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黄圣依成为羊年大年初五最出名的中国人,甚至超过了财神爷本人,微博、论坛以及朋友圈上,她病怏怏深陷高级酒店白色床铺里的形象也提供了闲着的网友诸多想象力,对的,“今晚我们都是黄圣依”,连一只黑色的猫都被COS成依依小姐的病姿----细想起来,是有点小刻薄。

黄圣依

但,黄圣依以及她多年的挚友,“财神爷”杨子先生又的确以异常亢奋的姿态挺进了大洋彼岸的奥斯卡话题里,从发通稿暗示参与国际大制作影片,与汤姆汉克斯同走红毯到豪华别墅丢礼服再到急性跑肚,最后又祭出满是漏洞,连打马赛克都那么随意任性的英文公文,所有的一切想来想去也只能用“戏码”来描述好了,真假重要吗?未必,重要的是,黄圣依小姐以林黛玉般的弱柳之体力压所有与奥斯卡相关的话题,包括小雀斑、卷福、雷帝嘎嘎这些奥斯卡为数不多中国人民喜闻乐见的歪果明星,成为本该是电影春晚的一天绝对的主角。

干得漂亮,但又那么“丧心病狂”!

范冰冰的龙袍、杨幂的“嘘”手势、双冰相拥等等,这些曾经如天珠般散落在往年戛纳、奥斯卡等国外电影“集会”红毯上的画面,都弱爆了。黄圣依根本没有出现在红毯,却主演了真正的“gonegirl”----对了,可能看到这里的朋友并没有catch到天珠的梗,这是杨子先生多年来励精图治的事业,就是要让天珠这件神秘的民族宝物配上黄圣依现代并国际化的肉身,重新焕发时尚时尚最时尚的光芒。是的,当年《白蛇传说》展映威尼斯电影节,黄圣依穿的是天珠礼服现身,今年病倒前也戴着一串天珠出现在独立精神颁奖派对上。这样弘扬民族精品的精神,本来应该值得鼓励,可是,可是,却为什么会让人难以启齿?



       

这大概就是我们常说的文化差异吧。在电影《功夫》时,黄圣依小姐真的能激发起让男人怜香惜玉的情怀,唇红齿白,双目含泪,但在此之后,她与杨子先生的合作却构建起一个诡异的,让人猜测却不从踏足的“中土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他们是始终自我亢奋的搭档知己,他们互相懂就够了。

走走奥斯卡红毯没什么,双冰走过,不算太出名的林鹏也走过,今年还有电视剧演员孙茜,都这些女星还算懂分寸,并没有唐突到电影这件事----在她们走过红毯之后,我们依然关注哪怕吐槽的还是小金人和它的朋友们。

可黄圣依却以广场舞大妈席卷纽约时代广场、新土豪席卷巴黎老佛爷的气势去挑逗媒体和网友的注意力。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世界万物本是一体两面,既有审美自然有审丑。奥斯卡颁奖的现场,也有雷帝嘎嘎小姐同时满足受众两种心理需求,从带着红手套扮家政妇到换身白衣淑女深情吟唱,从被吐槽到被激赏,但嘎嘎小姐就是这样任性,因为就是会唱歌,她本来就被定为在时尚怪咖和歌者的身份,再怎么玩也算本分。

黄圣依能上头条,不能全怪媒体和公众,她如此亢奋的迎合客观存在的审丑心理,也是罕见----如果她还自认是一个演员,不管事情的真假,她在奥斯卡颁奖当天如此这般的经历,已经铁定成为演员生涯难以抹去的笑点。

媒体呢?过两三天四五天,就会狠心地抛弃她,新的头条又会出现,从这个角度看,媒体也以自己的游戏规律伸张了“正义”----不会有一个小丑一件丑闻一个谎言长久地霸占这个开放的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