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中國博客:那一天,我的狗被吃掉了

劉林(Juliana Liu) BBC駐香港記者

分享


Image caption 在今年的廣西玉林狗肉節中,約有一萬隻狗被宰殺

廣西玉林狗肉節舉行期間,大約一萬隻狗被宰殺。 對BBC記者劉林來說,狗肉節令她想起兒時在故鄉長沙最傷痛的一段回憶。

我三歲的時候,苦苦哀求父母給我養一隻狗,最後終於得償所願。

我的舅舅是一個貨車司機,他從山區的外婆家帶來一隻毛絨絨、灰黃色的混種小狗,那天是我童年最開心的一天。

我幫小狗起名叫「狗狗」,我們立刻變得形影不離。

我在1979年出生,當時中國剛剛推行獨生子女政策,我是家中唯一的小孩,狗狗成為我最好的朋友。 它喜歡在家中跑來跑去,大口吃剩飯及偎依在煤火旁。

不過,快樂的日子沒有維持很久。 一個冬天之後,父母告訴我狗狗必需離開了。

80年代初期,在中國的城市裏養寵物會被視為是不受歡迎的小資行為。 我的鄰居沒人飼養寵物,而且,養寵物當時也不完全合法。 當時沒有疫苗或獸醫,所以寵物對公眾健康有所威脅。

有一天,媽媽說我們要出外購物。 數小時後我們回家,狗狗已經不見了。 它在我們社區院子裏被綁着腳吊起,之後很快就變成了盤中菜餚,還配有香草和水煮蛋伴菜。

當時完全沒有人理會我的眼淚。 我聽到鄰居說,我很快會忘記整件事。

我的鄰居卻興高彩烈。 中國經濟起飛前,有些食物仍然要配給,所以當時很少機會吃一整隻動物。

當時我不肯吃那一鍋燉肉,而我這輩子也從來沒吃過狗肉。


Image caption 今年6月狗肉節中圍坐在餐桌前的食客

在中國,吃狗肉的傳統被有文字記載的歷史更流長。

石器時代,狗、豬、牛、羊、馬及禽鳥已被人類馴化。

狗肉並非日常食用,它被視為一種特別的食物,令人強壯、精力充沛及更有男子氣概。

中國每年約有7.16億豬隻及4800萬牛隻被宰殺。 狗只的數字相比之下低很多,其中一個動物權益組織估計約1000萬隻狗被殺。

不過,這些狗只從哪兒來? 據一些專家所說,很多狗只都是偷來的寵物。

國際人道對待動物協會(Humane Society International)的李堅強說,他沒有見到玉林狗肉節的狗有檢疫證書來證明牠們來自飼養場。

他說:「可以懷疑牠們都是城市偷來的寵物狗、農村裏的守護犬或流浪貓狗。 」


Image caption 玉林市政府在今年6月的狗肉節開始前發佈聲明,官方並不承認所謂「狗肉節」的存在


Image caption 玉林狗肉節期間,有抗議活動人士將一個寫有「有仔賣」字樣的籃子給一隻狗叼著在街上行走

亞洲動物基金花四年調查中國的狗肉工業,他們亦認為大部份被吃的狗是偷來的。

亞洲動物基金這個月公布的報告說:「調查期間,我們沒有發現任何證據,顯示有任何大型養殖狗只的設施。 」

「大規模養殖狗只作食物用途十分困難,加上貪婪其中的利潤,令偷竊狗只、在街上帶走狗只及毒死狗只等情況出現。 」

不過,李堅強指中國政府面對越來越多的壓力,處理吃寵物的問題。 社會對吃狗一事亦日益反感。

李堅強說,與去年相比,今年玉林狗肉節販賣狗肉貓肉的攤販數目少得多。

「整體態度都反對吃狗肉。 中國有1.3億狗只,其中2700萬是城市飼養的寵物。 養寵物的人數非常多。 」

「於90年代出生的新一代不會容忍虐待動物。 」


Image caption 抗議者在狗肉節期間到玉林市政府大樓外拉橫幅抗議,立即被抗議者稱作是便衣警員的人士收走

李堅強說,2014年,動物權益人士截停18輛載有狗只的貨車,令8000隻動物不用淪為食物。

動物權益人士通常會截停這些車輛,籌款購買這些動物。 中國媒體經常報道此類新聞。

李堅強指中國動物權益運動興起始於2011年,當年首次統計城市人口比農村人口多。

城市居民視貓狗為寵物,不會待它們如工作動物或食物。

今年五月我到訪上海,看到令我高興的一幕。

在黃浦外灘散步時,我看到一名年輕遊客洋洋(音譯)把她的小狗放在嬰兒背帶背在胸前,就像我平常背小孩一樣。 我截停她與她攀談。

洋洋解釋說:「噢,這樣我就可以帶它到餐廳和搭飛機。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它就不能跟着我。 現在我去那兒,它就去那兒。 」


我們仨在上海的天際線下拍了一張照片。

我多麼渴望,三十年前多些人跟洋洋一樣善待狗只。

我的父母現在對狗狗一事感到非常尷尬,完全迴避討論此事。

不過當我五歲時,我的父親離開中國到海外讀書。 他第一份寄給我的禮物是一隻毛絨絨、黃色的小狗玩偶。

我把它改名叫「狗狗」。

直到今天,無論我去那兒,它都會跟我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