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5日,22點,北京。一早剛從香港飛回來的洪金寶,剛剛參加完一個時長三小時的有關華語動作電影的「英雄」與「時勢」的論壇活動。

此時的他,說不累肯定是假的。但為了避開散場的人群,他只休息了不到5分鐘,就來到大堂配合此次新京報採訪的拍照工作。抬腿、打拳、動作做得一絲不苟,有圍觀者驚呼他是如何頂着碩大的肚子,把腿抬得如此之高的。這時,工作人員擔心大哥太辛苦,催促攝影師加快進度。但洪金寶什麼也沒說,只是聽着攝影師的指揮,認真的擺着Pose。直到最後一張照片按下快門,攝影師說了句「ok」,洪金寶才招呼助理,攙扶着他走向休息室。看着他疲倦的背影,我們此時才突然醒悟,這位寶刀未老、身手矯健的功夫巨星,正在邁向古稀之年。


△攝影 新京報郭延冰

新京報專訪華語動作片大哥,講述和太太的婚前協議,與成龍「不合」往事,片場與偶像發生誤會,走進這位大哥的真實生活。

————————————

1.

原本是星三代,奈何家道中落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更何況是華語動作電影的圈子。洪金寶打小從香港街頭巷尾的群架打起,年少時首次做導演又一舉成名。在江湖裡闖蕩,靠的無非是實力和名氣,洪金寶很自然的被大家尊稱一聲「大哥」。


△很多人都知道他出身戲班,卻不知其出身在功夫明星世家。洪金寶的奶奶是上世紀20年代有名的武打女星錢似鶯,「我爺爺是個很成功的製片,家族在香港擁有攝影棚、攝影廠,我奶奶是女俠,但我出來的時候他們已經破產了。我跟我外公一起住,正常的上學,我每天都會逃學、不愛學習,最後家裡人是沒有辦法。當時,家裡的一個朋友說,乾脆把他送到戲班裡學戲去吧。將來靠一技之長有飯吃。」洪金寶回憶到。

剛到戲班的洪金寶特別開心,一到師父那裡就看見幾個小孩在翻跟頭,覺得很有意思,趕快跟媽媽說,他要在這跟他們學戲,結果合同一簽,就簽了七年。「我外公一走我就後悔了。因為好苦啊!」說完他哈哈大笑。

2.

戲班練就武藝,街頭野蠻生長

導演徐皓峰曾經評價洪金寶:雖然出身於戲班,但在他動作設計裏面,依然有非常兇狠的東西。「所以我們青年時代的時候,對洪先生評價,手黑。」


很多人提到戲班,都以為武生就是學京劇,其實並沒有那麼簡單,以前的戲班都是要行走江湖的,所以有一句話叫「三年的把式,打不過當年的戲子」。習武的以前叫把式,但戲班子學武不是這樣,分為「武生」和「江湖黑手」。武生就是練京劇武生。江湖黑手,就是打架。哪怕你還是個十二三歲小孩,也要能夠對付二三十歲流氓。而且戲班子學武是一天到晚不讓人睡覺。練完這個武練那個武,把小孩體能激發出來。

洪金寶就是在這樣的戲班裡鍛鍊出來的。況且,他本身也是一個愛打架的人。「我不是黑手,但是打架比較多,十三四歲開始在外面打架。那個時候,我們剃光頭。香港有的人,平常沒事見到光頭就喊倒霉,會輸錢。他們不敢這樣說我,但是會這樣對我們那裡更小一點的孩子,對他們吐痰,說光頭仔走開,有的還會動手打他們。這些小孩子回來哭,我就會帶着人去打,我十三四歲打的都是二十歲的。」

洪金寶的經驗就是這樣在馬路上打架打出來的。「打的多就會有這種經驗。當然了,我不是叫你們去打架,我們那個時代的生活環境就是這樣的。」

3.

靠拼爹當導演,靠積累壓場子

洪金寶先做武行、龍套、武術指導之後,一下就當了導演,出了名,很多人都覺得他很幸運,但只有他知道,幸運之外,自己需要多努力。「在運氣來之前最重要還是要努力,你不努力運氣是不會來,要努力把自己的未來,要做一個基礎,打一個基礎。你的努力是不會白費,運氣才會來。」問起第一次做導演,為什麼會有人給投錢,洪金寶笑着說:「因為那個時候傻子多唄。」


其實,洪金寶之所有能在27歲就能當導演,還要感謝他的「乾爹」。「我跟一個導演叫黃楓,說起來是我的乾爹,我一直跟他做武行,做武術指導,拍了很久戲,他跟我說你可以做導演。因為我在跟他的時候,很多戲都是我替他(導演)拍的。最後他給我出個主意寫一個本子,提拔我做導演,他做編劇、演唱加演出,這機會我抓住了。我也很奇怪我做導演從來沒有壓力,從來沒有。我就很正常拍戲,教這個演戲,教那個演戲。」

就這樣,洪金寶拍了第一部戲《三德和尚與舂米六》,拍完之後,很多搞發行的人都看不上他,說他不行,「沒想到這個電影火了,所有人又跑過來跟我說,我就說你行的嘛」。


△《三德和尚與舂米六》

4.

和李小龍誤會,險些被「踢臉」

洪金寶在圈子裡被叫「大哥」並不是白叫的,他跟華語動作電影的很多大師級人物都有過合作,比如李小龍。

洪金寶笑稱:「李小龍真的能打,但他不是我的對手。」「為什麼?」記者一愣,他呵呵一笑,「因為他不在,所以我可以亂講啦」。


不過,洪金寶隨後收起笑容,講了一個從沒有和人說過的段子。「李小龍真的是很厲害,這個秘密在我心裏面有30多年我都沒有講過,那時候我在拍《五雷轟頂》,李小龍從美國來探班,來看我們,他以前是我心目中的偶像,是個英雄,他來片場探班,我是武術指導,我誇他『你很厲害』,結果他誤會了,以為我要跟他挑戰。『怎麼樣』,他問我想怎麼樣,我能怎麼樣?只能說好吧,那就來吧。大家擺好姿勢準備,我的腳剛一抬起來,他的腳已經在我臉上,他說怎麼樣,我說好厲害,他真的是很快,有那種說法敵不動我不動,敵若動我先動。」

5.

受傷家常便飯,不能影響劇組

其實,早期在拍電影的時候,還沒有吊威亞,是靠跳彈簧床讓演員們「飛來飛去」,洪金寶說,其實跳彈簧床還是從外國人那學的。「彈簧床的來歷是一部外國片,叫《聖保羅炮鐵》,他們來香港拍戲,我那時候才12歲,沒出來,我的師哥是武術指導,他們去拍這個戲,他去幫忙在那邊學到彈簧床。」洪金寶說後來自己兩次「掉頭皮」,也都是因為跳彈簧床。


作為動作演員,受傷是常事,但洪金寶有個原則就是不能因為自己影響整個劇組。有一次在菲律賓拍電影,是在回香港的前一天,他要從一座20多米的山上跳下來,同樣是沒有跳到指定的位置上,「我有個辦法就是蜷了腿跳下去,跳下去沒事,但是因為太大力,把我膝蓋撞壞了。當時,所有演員都傷心的說洪金寶受傷了,不是因為我受傷了傷心,而是覺得洪金寶受傷了,我們走不了了。我說第二天照拍,讓他們弄一個軌道,我在軌道上,他們推着我,元彪在我旁邊走路,我就在軌道上被他們推著,然後手臂擺動,假裝走着路。最後那天全部拍完,大家就回香港了。所以拍戲不止要自己拚命,也一定要對別人負責。」

6.

「史上最靈活的胖子」的三個標籤

【兄弟】

戲耍成龍,開心之極


在採訪尾聲,我們已經明顯感覺到大哥的疲倦,但一提到成龍,他立刻雙眼放光來了精神,嘴上雖然碎碎念著成龍的各種不是,但是最後又要維護一下這個從小一起玩大的兄弟。

「我前幾天還在跟朋友說,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大家來瞻仰遺容的時候,我真希望等到成龍來看我的時候,突然『咦』一睜眼(說著就做了一個挑眉咧嘴睜開一隻眼的動作),一定能把他嚇個半死,我們可是從小這樣玩到大的。以前我叫一個副導演,在他的衣櫃裏面躲著,就為了嚇他。我就在外邊跟他聊天,說一會去個夜總會怎麼樣,去喝個酒啊什麼的,聊一個半小時,然後走的時候,那個副導演一出來,嚇得他哇哇大叫,我就在外面哈哈哈開心得不得了。」


說完,他自己就控制不住的大笑起來。「以前,我、成龍、元彪三個人,拿着一個巨大的音樂盒,開車去西班牙的山頂,躺在草地上,聽着音樂,覺得特好,然後回去就感冒了,風吹的!我們就是這樣,從小的情誼,我覺得我們的故事,寫出來拍個電影,一定很有意思。」「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實現?」「實現不了,因為我不喜歡跟他拍片」。

【女人】

為愛息影,如今常伴


混跡娛樂圈這麼多年,洪金寶的緋聞傳得不比偶像明星少。但大哥身邊真正的女人叫高麗虹,是一個中澳混血的美人,1984年獲香港小姐冠軍。1988年憑藉在電影《東方禿鷹》中飾演的柬埔寨反共游擊隊大家姐,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提名。這個角色,曾經讓高麗虹贏得了很多粉絲的喜愛。徐皓峰迴憶年輕時和一群朋友看完《東方禿鷹》覺得太好看了,「姓高的女演員,武功好,長得漂亮,希望多看幾部電影,後來一找,沒了,原因是成為洪導的夫人。」

對此,洪金寶是這樣解釋的:「我很開放,經過她的同意,願意嫁給我做太太,還是願意繼拍電影,拍電影的話,我們就不要做夫妻。我當然希望太太能夠在身邊,或者將來有小孩,她照顧什麼的。當然,她當我太太,拍文藝片、愛情片,也沒有關係,如果拍動作片,不可能叫她拚命,騎摩托車差點撞死。等於你不再忍心叫她儘量去表演的話,浪費了她。」洪金寶解釋了一大通之後,嗲著聲音說:「所以我問她喜歡哪樣,她說喜歡做你太太呀。」當記者問道,如果給太太打分會打幾分的時候,他哇哇大叫:「當然是十分啦!我太太就在這個屋裡呢!」原來,大哥出來工作,太太一直隨行照顧著。

肉是本錢


洪金寶被戲稱是「史上最靈活的胖子」。連他自己都說「我胖,不過是不是史上最靈活的胖子,我也不知道,我目前沒有見到第二個。」似乎自從他成名以來,這問題就經常有人問起,「我的心態最要緊的是開心、健康,活到150歲就夠了,那是最滿足的。」不過,曾經在「七小福」裏面也瘦過的洪金寶糾正了我們的說法,「我曾經也俊過的,不能說多瘦,但那時候還算挺俊的」。言罷,大哥嘴一抿,回味了一番。

「有沒有人建議說練點肌肉?」

「沒有,我那幾塊肉是本錢,就像我現在說減減肥,馬上會有人跳出來阻止說不行,大哥這是你的招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