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星獨吟

每個人生命中都會出現那麼一個TA,烙印在記憶里,不管歲月怎麼洗禮,都無法抹滅TA的存在,淡忘曾經的感情。這個TA也許是家人,也許是情人,也許是朋友,而我今天想講的是一隻汪汪,一個獨立的生命!


姓名:歡歡,性別:女,球籍:汪星人,出生年月不詳,逝世時間2007年7月。

我與歡歡相遇的時間已經模糊,只記得大約是在1999年-2000年之間,我讀小學三年級-四年級。

人都說,你與什麼是否有緣,從相遇就可看出端倪。這話應在我與歡歡的身上一點不假。

歡歡的母親是我們那裡有名的烈性子,巾幗不讓鬚眉那種,但這樣一個女漢子還是個十足的美女,她的孩子也繼承了她的美貌,個個嬌俏可愛,很受歡迎,不過這對她來說或許是件悲傷的事,因為很快就有人要將她的孩子帶走了,其中一個就是我的父親。

其實人與動物一樣,都遲早要面臨分別。


歡 歡來到我家之後,表現出了和她母親一般的倔強。才幾個月大,卻已有了剛然的傲氣,首先表現在對把她從她母親身邊帶走的我的父親的明顯敵意,其次她曾經好幾 次想要逃走或者傲嬌的不讓人接近,飯也吃得很少。終於有一次,趁得我們不備偷偷逃出去了,父親趕緊到處去找,所幸找回來了。後來問父親,才知道還有個差點 擦身而過的驚險故事。

父親在找的路上問一家人有沒有看到一隻帶着鏈子的小狗,那家人說沒有,父親剛要離開,隱約中聽到熟悉的小狗嗚嗚聲, 於 是往裡看一眼,發現歡歡正被栓在那家人院子裡的一棵樹上,看着父親,眼神殷切,父親就這樣把歡歡帶了回來。而這其中一不小心就此錯過,可能歡歡就再也不會 出現在我們的生命里。


緣分就是這麼奇妙。

不知道是不是感謝父親的搭救之恩,感念那次逃走的後怕和我家的好,此後的歡歡對父親不再敵意,對我們都親近很多,尤其是最開始就會親近的我。很快,我與歡歡就變成了形影不離的好朋友。其實,倔強傲嬌的歡歡,從一開始就認定我這個朋友了,我如是。

歡 歡是只小花狗,米白的全身上綴著幾個大小不一的圓點,嫩黃色的,很像一個穿着花裙子的漂亮小姑娘。父親說給她取名叫「花花」,貼切實在,而我堅持叫她「歡 歡」,緣由很簡單,在此之前我看到一篇文章,敘寫了一隻小狗為救主人勇敢與大狗搏鬥的故事,那隻讓我感動到落淚的小狗就叫歡歡。從此,歡歡這個名字便記憶 在我的腦海,事實上,是一輩子的烙印。


父親堅持着他的取名,我也堅持着。過了幾天,聽到父親改口叫了「歡歡」,就知道我贏了,但確切的說這其實是歡歡自己選擇的。歡歡,很普通的名字,卻在那時的我來說,寄託着我無垠的歡樂,我並沒期望她多厲害勇敢救主,我只是想把我喜歡的名字贈給我喜歡的朋友。

卸 下高冷之後的歡歡是個十足調皮的孩子。她常常蹦蹦竄竄,跟三四歲的小孩一樣,什麼都新鮮,永遠用不完的精力。她還特別愛吃,作為一隻狗,什麼蘋果、西瓜、 梨、包子等等,簡直來者不拒。換到現在來說,是個大大的吃貨。甚至風魔到吃我的感冒藥。每次只有我在吃什麼,她就屁顛跑過來看着我,就算是我再喜歡吃的東 西,都會因為受不了她渴望的眼神而分享給她,感冒藥也是如此。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這 樣一來,吃飯就變成了難題。我禁不住吃飯的時候她在我旁邊看着我、等着我,所以經常放下筷子趕緊也去準備好她的飯菜同時吃,或者事先為她準備好,為這個我 沒少挨罵,但一向被罵就改的我卻堅持不悔。實在沒辦法的時候我只能選擇遠離她在的範圍,不然根本食之無味。五年級的時候經常中午要回家一個人喂豬食然後解 決自己和歡歡的中飯,因為懶經常不肯做飯,就將著吃早上剩下的,如果剩的不多,常常就直接給歡歡吃然後餓著回去上學,可能會覺得我奇怪神經難以理解,那時 的我也許是因為惻隱之心,也許什麼都沒想就只是怕她餓,而我現在可以堅定的說,因為我們是朋友。

歡 歡來之前,我常常是跟家裡數十隻雞或鴨子 玩,每天餵食的時候總是偏心的給喜歡的那些雞仔多一點,然後守在她們附近,幫忙趕走前來搶食的敵人。數十隻雞裏面,我給很多隻取名,並能準確的認出,我時 常會抱着她們聊天,或者對着她們大眼瞪小眼,模仿她們的一舉一動。現在想來很不可思議,但那時的我樂在其中。


我曾經極其自戀的幻想,那些曾經被我寵愛的雞仔們是不是會恨歡歡,因為歡歡一來便奪走了我所有對她們的喜愛。但她們不是狗,無法表達自己的喜怒哀樂,所以,我便失望的開始完全的移情別戀。

從 此,我的童年很多時間都有了歡歡這個玩伴。我們一起跑,一起跳,一起坐在陽台上看遠方看星星,一起在田野間奔跑。我會故意把歡歡的腳拿起來讓她2足或1足 立著,故意拿木板刺激她讓她追着木板撕咬,捏她的臉或按下她立著的耳朵,掰開她的嘴巴看她超級可愛整齊的牙齒,蒙住她的鼻子不讓她呼吸,自作主張的和她握 手,拽她的尾巴,我也會安靜的坐在她旁邊,看着她和她聊天,抑或只是靜靜的抱着她。

夜幕來臨,寂靜的夜,歡歡翠綠的眼睛是我的陪伴,更是我的安全感。


小 時候常常要自己一個人去摘菜、提水、買東西等,每次都會找歡歡陪我去,一路上兩個人或跑或鬧,不願做的任務也變得順心起來。有時歡歡會在路上跟別的狗打 架,因為是別的狗的領域所以常常會被圍攻,我便在旁邊喊得聲嘶力竭,手舞足蹈的想幫忙,但歡歡還是會有挂彩的時候,她一個人在外時更加。為此,我常常罵 她,教訓她不要老是打架,全然忘了狗狗本是喜歡斗的物種,何況歡歡這樣不屈不饒的傲嬌狗。

其實不止我,母親也常常喚歡歡陪着去田園幹活, 對 我們一家來說,歡歡早已是其中一員,不可或缺。夏天農忙的時候,總是全家出動。酷熱的太陽下,我們在田裡割稻穀插秧,歡歡便在田埂上追逐蝴蝶或青蛙;我們 休息的時候,她也會跑過來躺着,嘴巴剌剌著流口水;我去山泉里裝水時常常會手捧上一股清涼甘甜的水給她喝,夏日的炎熱就在這泉水中慢慢釋放。那時我才發現 原來歡歡還會吃路邊的小草,父親說是為了促進消化,不知真假,但歡歡在我心中的可愛顯然又增多了幾分。值得一提的是,有次在田野,歡歡突然撒腿向前跑,遠 看才知道那裡是她的母親和最初的主人,長大的歡歡在母親的身邊待了一會兒又回來了。如果我能知道她們說了什麼,我希望歡歡說她在新家是快樂的。

夕陽西落,歡歡與我們共同走在晚霞相映的天空下,再勞累,只要還有彼此相伴,也是幸福。


歡 歡也是只喜歡多管閒事拿耗子的狗,但常常因為抓不到而嗚汪嗚汪叫,嘴上堅決對臭耗子們抗議,有時深夜了還在堅持着,吵得人睡不好覺怎麼罵都不肯輕易放手, 直把人氣哭。執著於捉老鼠的歡歡其實十足的懂事,經常清晨在大門那抓撓嗚嗚再急也會等到我們開門然後光速衝出去方便,有時房門沒關就會跑進來懟我,我這樣 的超級大懶蟲為了她便神奇的在大冬天也常常起身幫她開門,然後我姐就說你既然起來了就順便去幹嘛幹嘛,我一般都裝做沒聽見繼續回去睡覺,當然又少不了一頓 說罵。歡歡還為家裡立過大功,某天夜裡,突然聽到很大的聲響,繼而父親似乎大喊了一句「別跑」,和著拖鞋的踏踏聲,我終於清醒了,發現燈開着,母親和姐姐 早就醒了,父親回來了才知道是有小偷跑去雞舍偷雞,在歡歡的喊叫下,父親穿着秋褲趿著拖鞋在寒風中追着小偷百米直到他放下手中的雞,若不是歡歡的提醒,小 偷就得逞了。當然,若不是機警如斯的父親,也無法成功追回被擄走的雞仔們。全程只有我後知後覺,實在慚愧。


我 讀的小學離我家只有幾百米,每天歡歡都是送我上學,傍晚接我放學。不過放學後我常常貪玩,總是忽略她或者趕她回家,歡歡也會走,但一看到我回去就又開心的 迎上來。有一次,我在教室里跟同學們聊著天,發現底下一隻狗走來走去,細看才知道是歡歡,在很多同學的起鬨下,我幾乎是勒令她回去,因為我怕,怕別人傷害 她。這種怕從她跟着我去做事被狗圍攻開始,到後來愈演愈烈。

因為區域劃分,我被分配去 離家一個小時路程的初中。我家離縣城很近卻屬於那個 鄉,所以我不得不翻兩座小山夏天還要過河去上學。星期天去,星期五回來。歡歡依然送我去上學,每次到山腳下都叫她回去,她卻還要前行,我便一路走一路喊, 甚至掰着她的頭趕着她回走。寂靜的山裡,迴蕩着我大喊大叫的咆哮,我很害怕我走了她一個人在陌生的地方走丟或被傷害。但最遠的時候,她送我過了一座山。

星期五的時候,時常能在山腳下見到歡歡。她興奮的扭曲著的尾巴訴說了她濃濃的思念。母親說,從我小學到中學,每到差不多放學時間或者看到放學回家的孩子,歡歡就開始出門張望尋找,找不到便坐在院子裡等,等着我與她重聚。


歲月流逝,我與歡歡都長大了,但我們在一起的時間卻越來越少了,很多時候一周也顧不上一次寒暄,我雖沒有移情別戀,但給她的心卻因各種原因漸漸縮小,只留下歡歡對我一如既往毫無保留的愛,我很對不起她。

在生命的道路上,我們雖然會被辜負被傷害,但我們總也避免不了辜負傷害別人。最沉痛的莫過於,你辜負了她,但她不怪你,還依然很愛你。

高中之後,歡歡在我生命里留下的印記幾乎模糊不清,就連懷念也無跡可尋。直到2007年的7月,那時我快步入高三。學期結束回家,發現未見歡歡的身影,一問,在父親母親含糊的回答中覺察出了事,心裏莫名一緊,再問才知噩耗。歡歡早在數天前就走了,而且走得相當悲壯!


得 到的回答零零碎碎,我按壓着內心的波濤洶湧平靜的整理出了結果:歡歡不小心吃到了別人預防老鼠還是什麼設下的毒藥,渾身難受的她匆匆跑回家,最後也許忍無 可忍從二樓未裝修好的房間窗戶一躍而下,撞在後院高高的田埂上,沒了氣息。這個答案里很多漏洞很多不解,但我沒有力氣再去詢問,歡歡不在了,所有求證都失 去了意義。

我想問清楚歡歡走的日子,沒有得到確切的答案。至於屍體被掩埋在哪裡,我更是不敢知道,那時的自己更是茫然於知道。

我極力剋制自己在父母跟前的鎮定,而支持我鎮定的最大動力來自不相信。我無法接受歡歡的永久離開,無法相信這是事實。我只平靜的說了句:「你們為什麼之前不告訴我?」轉身離開,答案也失去了需要被知道的必要了。

在我遍尋沒有再發現歡歡之後,我還是沒有痛哭,我平靜的繼續著生活,一切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我才發現我居然可以這麼冷血。


多 年前,看到歡歡慢慢變得不再活潑不再那麼調皮貪玩的時候,我意識到她在變老,聯想某個親戚家那隻大黃狗老死的場景,我開始害怕面臨歡歡離開我的那天。所以 我很想帶她去照張相,永遠留住她的樣子,我想了一些辦法,但都沒有變成實際行動。雖然還是害怕卻總是仗着還有時間一拖再拖,2006年底父親終於買了手 機,卻無拍照功能,2007年姐帶回來一個堂哥送她的舊手機,可以拍照,我興奮的給歡歡照了幾張,以為總算了卻心愿,卻在需要的時候聽到手機報廢了,一切 都沒了。2008年,母親買了拍照的新手機,但歡歡已經不在了。

一般狗狗的壽命是十幾年,我掰算著年頭,總想着能再等等,等我把她的面容留下,卻沒想到在她八歲的時候因為意外讓這等待畫上了終點句號。我辜負過她,最後一面也沒見她,聽到她離開也沒有痛哭,現在沒能有她的紀念,也是活該。

歡 歡離開後,我開始不吃狗肉。以前不吃雞鴨豬牛的我愛吃魚,也喜歡吃狗肉,覺得很香,那時的我還很可惡的把狗肉給歡歡吃,結果證實了原來狗真的不吃狗肉,渾 然不覺這對歡歡來說是何種精神傷害,也看不到她當時避開的沉重。現在歡歡走了,我就算不吃所有的肉類也不能再吃狗肉,這是我自以為對她的彌補,儘管微不足 道。後來母親多次問我怎麼突然不吃狗肉了,我閉口不說原因,心中涌動着對歡歡的歉疚,雖然我還是覺得狗肉很香。

這個不足為道的事就算作為我的自我慰藉及救贖,載着對歡歡的挂念和愧疚,一輩子履行。


大 學期間,某個夜晚,看起了《忠犬八公的故事》,眼睛從教授與小八玩鬧的時候就開始濕潤,再到小八每天接送教授,眼淚斷線,看到最後小八堅守着等候在火車 站,春去秋走,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我拼了命都差點控制不住悲傷,從內心深處一層一層往外涌,瀰漫整個心房,伴隨着鑽心的痛衝擊大腦,無法自持。因為是深 夜的寢室,我只能壓抑,幾度喘不過氣,身邊的紙團一堆又一堆,眼淚簡直下起雨來,卻依然無法沖刷一點傷痛。小八在十年的等待堅守中沒等到教授,等來了自己 生命的終結。這樣全心全意用生命給的愛,太重太深,背負太多想要太多的我們,常常扮演着負心人。

鏡子裡的自己,眼白全被染成了鮮艷的紅色,這耀眼的紅,就如彼時我心裏淌的血,道不盡無法言說的悲痛。

其實,這些年來,歡歡在我的夢裡出現過無數次,以各種形式。夢裡的她或者是在外迷路了終於回家,或者是失憶了不記得家,或者是我在某地偶然看到她,或者她就在家等着我……每次她都還在,但神情樣貌卻越來越模糊,慢慢的只留下個不辨輪廓的身影。


我也曾在寂靜的夜裡為她落淚,直到遇到八公,才得以釋放壓抑許久的宣洩。很小的時候,看寫狗狗的作文都能流淚的我,對歡歡的感情,越是壓制,就越是深刻。

歡 歡沒有做過什麼驚天動地感人的大事,但她把她的一生交予我們,付出了全部的愛與陪伴。母親說,有一次父親出了車禍手臂受傷中午沒吃飯,母親難受也沒吃,歡 歡便靜靜的坐在客廳,絲毫未動盤子裡的午餐,直到晚上,看到父母吃了飯這才開吃。如果歡歡做了錯事,母親要打她,她從來都不跑,靜靜的站在那任由母親打 罵,低着頭滿是歉意。歡歡的真誠,最終感動了之前並不太喜歡她的母親。

回想我與歡歡的 過往,其實並不順暢,經歷了好幾次的有驚無險。歡歡來 我家一段時間後因為某種原因,母親要把她賣掉,我抱着歡歡難得鼓起勇氣對母親喊:你要賣掉歡歡,先把我賣了。買主是鄉親,見此情形就勸母親留着吧。後來有 段時間突然冒出很多要打狗的人,我很害怕天天問著父親叫他不要把歡歡交出去,但打狗這個噩夢還是逼到我家來了,某天放學回家,沒見到歡歡就到處找問父親是 不是歡歡出事了,在我快要急瘋的時候,父親沉重的說歡歡被他藏在樓頂,交出去被打死的狗是歡歡的女兒。我趕忙跑上樓頂,歡歡靜靜的躺在那裡,那時的我只顧 著慶幸卻沒管歡歡的悲痛,我想她是清楚的,讓自己的孩子代替自己犧牲對歡歡來說何其殘忍,但我很自私,只要歡歡還在就好。


歡 歡一共做了2次母親。第一次是在寒冬臘月悄悄生下了四個寶寶,因天氣太冷發現的晚,最後只救活了一隻,就是那隻代替歡歡噩夢的她的女兒,我給她取名叫喜 喜,歡歡喜喜。可惜喜喜安然度過了從樓上摔下來的生命危機,卻沒能逃過人為的殘害。也許是這次的生產大大傷害了歡歡的身體,也許是精神創傷太深,隔了好幾 年歡歡才第二次做母親,一兒一女,雖然少但勝在都活着。只是,那時的我連給歡歡的時間都越來越少,何況那2個小傢伙了。再從學校回家,歡歡的女兒已經送去 給了外婆家,我叮囑他們要好好養著不能吃掉,但後來歡歡的兒子卻被父母宴請親戚時吃掉了,伯父殺害他的場景至今還歷歷在目,我阻止不了,也沒做多的阻止, 我殘忍的看着一切發生,殘忍的沒去管歡歡的感受,我想,那時的她,定是被我們傷透了心。再過一段時間,去外婆家沒看到歡歡的女兒,不詳的預感再度襲來,是 的,她也沒能躲過成為盤中餐的厄運。我質問他們,只得到答非所問的怕你傷心特意不告訴你。我的憤怒也顯得虛假起來。

從此,歡歡再也沒有成為母親。我想這是她對她以及對她的孩子最好的保護。

歡歡的一生很短,八年時光,對我們來說只是匆匆一段回憶。她用一生的時間賦予我們愛和守護,但即便在我這個最好的朋友的回憶里,她的篇幅都隨着時間越占越小。愛,似乎從來都無法平等,尤其是面對她們。

中 學的時候寫過幾篇關於歡歡的作文,被老師大為讚賞,就拿去給她的兒子做參考學習。我很得意,但一得意往往就要出事。很長時間過去了,我不得不主動向老師要 回作文,卻被告知不知道哪裡去了,也不知道找沒找,反正那些文章就這樣再也回不來了。我難受得要死,可也沒辦法。就這樣,少時對歡歡最後一點紀念也沒有 了。

我想怪那個老師不負責任,轉念一想,就算沒丟我自己又能完好保存多久呢?再重要的東西,也總是在不經意間悄悄不見,珍藏,是靠心的記憶。

歡歡離開八年了,而我也已經記不清楚她的面容,但曾經我與她8年的感情,歷經一個八年,仍然深厚與心。再一個八年,十八年,我也永遠不會忘記。


現 在家裡養著一隻姑姑莫名其妙送來的小狗,灰黑灰黑,女,也許因為來的路途受了驚嚇,一直怯生生的,最開始的時候飯也不吃,躲在角落不肯見人。去年過年回 家,她長大了許多,對我們親近又疏遠,搖著熱情的尾巴卻堅持不讓人近身。最開始看着陌生的我還怕,餵食一段時間後對我也會熱情擺尾,有幾次我嘗試着想去撫 摸她皆失敗而終,我好奇她作為一隻狗狗卻如此拒絕主人的親近,也不再嘗試。就算她願與我親近,我也不可能像對歡歡一樣對她,這世上再沒有誰能承載我對歡歡 的愛。

歡歡沒有小八那麼感天動地,但她平常的好與壞,就是她專屬的故事,就是我的回憶里永遠無法擦掉的烙印。

這是小狗歡歡的故事,也是我的故事。


願天堂的你能與新的朋友溫暖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