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個子不高,胖乎乎的,走在Kobe的團隊中,她會被誤認為是Kobe的一箇中年粉絲,想要靠近偶像。但她的真實身份是Kobe的御用理療師,她就像是Kobe的守護神,自從2000年與Kobe結緣,Kobe對其信任有加,無論是代表美國隊征戰國際比賽,還是在夏天滿世界飛行參加商業活動,都會看到她的身影。


有人戲稱,也許她在過去10年待在Kobe身邊的時間,不比Kobe妻子Vanessa少。她為Kobe的籃球生涯默默地做出巨大貢獻,她叫Judy Seto。她還有一箇中文名字叫司徒敏儀,她是一位華裔,還是一位醫學女博士。NBA官網曾經形容她是湖人的祕密武器。

她是華裔醫學女博士

Judy Seto長相可愛,在外界看來,她所做的工作不過是給球員按摩放鬆,但事情絕不是這麼簡單,她是最優秀的理療師之一,精於運動傷病,在運動醫療領域服務20多年。很多人將Judy Seto誤認為日裔或者韓裔,但她其實是華裔。

Seto的中文名字叫司徒敏儀,他的父親司徒一鳴是一位洛杉磯華人圈子裡小有名氣的商界人士,是羅省中華會館的顧問。

Seto早年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攻讀人體物理學和運動心理學,後來她又到了史丹福大學取得物理治療碩士學位,進而在坦普爾大學獲得物理治療博士學位。Seto還取得了運動臨床醫學執照,外科整形醫學執照和力量健身醫學執照。毫無疑問,她是運動醫學方面的高材生。即使到了現在,Seto依然在繼續研究學習。「這不會讓你變得更聰明,但儘量擴展你的知識庫總是有用的。」Seto表示。


Seto下定決心做一位理療師是在UCLA上大一時期。她的一位朋友的父親中風住院,Seto去了醫院探望。在探望過程中,Seto看到了理療師如何對病人進行治療。Seto比較感興趣,向那位理療師諮詢了許多事情。此後,Seto對做一名理療師越來越着迷。她去了洛杉磯一家叫丹尼爾-弗里曼的醫院做義工,在那裡她學到了各種各樣的物理療法,然後一發不可收拾,先後去了史丹福大學和坦普爾大學深造。

上世紀90年代,Seto就已經開始為湖人工作。那時候,還是Jerry West當球隊總經理。Seto記憶非常深刻的一件事是,West有一次詢問Seto,如果以10分制來評價,Seto會給自己的理療能力打多少分。「我知道自己肯定要比平均分高,但是我不想顯得太過驕傲自滿,我想要表現自己還有很多東西要學的樣子,所以我回答『6分』,我試圖表現謙遜的一面,然後他來了一句『那麼我還見你幹嘛呢』。」Seto回憶說。

幸好,看人很準的Jerry West並不會因為一個問題而判斷一個人的實力,經過一番考察,他還是非常認可Seto的實力的,讓其成為湖人的首席理療師,在湖人醫療組頭號人物、湖人首席訓練師Gary Vitti手下工作。Vitti可是NBA資格最老的醫療人員之一,早在1984年就開始為湖人隊服務。Vitti秉承著活到老學到老的態度,他最初在NBA當隊醫時,可沒有現在這麼先進的醫療器械,也沒有這麼科學的治療方法。他與時俱進,在湖人一做就是30多年,計劃在這個賽季結束後退休。Vitti對Seto的評價非常高,他曾經表示:「Judy是物理治療領域最出色的人選,她非常有才華,我們的球員也非常信任她,他們期待着每天都跟她在一起。」

Kobe到哪打球都帶着她

Seto和Kobe結緣是在2000年左右。「他扭傷了自己的腳踝,你懂的,如果他不信任你,他就不會使用你。」Seto表示。Kobe做事比較謹慎,也許是看到Seto給身邊的隊友進行物理治療效果不錯,所以那一次她請了Seto為他治療腳踝傷勢。

「第一次的效果很重要,如果沒有什麼起色,那麼就不會得到他的信任。」Seto表示。很顯然,Seto給Kobe的治療效果是成功的,因為後來Seto成了Kobe的御用理療師,當然也是最得Kobe信任的人之一。到了職業生涯後期,Kobe身上的傷病增多,他變得越來越離不開Seto。2008年和2012年,Kobe代表美國男籃征戰奧運會都帶着Seto。


Kobe在夏天有大量的商業活動,亞洲、歐洲、美洲多個國家輾轉,Kobe也會帶着Seto。因為在進行商業活動期間,Kobe也會抽空進行訓練。滿世界飛行,Seto遊覽了世界各地的美景,當然她可不是專門的遊客,她要護理Kobe的身體,也要花時間為Kobe尋找合適的健身房、籃球訓練館,然後帶着Kobe去健身、訓練。

Seto有一次跟隨Kobe到中國,還鬧出了一個小風波,因為當地的安保人員,看着Seto是中國人面孔,而且長相可愛,和Kobe團隊的其他人員不協調,認為此人是混入的中年女粉絲,將Seto拉到了一邊。「他們的安保人員誤把我當成了當地的球迷,以致於我不得不出示證件,他們才相信我是Kobe團隊當中的一員。我們團隊大約有八個人,為了不讓我走失在人群中,他們讓我走在了團隊的中間。」Seto回憶說。

Seto的理療對於Kobe有多大的作用?Kobe曾經這樣表示:「無比巨大,真的非常巨大。」眾所周知,Kobe是一位非常堅韌的球員,帶傷作戰是家常便飯。比如在2012-13賽季,Kobe阿基里斯腱嚴重受傷,但是Kobe執行完兩次罰球之後才走下球場。「他是我所見過的最能夠忍受疼痛的球員,他總是把精力放在球場上,當然,他也會感覺到疼痛,但是能夠將疼痛排除在外。」Seto這樣表示。還有一次,Kobe的手指脫臼,掰回去之後,他又上場打球。「我記不清是和騎士還是熱火交手,不過是在第一節比賽,我們叫了一個暫停,在進行簡單包紮之後,他又重新投入比賽了。」每一次帶傷作戰的後果就是比賽結束後身體更加疼痛,這時候Seto的理療會幫助Kobe緩解疼痛,讓他在下一場比賽又滿血復活。可以說,Kobe在職業生涯後期保持不錯的狀態,Seto有一定的功勞。


醫生通常將疼痛等級劃分成1到10的等級,但這在Kobe身上不適用。Kobe曾經這樣對Seto說:「不要問我有多疼,你只需要找到問題,讓我知道自己能做什麼,或者不能做什麼,如果有問題,那麼就請治療吧。」Seto很欽佩Kobe的球技以及堅韌的精神,而Kobe則很信任Seto的理療能力。「你必須贏得他的信任,我的意思是他從不輕易信任任何一人,所以我很自豪,我們能在一起工作,彼此信任。」Seto表示。

一視同仁深得湖人將士信任

事實上,Seto在前幾年曾經遭到勇士隊的挖角,勇士隊很欣賞Seto的能力,開出了雙倍的薪水,試圖將Seto挖到勇士擔任首席理療師。不過,湖人高層在知曉後,立馬給Seto加薪,然後經過一番勸說,將Seto留在了湖人。

不僅僅Kobe越來越離不開Judy Seto,湖人其他將士也很依賴Seto。Seto和每一位湖人球員都相處愉快。2008年北京奧運會期間,Seto跟着Kobe去中國。值得一提的是,Gasol見到Seto之後,倍感親切,怪責Kobe沒告訴他,Seto也來了。Kobe笑着說:「你可是為西班牙隊打球的,我可不能告訴你。」言外之意是,Kobe帶有Seto就像是個祕密武器,可不能讓Gasol提前知曉,免得Gasol也會來找Seto進行物理治療。


不過,只要不是在國際賽場,Seto在治療湖人球員時,可是一視同仁的。「我們不能強調誰的身體更為值錢,我不會去劃分誰在球隊賺最多的錢,誰是賺錢最少的,我必須對每一名球員都一視同仁。」Seto說。身為湖人的首席理療師,雖然她被球隊分派的任務是重點護理Kobe的身體,但她也會給湖人其他球員的身體進行護理。無論面前的是誰,她都一樣的認真細緻,即使她治療的哪怕是過幾天就要離隊的短工合約球員,Seto也是盡心盡力。「在我的面前,他們都只有一個身份,那就是運動員,」Seto說。

做一名理療師,有時候也面臨了挑戰,比如在關鍵的比賽中,球員身體不舒服,但是又不能讓其休戰,這時候Seto就要使出渾身解數緩解球員的身體疼痛,讓其上場比賽。「我記得最有挑戰性的一場比賽是與金塊的季後賽,阿里扎的背部受傷了,但是我們不能缺少他,我只有半場休息的時間幫助他恢復。」Seto表示。在Seto的幫助下,阿里紮下半場保持了神勇表現,幫助湖人獲得勝利。

Seto已經為Kobe服務16年,而Kobe將在這個賽季結束後退休。但Seto不會離開湖人,她還會繼續待在這支球隊,默默守護每一位紫金軍團戰士。尤其在球隊醫療組頭頭Gary Vitti計劃在這個賽季結束後退休的情況下,Judy Seto在湖人醫療組的責任變得更加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