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比劉德華帥,曾獲最受歡迎男主角,患抑鬱症康復後轉行賣保險。 。

他比劉德華帥,曾獲最受歡迎男主角,患抑鬱症康復後轉行賣保險。

在許多人眼中,娛樂圈就是一個造夢工廠,只要躋身其中,便能改變命運,飛黃騰達。但其實每顆被你看得見的耀眼明星,腳下都踩着成千上萬同樣努力卻暗淡無光的追夢人。


與其他行業相仿,在娛樂圈生存同樣需要遵循叢林法則,甚至更為殘酷。


演技的好壞並不是衡量你能否繼續留在演藝圈的標準。好戲如香港金像獎影后惠英紅,也曾經因為事業陷入低潮而患上抑鬱症。被病魔困擾的她一度自殺,所幸及時得救,才得以在往後重新振作並復出繼續拍戲。


像惠英紅一樣在娛樂圈中浮浮沉沉的人有很多,相對於那些整個人生都獻給演藝事業卻默默無聞的人,起碼她在歷史中留下了名字。

但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會留戀紙醉金迷的娛樂圈,今天我們要講的人,他曾活躍於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及21世紀初,自從2006年患上抑鬱症需要休養以後,便鮮有作品亮相。

他的外形酷似劉德華,有人說他比劉德華更帥,一顰一笑,以及眉宇之間都相當有氣派,而且總是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他便是香港藝人江華。


去年8月份,網絡上開始廣泛流傳著一張江華與劉德華的合照,照片中的二人,一個俊朗,一個陽剛,各有風采。網友留言,「兩個華哥都好帥,快到碗里來」。


在娛樂圈,擁有出眾的外形是踏上坦途的最佳法寶。TVB力捧的「無線五虎」如此,後來名震天下的「四大天王」也不例外。但有人這樣開玩笑,在香港與江華一樣帥的人,樂壇和電影圈已經有了劉德華,所以江華只能去拍電視劇了。


其實,江華也曾是電影圈的希望之星。早在1990年他便憑藉電影《但願人長久》獲得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人的殊榮。可能是沒有做好職業生涯規劃,又或者香港影壇並不需要另一個華仔,出道多年,他只接拍了寥寥十部的電影,而且多數為配角。


但命里無時莫強求,在電影圈不受待見,江華便回娘家亞視拍攝了連續劇《我和春天有個約會》。可能是入戲太深,可能是意亂情迷,她與鄧萃雯戲假情真,延續了戲裏沈家豪和姚小蝶的糾葛感情。但其時的江華早已是人夫,妻子是歌手麥潔文。


婚外情把他推到了風口浪尖,媒體的大肆報道令三人都吃不消。最後,江華浪子回頭,卻把責任全推到了鄧萃雯身上。鄧萃雯背上了小三的罪行,但江華也難逃賤男的罵名。此後,兩人的事業都進入了低潮。

同年,江華轉投亞視的死對頭香港無線電視台。失意的他可能萬萬沒想到,來到TVB主演的第一部電視劇《西遊記》會令到他與三個失意的男人找到事業的春天。該劇首播便創下了44點的收視記錄,之後的勢頭更是一時無兩。


張衞健憑藉孫悟空一角鹹魚翻身,之後進軍內地市場;黎耀祥飾演的豬八戒深入人心,為其日後三奪視帝的爆發奠定基礎;麥長青因為沙僧開始為人熟知,逐漸飾演起更重要的角色。而扮演唐三藏的江華也因為在劇中溫文儒雅、慈悲為懷的形象而受益,之前因為出軌引起的巨大風波慢慢平息,他的事業開始穩步上升。


在90年代人才濟濟的TVB,小生、花旦之間的競爭尤為激烈。演技沉穩的江華雖然沒有大紅大紫,但偶露崢嶸的演出也俘虜了不少忠實粉絲。在喜愛江華的劇迷眼中,他是霸氣殘暴的雍正,風清雲淡的方駿,輕狂單純的蒲駿,灑脫不羈的家豪,堅忍淡定的三藏,童稚可愛的方德,放浪形駭的金蛇,陰狠冷酷的連晉,睿智儒雅的大蝦,舉重若輕的榮少,豪邁粗獷的項羽,冷漠內斂的獨孤或虛偽狡詐的安旭。


如果讓我挑選最具代表性的角色,我會選擇連晉、項羽和大蝦。

邪魅的笑容,加上在骨子裡散發的傲氣,江華把自命不凡的連晉演繹得入木三分。雖然劇中的連晉作惡多端,但你卻能在他的處境中感到悲涼,甚至心生憐憫。既生項少龍,何生連晉。你不能說項少龍的出現把他推進深淵,但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連晉便是如此。


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這句詩有沒有令你想起一代梟雄面臨死亡時無畏卻無可奈何的悲壯?該劇更着墨於項羽與劉邦的感情線,西楚霸王不再是力大無窮的莽夫,他會有動人心魄的愛情,也有掏心掏肺的兄弟情。雖然飾演這個角色時江華已經步入不惑之年,但眉宇間的英氣不減,為項羽注入新的血肉。


本來在深宮中爾虞我詐的權貴鬥爭變成了日常可見的辦公室政治,深諳權術的雍正化身足智多謀的大蝦,在新生活中過得遊刃有餘,誰會想起雍正初初穿越到現代時因為一板一眼的行為習慣導致笑料頻出。最重要的是,本來一人之上萬人之下的大叔賣起萌來並不會讓你感到違和,也許這就是江華的魅力所在。


大蝦這個角色是江華演藝生涯的巔峰,至少觀眾是這樣認為的。憑藉《九五至尊》,江華在當年的「萬千星輝頒獎典禮」中,榮獲「我最喜愛的電視角色」大獎。娛樂圈演技好的人不在少數,但要做到討得觀眾歡心,除了實力,還需要運氣。那一年,江華無疑是最幸運的人。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這是每個努力多時終於成功都可以引用的警句,但在那一年江華依然保持「淡泊以明志」的處事態度。也許就是這種性格阻擋了他在光怪陸離的香港演藝圈持續地大紅大紫。但江華無怨無悔,活得很輕鬆,因為他相信「人,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其他不是我所能控制的。」

後來的他像許多香港藝人一樣前往了內地發展,但並不是單純的為了演更多的戲,賺更多的片酬。他曾經接受採訪時透露心聲:「我非常內地,一看見萬里長城、北京群王陵墓、故宮等建築就很自豪,感動得竟然掉淚,覺得做中國人實在太棒了。我不覺得好萊塢電影特別好,中國電影也不錯啊。」一個熱愛祖國萬里河山的人,多次飾演一個大地盡然歸我的帝王,可能這就是我們說的冥冥中自有安排吧。


可惜,06年江華因醫治腰患而患上抑鬱症,為了養病,他選擇淡出娛樂圈。雖然偶有作品流出,但這些都是較為輕鬆的劇集。後來,有人發現復出之後的江華沒有選擇繼續拍戲,而是轉行賣保險,一時之間大家議論紛紛,認為這是江華遲暮認老的舉動。


面對嘲諷,江華表現得很豁達。曾潛心鑽研佛學的他表示,「人生很多路看似是自己選擇的,其實是它帶領你走的。你要把自己擺在最好的狀態里,機會一來,你就可以出發了。」也許演戲已經無法吸引他,賣保險反而讓他接觸了更多不同的人和事,燃點起激情。


如今的江華,活得灑脫自然,無需擔心何時接到通告便往片場趕。他用陽光的心態去推銷每一份保險,每次有新的心得體會邊會在微博上分享給每個關注他的人,希望他們也能在自己的生活里怡然自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