啊,再遲冇位啦,靠哂你啦」        


         


「唉,我都要去學生會啊」        


         


「龍天正是最好的!」他們用國語說        


         


我也用國語回:「走啦,我不想搞大它」        


         


「傻仔,又要趕去學生會,我係咁以幫你掃兩下啦」 好兄弟林浩拿起掃把幫我一同清潔        


         


「唉,果班冇義氣既粉腸,真係」        


         


「得啦,拿拿聲掃完就去學生會搵你既桃花啦,喂係喎話時話你好似有個情敵好猛喎」 林浩的語氣突然變得奸詐起來        


         


「好猛料?」        


         


「係啊,同阿彤一樣讀A班,都係管弦樂隊既人,聽講係mix泥,生得英俊瀟灑,彈鋼琴又好向左走向右走勁」        


         


……隨他吧,不管那麼多了。        


         


「做完值日生又要去學生會,hi,份閱讀報告點q算,我又唔識做...」我心想        



但做完值日生的工作後我還是趕到學生會參加籌劃歌唱比賽的會議        


         


「好,所以今次校園歌唱比賽既安排大致就係咁,而家我地郁手將啲音響設備搬去禮堂後台」 在學生會主席的帶領下,一眾籌委終於完成了紙上談兵的部份        


         


會議結束後,阿彤立即離開了,像是趕著要練琴的樣子。        


         


「搬完野之後泥搵我一齊放學! 阿琴走到我身旁說        


         


拋下一句後她也跟著阿彤走向同一方向,急急忙忙地離開了。        


         


唉,為什麼美女都忙著練琴呢?        


         


接下來又是辛苦的搬搬抬抬,把音響搬到禮堂後台,足足花了我一個小時,我累得坐在地上...        


         


突然,一雙柔軟嫩滑的手遮蓋著我的雙眼...        


第一章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