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使我的人生不平凡        


         


課堂跟往常一樣無聊。 我也是如常在放學後買罐可樂, 到機舖玩一輪遊戲才回家。        


         


我從小就不喜歡讀書, 親戚師長常告訴我讀好書, 搵好工 但我覺得人生活在當下, 最重要的是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這只是我在油塘地鐵站外看著維多利亞港的夜景有感而發...        


         


我的生活在別人眼中並不正常, 我就是別人口中所謂的壞學生, 非仔, MK仔, 古惑仔。        


         


我有一群朋友, 我們平常流連於遊戲機舖和酒吧, 過著放蕩不羈的日子。        


         


這天正是我們開始放暑假的日子, 每年的暑期我都期望要改變, 但當然每年都沒有做到。        


         


我萬萬沒想到, 今年的暑假竟然改變了我的一生......        


         


我正走在回家的路上, 突然聽到旁邊的小巷裡傳出尖叫聲。        


         


我看見到兩個金髮男子正圍著一個穿著白色校裙, 手捧著書的妙齡少女, 其中一個把她的手按在牆上, 另一個則對她毛手毛腳。        


         


那少女只懂緊緊抱著手上的書, 不敢反抗。        


         


小妹妹, 咁夜唔番屋企起到做咩啊? 其中一個金髮男子正在挑逗那少女        


         


我看到此景狀, 忍無可忍, 走上前大喝 :做咩啊你地!        


         


他們三人都轉過頭來望著我, 我這才看到那妙齡少女的臉孔, 她就是我昨天在校門外遇到, 幫她撿書的女學生!        


         


做咩? 做咩又關你咩事啊? 其中一人回應        


         


這時, 女學生以無助的眼神看著我, 樣子十分可憐, 我情急之下, 一句衝口而出 :我女朋友關唔關我事啊?        


         


Hihi仔, 咁身痕, 阻勁住哂, 今日就起你條女面前打你一鑊金。        


         


說罷, 他們就衝向我並向我揮拳, 我從小打架就狠, 以一人之力抵擋兩人亦不是不可能。        


         


那女學生花容失色, 立刻跑開, 三人扭打在一起, 結果打得大家都一身是傷, 然後救護車和警察都也來了。        


         


原來剛剛那女學生跑開是為了報警。        


         


我迷迷糊糊地被送上救護車, 再醒來時看到周圍都是一片白,或許我進醫院了。        


         


「你醒啦?」那位女學生就坐在我的床邊        


         


看著她那清秀的面孔, 充滿羞澀之意的眼睛和櫻桃小嘴, 我的心跳加速。        


         


「係你啊...... 我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        


         


「真係多謝哂你啊, 好彩有你起到, 如果唔係我都唔知點算好... 那女孩睜大眼睛看著我        


         


「舉...舉手之勞姐」 我笑說        


         


「舉手之勞舉到同人打交入埋廠又真係第一次見喎」 這女孩突然說出這話, 使我不知如何回應        


         


小妹妹, 咁夜唔番屋企起到做果到做咩啊? 我引用那金髮男的對白        


         


這女孩立刻轉喜為怒, :「去死啦你」 並打了我的左臂一拳。        


         


「啊, 痛啊」        


         


喂, 痛啊痛啊, 你咁快就唔記得我為左你比人打到成身傷啊?        


         


啊, sorry 她靦腆地說        


         


不過見你隻手咁白滑, 比你打多身都抵啊        


         


妖, 去死啦你 她又打了我兩拳        


         


痛啊痛啊, 喂, 你都未答我點解你夜媽媽起果到出現既, 你唔係有屋企人車你咩。        


         


屋企人車我去學琴喳, 學完行番屋企就撞到果兩個mk        


         


咁我英雄救美完有咩獎勵        


         


狗雄就有你份啊, 下次唔洗你救囉        


         


咦, 你仲想有下次啊? 哇, 睇唔出原來你外表斯文, 內裡……        


         


妖, 食屎啦你 她又打了我兩拳, 好像完全忘卻了我剛才為救她而受傷        


         


你叫咩名啊?        


         


見你幫過我既份上先話你知喳,  我叫凌思琴。        


         


阿琴, 你隻手都傷左 我看著她手上的瘀傷        


         


果兩個mk仔好大力囉禁住我啊, 不過我啲傷比起你果啲算得咩喎        


         


唔緊要啦, 為左救你        


         


你做咩咁口花花架!        


         


唔花要把口來做咩?        


         


阿琴啊, 你冇事啊嘛 阿琴的父母突然衝了進來        


         


Hihi 我剛才那句話他們沒有聽到吧        


         


Hi Auntie Uncle 我有禮貌地說        


         


後生仔你真係我地恩人啊, 好彩有你幫阿琴喳……你叫咩名啊……你有冇事啊…… 下刪兩千字        


         


阿琴的母親說了半天後, 他們一家也離開了, 臨走前阿琴父親走過來        


         


小聲說一句 :對我個女口花花?        


         


我整個人立刻一震……        


         


凌家一行人走了後當然還有訪客        


         


先生, 我地而家懷疑你參與非法鬥毆…… 下刪五百字        


         


之後不用多說, 最後的結果就是我被判社會服務令二百小時        


         


不久以後, 我就被派到一所療養中心,美其名是服務社會, 實際是當苦工。        


         


唉, 想暑假充實啲,提升下自己,今獲就唔慌唔充實啦。 我苦怨        


         


我整天的工作都是些搬搬抬抬, 沒有半點樂趣可言, 日子就這樣過。        


         


終於到了最後一周。        


         


在臨完成今天的工作前, 我突然聽到一把哭聲, 這哭聲從我隔壁的房間傳出。        


         


小妹妹, 做咩事喊啊你? 我走進去就發現一個跟我差不多大的女孩背對著我        


         


那女孩不作聲答我, 我便走過去看她。        


         


看到她的正面時我差點被嚇了一跳...        


         


那女孩的面部有幾處傷口, 眼睛和嘴巴的周圍都貼了棉花和胶布, 一個花季少女被貼得樣子都看不清了, 看著實在叫人心痛。        


         


唔好喊啦, 你好快會好番架, 跟住開開心心咁番學。        


         


那少女轉過頭去不想讓我看見她的臉, 並繼續抽泣著。        


         


對於一個年輕女孩來說,美貌可是多麼的珍貴。        


         


但她卻遭到橫禍,失去了自己的花容...        


         


又會有誰想以這面目見人呢?...        


         


我馬上跑出去找職員要了一顆糖。        


         


請你食粒糖, 唔好喊啦。        


         


你當我細路女啊? 她嘟起嘴巴        


         


她的聲線與她被毀的臉容格格不入        


         


認識那麼多女孩的我,從來沒聽過一把如此甜美的聲線,甜美中帶著溫柔,溫柔中帶著嬌嗲,把我的心都要溶化了。        


         


眼前的這個少女沒有花容月貌, 但滿臉胶布棉花的她嘟起嘴來的情景卻是十分有趣。        


         


給我一種怦然心動的感覺……        


         


她接過那粒糖, 開來吃了後, 我便離開了, 因為看樣子她這時也不想跟人說話。        


         


翌日下午        


         


我經過走廊時聽到喧鬧的聲音        


         


冇人要你架樣樣衰衰, 哈哈        


         


我走進去, 看到那滿臉胶布棉花的女孩孤單地坐在角落, 旁邊幾個十三, 四歲的青年在取笑她。        


         


你地做咩啊? 我走進去喝停他們。        


         


你地點解要咁做? 每個人都會經歷低潮, 都會有自己孤獨痛苦既時候, 都希望會有人關心, 如果換轉意外係你地身上呢? 你地又會唔會笑得咁開心?        


         


看到這可憐的女孩, 我想起我過去也是個無人憐愛的少年, 因而越說越激動。        


         


那少女聽完我的一席話後, 便開始抽泣起來, 緩步離開……        


         


我看著她離開,一開始時不知如何反應,只懂得呆呆地看著她        


         


等等,她不會做什麼傻事吧?不行!        


         


我立即走出門外, 捉著她的手, 我碰到她的手的那一瞬間, 她整個人靜止了,呆了地站在原地        


         


她的手,這觸感好柔滑。那怦然心動的感覺又來了……        


         


過了兩秒後,她突然轉過身來緊緊抱著我不放, 痛哭起來!        


         


她抱著我的這質感, 在我的人生中從來沒有過......        


         


她柔軟的身軀跟我緊貼在一起時,那感覺好像我的全身都被軟化了,她全身的每一寸肌膚都在滋潤著我,那棕啡色的頭髮散發著一陣使人心曠神怡的幽香,一陣玫瑰花香。 被她抱著的感覺甜得簡直使我欲仙欲死。        


         


我就靜靜地抱著她, 她哭了兩分鐘後就鬆開我, 然後馬上跑開, 消失在我的視線中。        


         


而我完全呆了, 剛才那短短的兩分鐘,那過程,那髮香,那質感......        



那種感覺徹底震撼了我,使我在晚上也久久不能入睡……        


         


雖然聽起就像個變態,可惜我已經沒有理由或藉口去抱她,我真的好想再感受一次那觸感,那幽香。        


         


無論人類有什麼想法,時間還是不會停著不流,轉眼間就到了服務令的最後一天。        


         


完成服務令後就可以重獲自由快樂的暑假,這不是很值得高興的事嗎?        


         


但我心裡總是有種怪怪的感覺,明明將要重獲自由,卻有一種無法釋懷的郁悶感。        


         


也不知那女孩還有沒有受人欺凌……        


         


晚上七時        


         


終於,我完成了二百小時的工作,是時候離開了。別過工友後,我緩步離去        


         


有點不捨啊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身穿白衣裳的女孩急步向我走來,她的臉上貼滿了胶布和藥棉。        


         


送比你,唔好咁快開泥睇啊!順便,請你食粒糖 她遞給我一個白色信封和一粒二寶軟糖        


         


看到她,我的心跳立即加速,生硬地接過信封後的我不知如何反應。        


         


她眼角濕潤,呆呆地看著我,好像很捨不得,好像心中有千言萬語卻說不出口        


         


這是我第一次那麼近距離地看著她原來滿臉的胶布和藥棉也不減她那雙眼的獨特魅力, 水汪汪的紅眼睛深邃迷人,楚楚可憐得使我心神蕩漾,情迷意亂……        


         


傳說中,痴心的眼淚會傾城......        


         


怦然心動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叫我不能自己。        


         


幾時睇啊要?我打破冷場        


         


當緣份到既時候掛她咬著下唇說        


         


凝望著她那傾城的雙眼,再突然聽到她那甜到入心的聲線,我的心跳更一下急升到我不能負荷的水平。        


         


啊,好啊……byebye        


         


我把信放進外套的內袋裡,然後立即逃離這尷尬的場境。        


         


這太刺激了...再不走的話我這沒有心臟病的人也會心臟病發而死。        



我不敢回頭,只顧得一路走回家。        


         


「個女仔應該同我同年咁上下,仲生左對咁靚既眼,人地個個開心放暑假既時候佢居然咁後生就破相,實在可惜... 走在路上時我不禁慨嘆        


         


雖說我在那療養中心耗費了我暑假的一半,不過這段小插曲也算是告一段落了。在暑假餘下的日子裡,我也只是便簡單地吃,玩,睡。        


         


到開學前一天,我在街上閒逛時,一段悅耳的琴聲傳入我耳中...        


         


琴聲是從隔壁的琴行傳出來的,走到琴行前,隔著玻璃,我看到一個頭髮烏黑亮麗的女孩坐在一部全透明水晶製的鋼琴前彈奏著...        


         


這個女孩,好像似曾相識...        


         


她不就是之前被我所救的思琴?!        


         


由於這鋼琴是水晶製的,阿琴彈奏完後抬頭一望,就在琴身上看到我的鏡像,她先是呆了一呆,然後便面帶驚奇地走出來。        


         


「咦!你做咩起到既? 阿琴問        


         


「我問你做咩起到先真啊,我住馬鞍山既,梗係起到啦」        


         


「哈哈,我而家轉左起呢間琴行學琴啊,岩岩琴行番左部新琴,咪試彈下囉」        


         


「你食左中午未啊? 她續說        


         


「未啊...就係想出泥行下搵野食啊嘛」        


         


「嘿,你上次幫左我我都未多謝番你,賞唔賞面比我請你食餐中午啊先生?        


         


「好好好,我唔客氣架啦」        


         


我和阿琴也沒有特意走進什麼商場去找東西吃,反正就一頓中午飯,找附近的譚仔就算了,難道我會趁著富家女請客這良機,去高級西餐廳敲她一筆嗎?        


         


雖然這聽起來好像是個不錯的主意...        


         


唉,西餐廳就免了,頂多在譚仔點個自己平時捨不得叫的過橋米線就好了......        


         


天外之音:「人渣!        


         


我:「Hi你,過橋米線比普通果啲貴成廿蚊啊,平時點叫得落啊,既然今次有機會咁就梗係......        


         


走進譚仔後,我們在一個卡位對坐著...        


         


「做咩轉左泥喱到學琴既,唔怕好遠咩? 我問        


         


「點解要轉琴行?你話呢... 阿琴有氣無力地說        


         


的確,一個女孩經歷過這樣的事,難免有點心理陰影,別說每星期都要去學琴了,就算是偶爾經過也會心有餘悸吧...        


         


「你好中意彈琴架?        


         


OK啦,雖然一開始係阿媽逼我去學,不過而家大個左都還可以接受到啦」        


         


「咁西利,幾時彈比我聽先」        


         


「有機會既!總會有果一日...        


         


「做咩問親時間就個個都神神化化,療養院個女仔係咁,阿琴又係咁... 我心想        


         


「好囉,係喎,你Form幾架,之前冇見過你既? 我問        


         


「可能起學校忙姐,我聽日咪F5囉」        


         


「咦,我都係喎,原來我地同Form架」        


         


太好了,與阿琴這美女同級,嘿嘿,我沉悶的中學生涯總算有點起色了。        


         


吃過午餐後,雖然現在是光天白日,但始終,作為男生的我還是要循例象徵式地送阿琴到地鐵站吧......        


         


「咁聽日見啦,拜拜」 阿琴入閘前向我說        


         


「嗯,聽日見...        


         


翌日        


         


雖然我不是個資優生,但這新學年的第一天,我還是難免有點小興奮。        


         


走進精英班五E班的課室,位置都已經被人佔了,只剩下最後一排,林浩隔壁的一個角位,別無他選。        


         


「咁q遲番架你,有囡囡都識唔到啦」林浩對剛坐下的我說        


         


「有靚女咩,你又唔坐埋去?」我開始環視班房,搜尋美女的踪影        


         


Hi,咪又係上年果啲pork chop,靚果啲又已經比人食左」        


         


「哼哼…… 我突然想起我在暑假時的桃花運,能跟兩位女性有那麼親密的接觸,不禁一笑        


         


「哇,做咩啊你,笑到嘴角含春咁既?你咁重口味?」        


         


Hihihi啦你」        


         


「阿正啊,你暑假做個服務令姐,又唔係咩大事,重新泥過咪係囉,定係你受過咩精神刺激先搞成咁架?」        


         


「妖,死開啦on勁仔,沉日中午啊……」我把昨天遇到阿琴的事告訴林浩        


         


「哇hi,咁正?凌思琴上年已經係女神,你英雄救美已經加哂印象分啦,而家仲唔得米?」        


         


「車,我又唔中意佢,普通朋友姐」        


         


「阿琴都睇唔上眼?哦,原來你都收到風,知道今年A班新泥左個女神。起!你又係眼角高果喳泥既」        


         


A班泥左個女神?我唔知喎,好靚架?」        


         


「聽人講話簡直係全班唔係,係全校最靚,阿琴都要行埋一邊!」        


         


阿琴已經不失為一個面目清秀的成熟型美女,身邊常有不少的追求者,現在竟然有個女孩比她還要吸引?!        


         


我這樣正人君子,不與厹為伍...趁小息立即狗衝到A班偷窺,這樣的行為實在有失我斯文。        


         


還是等放學經過時看一眼就算了……        


         


午休時,吃過午飯後,我懷著輕快的心情,感受著這校園的一草一木        


         


我們的學校色調以白色為主,給人十分純潔和寧靜的感覺。        


         


突然,我發現今年校園有點不同        


         


校園西側的角落種了一片向日葵,面積沒有很大,但看上去也算是個不錯的小花園,而小花園裡面就是學校管弦樂隊的練習室。        


         


我站在小花園前感受著這幽靜,音樂與花香,真叫人陶醉啊        


         


天外之音:還有美人        


         


正當我在這片向日葵前陶醉時,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拿著一部小提琴從練習室中走出來,她看到我後呆呆地望著我        


         


而我,不止更驚呆地望著她,我更是完全傻了……        


         


站在花園中的這個女孩大約高一米六,由於她正整個人站在我前方,那窈窕曼妙的身材被我一覽無遺,纖柔的細腰,白滑的美腿,即使穿了校裙仍是引人犯罪。        


         


她一頭棕啡色的長髮被紮成馬尾,額前留有斜劉海。那水靈靈的雙瞳散發出醉人魅力,還有兩片帶著羞澀的櫻桃小嘴,白裡透紅的肌膚,深邃的五官,這張臉要教多少人神魂癲倒!        


         


筆墨難以形容她的美,這女孩        


         


這女孩簡直可謂傾國傾城!        


         


被這絕色美女看著,我的思維,呼吸和心跳都被她打亂了,我完全不知所措        


         


她看著我幾秒,然後咬著下唇,嫣然一笑便離開了。        


         


我本來就已經呆若木雞,她這一咬唇,更把我的靈魂都勾出來了!        


         


「我成世人從來未過見一個咁靚既女仔,根本我之前識既所有女仔都冇個有佢一半 我呆呆地默念        


         


在她離去後,我呆了好久才成功把自己那三魂不見七魄的身軀拖回課室……        


         


下午        


         


「喂,我見到A班女神盧山真面目啦!我都明點解你要佢唔要阿琴啦」林浩十分興奮地說        


         


等等,我再想起她的花容月貌莫非那小提琴女孩就是所謂的A班女神?        


         


「係咪米六高咁上下,啡啡地頭髮架?」        


         


「係啊,hi,咁既質素,比一次機會我既話要我短廿年命都制啊!」        


         


「成班狗公,見到人地彤彤生得靚就狗衝埋去,真係世風日下」 我們旁邊一個相貌平平的女同學阿詠搭話        


         


「嗚哇,彤彤,女神就係女神,名都甜過人既,」林浩對阿詠說:「等陣,你識佢啊,你知佢叫咩名?」        


         


「你班狗公,睬你地都傻」        


         


「阿詠,一場同學,講泥聽下啦」我也跟林浩站在同一陣線        


         


「阿彤今年先轉泥我地學校,咁佢加入左我地管弦樂隊,做小提琴手,所以我咪識佢囉」        


         


More more,佢今年幾歲啊?全名叫咩啊,三圍幾多,拍過幾次拖?」林浩就像個癮君子        


         


「食屎啦金魚佬,我都係識左佢一日喳,就算知都唔會透露比你知,我要保護我呢位天真既朋友遠離咸豬手」        


         


「洗q咩,可能佢係個淫娃,外表斯文,內裡周身痕呢……」林浩小聲說        


         


這天的課堂終於全部完結,我也執拾好書包,準備好跟朋友們去機舖打遊戲,就在這時,眾人突然喧嘩起來...        


         


「龍天正!沉日又話聽日見?我唔泥穩你既話你都唔會諗住要見我架啦! 阿琴出現在我的面前        


         


嗚啊,阿琴作為女神竟然紓尊降貴走來5E班找我,你是想要我的男同學都死於羡慕妒怨恨嗎?        


         


「啊...hehe,功課多,一時唔記得左啊嘛...        


         


「藉口多多!你會讀書咩?一個E班既學生講呢句話出泥好冇說服力囉!        


         


阿琴說話居然這麼不留情面,嗚哇...        


         


「搵我咩事啊?        


         


「走啦,跟我泥啦」        


         


就這樣,我連發生什麼都不知道就跟著阿琴離開了課室,不過...        


         


看到眾人充滿嫉妒的目光,還真有點小興奮,嘿嘿...        


         


「學生會活動籌劃組? 我看著阿琴把我帶到的地方        


         


「我係籌委之一,你平時又冇咩做,充實下人生,順便幫下我手啦」        


         


「咁我要做咩啊?我唔識搞活動架啵」        


         


「黃Sir,就係佢啦,佢今年想加入做工作人員」        


         


工作人員?......        


         


結果,從今天開始,我就開始從事雜務的工作。        


         


「阿正,呢到暫時交比你先,我地去一去廁所! 兩位工友把清潔工作拋下給我        


         


正當我這一人苦悶時,一個穿著白色校裙的女孩走進來,拿起一把掃把走到我身旁...        


         


這是我第一次這麼近看這個女孩,在棕色的馬尾襯托下,她紅潤的臉顯得更為迷人。我的目光停留在她胸前的水晶小提琴吊墜上...        


         


那女孩看到我凝望著她的胸部,一下子變便得面紅耳赤...        


         


看到她臉紅,我內心如小鹿亂撞般,更是不知如何反應...        


         


「望夠未啊,衰人... 她咬著唇說        


         


在她開口前,我還勉強受得住自己加快的心跳,但她一開口,我的心跳立即上升到自己不能負荷...        


         


她這聲線就像是被蜜糖浸過一樣,甜美嬌嗲,教人全身酥麻。        


         


「唔係啊,你誤會啦,個小提琴好靚喳嘛... 我生硬地說        


         


「咸濕仔」 她嫣然一笑,然後便拿起掃把開始幫我一起打掃        


         


A班女……啊,同學,你都係工作人員架?」我生吞回大家平時對她的稱呼        


         


「哈哈,我係籌委泥架,岩岩經過見到有人比朋友拋棄,一支公做清潔咁慘,咪入泥幫下佢囉」        


         


起初我還以為女神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絕對不做雜務的,想不到她竟然會幫忙做清潔,這使我對她多了一份好感。        


         


「係呢,你好中意小提琴架?」        


         


「係啊,小提琴真係好獨特好浪漫,冇野可以取代到!」她說起音樂時十分興奮        


         


「我呢啲粗人,就唔係好了解你地呢啲由細就個個星期去琴行學琴既淑女啦,我剩係識起公園玩架喳」        


         


「哈哈,冇囉,其實我都係由form1先開始學架喳」        


         


Wtf!學左四年就咁勁,仲入埋管弦樂隊?」        


         


「我好廢架喳,不過        


         


她認真地說: 「點解要搵藉口比自己喎,如果遲過人起步既,咁比人地更加努力就係啦」        


         


「哦,姐係人地劏雞劏二粒鐘既你就劏夠四粒鐘,六粒鐘啊下」 我笑說        


         


「咩啊,衰人,而家我拉得好難聽咩?」阿彤被我逗得發笑        


         


「哇,前排啊,我去個咩咩醫生到睇耳科,我話『我平時起學校要聽阿彤拉小提琴啊』 佢就話『唉,咁慘啊?打個八折比你啦』 咁樣喎」        


         


「妖,去死啦你……」她笑得更開心,並用掃把打了我一下,但兩秒後        


         


她呆了一下:「喂!等陣,你點知我個名架?」        


         


糟了,剛剛一時口快,把她的名字說出來了。        


         


阿彤半嘟起嘴,生氣地望著我,這表情可愛到極點!        


         


可惜,現在不是欣賞的時候……        


         


「啊,你全級女神咁出名,梗係聽過下你個名啦」我生硬地回應        


         


「咩女神喎其實你地啲男仔揀女仔真係一定要睇樣架?」阿彤咬著唇,羞澀地說        


         


我不知如何回應,一時說不出話來……        


         


就在這時,那兩位拋棄我工友回來了,他們一見到拿著掃把站在我身旁的阿彤,馬上目瞪口呆        


         


「啊,靚女,呢啲粗重野比我地做得啦……」下刪五百字厹話        


         


「我樂隊要練習我走先啦」阿彤尷尬地轉身離開        


         


看著她倩倩的背影,我立即心亂如麻,好像好捨不得她走        


         


「阿彤!」我叫停她,並走前兩步        


         


「嗯?」她轉過身來        


         


就在我叫停她的這一下,她這曼妙的轉身看得我都痴了……        


         


她嘴角微微上揚,更令我不知要說什麼        


         


「你有冇WhatsApp啊?」我一邊說一邊拿出手機        


         


阿彤一臉愧疚地說:「下,冇啊……        


         


「啊,咁啊」等等,她竟然沒有WhatsApp?這下我更不知所措了        


         


「傻佬! 阿彤噗哧一笑,然後取過我手上的電話,輸入了八位數字        



「哈哈,真係要走啦」 她說        


         


說罷,阿彤便笑著離開。        


         


 ............        


         


「哇!阿正啊,你做過啲咩泥啊?點解女神會對你笑架?        


         


「唔得啊,我好葡萄啊!教我兩招啦阿正」        


         


「唔好咁厹啦... 我敷衍著他們

       


但我越想就越覺得奇怪...        


         


以阿彤沉魚落雁的臉容和誘使人想入非非的倩影,追求者絕對是大有人在...        


         


我雖也算是玉樹林風,但自問不是帥哥中的帥哥,亦沒有萬貫家財...        


         


但為什麼她只對我開口,只對我笑呢?        


         


這真是個一個謎啊...        


         


完成了清潔任務後,時間也差不多到六點了,我也執拾好書包準備回家。        


         


經過校園西側時,我的雙腿十分誠實地走向了那片幽靜的花園...        


         


管弦樂室的大門打開了,樂隊的成員都在各自收拾東西離開...        


         


而阿琴則是坐在一部三角琴前,手指極為靈活地在琴鍵上飛舞著,彈奏出難度甚高的蕭邦著名練習曲「黑鍵 Black keys」。        


         


我慢慢走向她,眼前的這個女孩實在是技驚四座,看看她手指的位移,再看看譜架上那兩行兩行並排的密密麻麻的音符,我只能目瞪口呆...        


         


「屈機... 我默念        


         


「噔」 最後一下,阿琴好像差不多用齊所有手指重重地按下,帶出激昂的氣勢來結尾。        


         


「你係咪睇到眼到跌埋出泥啦? 阿琴說        


         


「犀利,真係好Q... 搞不清現實和夢境的我看到這琴技,除了讚嘆都不知如何了        


         


「走囉一齊?        


         


我環視四周,見到不少同學都在離開,但就是不見她......        


         


「哦,好啊,」 我說:「係喎,拉小提琴果個女仔呢?        


         


「走左啦,行啦! 阿琴有氣無力地說        


         


「點解而家啲男仔都係咁,見到靚女就狗衝埋去? 走在路上時阿琴說        


         


「你都唔差啊,有兩個MK仔狗衝埋你到啊,哦,你want more?        


         


風趣幽默的挑逗換來的就是一輪毒打...        


         


「衰男人,罰你幫我拎書包」阿琴把她的書包遞給我        


         


「而家拉小提琴個女仔好靚咩?」雖然阿琴也是個女神,但她好像十分嫉妒        


         


Ok……」一想起阿彤那國色天姿,我的魂又飛了出去        


         


阿琴突然望著我,說:「咁你覺得,佢靚啲定我靚啲?」        


         


阿琴毫不給我喘息的空間,我被逼看著阿琴清秀的面孔,她的五官也十分標緻,果然不愧為級中女神之一        


         


不過學校早已有傳 「新入果個A班女神,連阿琴都要行埋一邊!」。        


         


而且說實話,在我眼中,的確是阿彤更可愛迷人,更使我心動        


         


「差唔多啦我覺得」 直接跟阿琴說阿彤沒她漂亮的話也太假了!還是含蓄帶過吧        


         


「而家啲男人真係好膚淺,睇女仔剩係識睇樣」        


         


「咪就係囉,要睇埋身材架嘛!你就高過拉小提琴果個女仔啦!        


         


「啊!痛啊痛啊!」        


         


乘著駛往馬鞍山的列車,我跟阿琴都只是圍繞著大家的日常生活而談        


         


「你平常都係搭地鐵番屋企架?住邊頭啊你」阿琴問        


         


「咪住馬鞍山囉,沉日你起琴行撞到我果陣咪講過囉,咁快唔記得啦?」        


         


「邊記得姐,本小姐記性不嬲麻麻」        


         


「咁你又住邊頭啊?唔係你娘親揸車接你架咩?」        


         


「清水灣囉,佢之前咁岩得閒車我去學琴喳」 阿琴雖說得毫不在意        


         


但是……        


         


在阿琴說出「清水灣」三個字時,我好像看到一道高牆竪立在我和她之間,把草根和貴族分開。        


         


「哇Hi,有錢就係任性……        


         


「咩姐,喂啊,平時起屋企冇人陪我督波好悶啊,得閒上泥陪我玩下啦」        


         


富家女就是不同,在家中居然靠玩桌球來消遣,平民實在無法想像。        


         


等等,球局只是個藉口吧,她主動約我去她家,莫非,淑女也想變壞?看著阿琴的一雙長腿,我不禁想入非非...        


         


「下,我唔識玩架啵        


         


「一回生兩回熟啦呢啲!」        


         


答應了阿琴莫名其妙的要求,再送阿琴到小巴站後,我便步行回家。        


         


「明明起學校後面直接搭小巴番西貢咪仲方便,又會特登陪我逼地鐵都有既,奇奇怪怪 我心想        


         


除非……        


         


算了吧,她這清水灣千金小姐又怎麼會看得上我這馬鞍山邨屋窮小子呢?        


         


走著走著便回到了西沙路花園,但感覺好像怪怪的        


         


認真一看才發現,原來這花園跟學校西側的小花園有點相似...        


         


望著這片花園,一個身穿白校裙,手拿著小提琴的曼妙身影浮現在我腦海中……        


         


啊,對了,我的手機!        


         


我拿出手機,把屏幕上阿彤輸入的八位數字加入通信錄中。        


         


她的WhatsApp頭像是一張她親吻著一個兩三歲小男孩臉頰的照片。        


         


阿彤的吻啊……這男孩長大後會拿著這照片,為此驕傲一生吧。        


         


雖說這新一學年的第一天,就發生了很多莫名其妙的事,但換個角度看,我原本枯燥無味的人生泛起了漣漪。        


         


今年我要認真做人,好好改變自己!        

 

序幕


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