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坡愛心流浪狗協會義工呼籲社會人士關注虐狗事件,前排左起陳婉如、江彥霖、梁仁瀚、鄭秀華及黃俊偉。後排左起陳依靈、陳德萬及葉俊雄。

(麻坡24日訊)胖嘟嘟的「熊貓狗」變成皮包骨,麻坡一名女書記被指虐狗並將之棄置園地,事件被揭發後在社交面子書廣傳,引起網民譴責及人肉搜索,轟動麻坡社區。

有鑒於小狗失蹤至今已經進入第5天,加上頸項受傷和繫著狗鏈,多日奔波尋找狗兒不果的麻坡愛心流浪狗協會義工,呼籲女狗主現身,提供狗兒的下落,以便在黃金時間及時拯救小狗的生命。

該協會主要負責人鄭秀華與梁仁瀚連同數名義工,今日針對該名女書記所飼養,取名為「熊貓」的小狗被飼得瘦骨如柴事件召開新聞發佈會,疾呼女狗主本着當初領養該熊貓狗的愛狗初心,告知棄置狗兒的地點,讓義工們儘快找到受傷的狗兒並給予治療,平息這場「虐狗」風波。


「熊貓狗」在6個月前被拍到瘦得剩下皮包骨。

6個月前小狗瘦得皮包骨

鄭秀華指出,根據了解,有關小狗是女書記在2014年9月24日領養,當時對方還開心的將小狗可愛的模樣上載自面子書,並取名「熊貓」,後來就寄養在位於麻坡武吉德烈的娘家,由父親照顧,惟在6個月前,小狗被發現已經瘦得剩下皮包骨。


女書記於2014年9月24日,在其面子書上載「熊貓狗」可愛的模樣。

她說,本月19日晚上,該協會接到投訴,指狗兒頸項套鏈及受傷,被綁在籬笆外日曬雨淋,義工們知悉後便在第一時間拿了口罩和藥物到女狗主父親的住家,希望飼主能夠幫狗兒解鏈及敷藥,但對方害怕被咬而婉拒。


「熊貓狗」被鎖在籬笆外飽受日曬雨淋,受傷的頸項被套上鐵鏈。

女狗主家人提供多個棄狗版本

「由於當時天色已暗,義工們只好無功而返,並準備隔天早上再上門協助處理治療小狗的傷口和解鏈,豈料當隔天早上10時許抵達事主住家,卻發現小狗不見了,在一番詢問下,女書記的父親表示已經把狗兒載到園地放生。」

鄭秀華說,義工們在過去幾天,分頭前往東甲縣的數個園地尋找,而女狗主的家人也反覆提供多個棄狗的版本,一下指丟在園地,一下則表示已經送人領養,令義工們為了拯救小狗疲於奔命。

她指出,如今,女書記的父親一家自事件發生後的隔天跟着「失蹤」,電話也無法聯繫,而整個事件發生後,女書記本身更沒有對事件作出交代,同時好幾天沒有到公司上班,令義工們感到束手無策。

她強調,義工們的出發點是為了儘快找到小狗,並非要針對任何人,因此,希望女書記或其家人儘快現身,提供狗兒的下落。


女書記被指虐狗並將之棄置園地,事件被揭發後在社交面子書廣傳。

一隻狗也是一個生命

流浪狗協會懸賞千元尋狗

尋狗不果,投訴又無門,麻坡愛心流浪狗協會在迫於無奈下,唯有懸賞1000令吉給提供線索找到狗只的民眾,以通過廣大民眾力量找到被遺棄的可憐狗。

該協會負責人梁仁瀚希望通過這起事件喚起社會各階層,包括執法單位的關注,也讓民眾醒覺,養狗就要愛狗,而非在厭惡後就將它遺棄。

他說,一隻狗也是一個生命,此次風波雖然只是小生命受到虐待,但也反映很多養狗的觀念問題,不容小覷。

他指出,自事件發生後,該協會曾經向麻坡獸醫局、麻坡野生動物保護局投訴,但有關單位表示沒有處理狗兒被虐待的案例。

隨後義工也到麻坡警局櫃檯詢問及準備投報,但也被同樣的理由拒絕,以致投訴無門。

梁仁瀚希望麻坡及其他縣市政府機構,能夠給予動物保護投訴的一個窗口,避免事件一再重演,愛狗人士卻沒有任何可求助的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