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服從,它的頭經常被搶行的車輛撞擊,爪子也幾次被車輛碾壓,而它卻不喊不叫;

因為服從,即使頭部被座位下的螺絲或其它金屬物戳傷了頭,它仍然一動不動,直到被好心人發現;

它,就是導盲犬...

今天鏟屎官要講的故事,和導盲犬有關。它叫Eco,是一隻受過系統訓練並畢業上崗的導盲犬。我愛它,因為我想替它傾訴,傾訴它的遭遇,只因為它是導盲犬。


因為主人所在的地方近幾年開始修建地鐵,馬路開挖較多,交通狀況變得越來越複雜,步行上班非常危險。為了主人的安全Eco的頭部經常被搶行的車輛撞擊,只有被別人發現走路一瘸 一拐時,主人才知道Eco受傷了。



有一次,在公交車上Eco遭司機破口大罵,很多乘客也冷嘲熱諷。Eco察覺到了他們的「不歡迎」,顯得十分委屈。



一天,Eco隨主人乘坐公交車時,由於路上坑窪不平,車輛顛簸得很厲害,臥在座椅下的Eco頭皮被座位下的螺絲或其它金屬物戳傷,頭皮被刮出了小洞,即使這樣,它還是一動不動,直到一個月後才好。



還有一次過馬路,Eco為了主人的安全頭部被來往的車輛撞擊,爪子也幾次被車輛碾壓。但Eco「忍氣吞聲」不喊不叫,只有被別人發現它受傷時,她的主人才知道Eco受傷了。


自從去年年底受傷之後,Eco現在一見公交車就害怕,要麼衝著公交車嚎叫,要麼嚇得拉肚子。


看了Eco所受的委屈,網友們都很關心它:


導盲犬受傷仍堅持工作的情況其實並不是個例,這是導盲犬共有的優點(或者是缺點)。早在兩年前,這樣的情況同樣發生在日本。

這隻導盲犬叫做「奧斯卡」,9年前,由日本導盲犬協會贈送給一位罹患「網膜色素變性症」而失明的男子,一人一狗從此開始了相依為命的生活。


2014年7月,「奧斯卡」在引導主人前往工作地點途中時被人刺傷,但「奧斯卡」為了不影響到主人正常行走,竟然忍痛不發聲,帶主人走完全程。


到達工作地點後,同事才發現奧斯卡受了傷:其腰部附近兩三處被尖銳物體刺破。「狗要是受傷出血了也會痛啊。奧斯卡並不是一件物品,而是我的眼睛。希望可以對犯人處以嚴厲的懲罰。」對主人來說,該事件所帶來的衝擊至今還未能消散。


導盲犬為了人類付出了很多,請大家在公眾場合遇到它們時能多一些寬容。

可能你怕狗,所以看到導盲犬你也會害怕,那是因為你不了解導盲犬。其實導盲犬並沒有那麼容易上崗的:

要成為一隻合格的導盲犬,首先它的父母必須溫順,其次它的先輩也必須沒有傷人記錄。不僅如此,它還必須具有良好的天性:穩定、溫和、不撲人、不大聲喊叫,還要經過各種服從、守序以及關鍵時刻隨機應變的訓練,才能成為正式上崗的導盲犬。

這樣訓練出來的導盲犬,是絕對不會對路人產生危害的。甚至就算是自己受傷它們也不會傷害你。所以,請放心和導盲犬一起同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