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子珊: 離巢以後的休閒生活


最近約滿無線向外闖的徐子珊,聲言對視後獎沒有追求,又自言感情生活仍然空白,並大爆相親失敗的經過。

鄭:鄭紹康 徐:徐子珊 鄭:近況如何? 徐: 最近launch 了我第一個自己設計的珠寶系列,從來沒有想過會設計珠寶,因為我不是讀art,暑假拿了個課程是好intense,每天九點半至四點半上學,放學後還要做幾個鐘頭功課。其實好exciting,我自己好喜歡當學生的生活,每日上學好開心,因為學到新的東西,逼自己做功課原來真的做到。 鄭:你的設計概念是怎樣?

徐: 有段故事,幾年前我有個朋友好喜歡philosophy(哲學),他送了本書給我,裏面有個德國哲學家講的理論Rabbit-Duck Illusion(鴨兔交替影像),你看這一面是鴨,轉另一面,是兔子,意思是每一件事看的時候換一個角度就很不一樣。有時我遇到一些事情會鑽牛角尖、想事情好偏激,但原來換一個角度來看,可以好positive,反而對往後有益都不足為奇,這個theory 對我好有啟發性,所以希望透過這個design 啟發身邊人同提醒自己。

鄭:上學那時其他同學怎樣對你?

徐: 他們很好,十個同學全部都是女生,年紀差不多,有些已經在做珠寶這行,其實他們會清楚過我好多,他們好多idea 分享到給我聽,現在都有keep in touch。


拍笑片拍到哭

鄭:想不想念在TVB的日子?

徐: 我想念演戲跟一些同事,因為真的相處了好長時間,有keep 住聯絡。

鄭:約滿無線,未來會回無線還是簽其他公司?

徐: 我又不需要很急,我現在好enjoy 好free 那種感覺,自由真是無價嘛,真的好free 可以找回自己,我覺得好重要。過去一段時間不斷工作、不斷演戲,好像lost 了自己,因為整天演角色,那不是我自己,究竟真正的我是怎樣,我需要時間找回自己,做一些忠於自己的事情。決定簽一間新的公司之前,這是很好的timing 給我發掘自己還有什麼可能性。

鄭:入行十一年,你覺得發展得怎樣?

徐: 很幸運,首先我參選港姐不是想着要入行,也沒有想過自己會可以演戲或者做其他事情,我覺得生命是需要好玩,show business 給到我這種生活。

鄭:我好喜歡看你同黃子華那套《My盛Lady》!

徐: 子華是一個很好的前輩加buddy,我剛開始跟他演戲都很害怕,畢竟他是神級,怕跟不上他的節奏 ,因為我好緊張,一套笑片我拍到哭,經常覺得自己做得不好,但他非常照顧我,一路協助我。


唱歌不自在

鄭:唱歌和拍電影你都拿了新人獎,但兩方面你都沒有再去發展。

徐: 不能那樣說,電影我是有繼續拍,由新人獎被人說有potential,到你再給人recognize 的這條路好長,我一路在發展,唱歌我一路有唱主題曲跟登台,都是一個training,唱歌方面我其實覺得自己沒有talent,不好虐待聽眾,唱歌我覺得是工具,拍電影會叫我唱,都會用得着,都是做show 的一個好的media,好像我剛剛都完成了一個演唱會(《我的女神演唱會》),keep 住有這方面的工作,但是不是最comfortable,絕對不是!

鄭:你做這個演唱會壓力大不大? 徐: 好大壓力,我簡直不敢叫朋友來看,朋友說來看,我說不好啦!我其實好怕,因為concert 和登台不同,賣票嘛!當然我好盡力去做,用了好多時間準備,練兩、三首歌練一個月,因為我要好concentrate,我為個那場演唱會推了一部電影邀約,因為我真的handle不到兩樣工作,免得兩邊都做得不好。 鄭: 網民說你"不死珊"怎麼炸不死,有沒有覺得無線劇有些劇情不合邏輯?

徐: 我覺得有noise 而已!我覺得沒有所謂,現在所有地方的劇,劇情都是劇情,不是真實的東西,當然會跟我們真實的生活有不同,他們講就代表他們有看,起碼他們有留意到我!


情緒化怕衝擊

鄭:網民又說胡定欣二線都拿到視後,你又怎麼看?

徐:為什麼要那樣講呢?我心目中覺得那套劇Nancy 做得很好。

鄭:沒有在無線拿到視後,會不會覺得遺憾?

徐: 不會,為什麼一定要有呢?獎項我覺得沒有什麼所謂,如果我要我就會留下來了!我覺得這個世界沒有什麼東西一定要有的,不需要追求一樣東西,然後又追求另一樣,無窮無盡的追求是不是生命最重要的東西,對於我來講不是!我不是一個那麼有野心和planning 的人,其實我是看着辦那種人,我做得到就試着做,even 選港姐,不是我自己說要選,演戲不是我說要演,我舉手說想做主持,但他們(公司)叫我演戲,拍電影、唱歌都不是我說要,別人覺得我可以試試,我會說「不是吧?」別人說試試吧,你可以!我才會說:「好啦,我試試看!」形成這個習慣,我相信別人或者上天給我的機會,多過我自己去make things happen,我覺得跟着這個節奏走,我會舒服一點,太衝擊,我怕接受不了,因為我本身屬於個人情緒化。

鄭:網民經常說你整容,你有沒有不開心要伸冤?

徐: 沒有,麻煩拍近點!哈哈哈哈!我覺得事實就是事實,你自己看!喜歡講什麼就講什麼,無所謂。我嘗試不要令到別人贊我,我好開心,別人踩我,我好不開心,不要令到自己情緒因為一些comment 波動,如果一天到晚又哭又埋怨是很辛苦的。


渴望依賴人

鄭:結婚你又急不急?

徐:不急,結婚不是一定要做的事情嘛!

鄭:你有沒有拍拖?你一定有人追!

徐: 要有約會也先要有人追,我覺得不是那麼serious 的level 的人,不需要特意去公開。譬如我跟一個認識了兩天、見過兩三次的男生朋友吃飯,但又不是develop 到那程度,我不需要到處跟人講。我相親都去過,但我不覺得結婚是生命裏面must do 的事情,結婚又不是終點站,你又不知道會不會再結多幾次,好難講嘛!

鄭:在什麼情形下相親? 徐: 試過不止一次,通常是朋友介紹,但最搞笑那次是我媽媽叫我去,介紹我姐姐一個外國朋友給我。我們約了一齊去台灣一個景點,開頭大家一起聊天,突然間見到一團人,以廣東話叫我的名字,接着整團人捉住我拍照,那個外國人嚇到,原來有人是會嚇怕,有些人會喜歡,有些人會不喜歡。 鄭:但生孩子有期限! 徐:都不一定要生!有就有,沒有都沒有所謂。

鄭:你喜歡什麼類型的男生?

徐: 以前會想,但我覺得心裏想的,跟出現的都會不一樣。我會prefer 大過我八年、十年的男人,起碼可以take care 到我,我可以是非常依靠人的人,譬如我好多decision 決定不了,而且很糊塗,有個人可以教我,我會覺得很好。

璀璨人生

憑港姐冠軍名銜進入娛樂圈,拿了香港電影金像獎新人獎卻沒有全力投身電影圈;拿了樂壇頒獎禮新人金獎卻沒有繼續出唱片,有美貌有智慧有演技,卻沒有跟TVB續約, 跑去當珠寶設計,可幸Kate 天生性格樂天也樂觀,深信當上香港小姐冠軍絕大部分也有美好姻緣和事業,所以徐子珊也不着急,別人何必替她着急?真心祝福Kate,看得出她就如顆鑽石一樣,人生只會愈來愈美麗和璀璨,閃個不停。 訪問中,她說得最多的字眼是「沒有所謂」,「如果你很難滿足,當然給什麼你都覺得不夠,如果是容易滿足的、滿足於自己有的東西,不要經常跟人比較,都可以是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