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八事變後,日本在少壯派軍人的操控下,像打了雞血一般,不僅要鯨吞中國,還秘密製定同時對付英、美兩國的戰略計劃。

日軍剛決定南下作戰時,情報部門傳來消息:英國正在研製一種專門對付日本航母的新型潛艇。為掃除日軍航母在東南亞戰場可能遇到的危機,日情報機關高度重視,一定要獲得潛艇的全部資料。

日本間諜狂人東條冥郎絞盡腦汁,把美人計、苦肉計、冒名頂替等計策結合在一起,策劃了一條自認為是世界諜戰史上空前絕後的妙計,然而英國人竟然道高一籌,不僅讓東條冥郎折了親生女兒,還白白搭上自己的性命。


狂熱的軍國主義分子在日本國內刺殺了很多親華政客,其中就包括一位叫松島平健的議員。東條冥郎立刻指使情報機關在媒體上栽贓松島平健,編造了松島長卷為父報仇,竊取日本航母機密,準備逃亡國外的消息,並請各國協助逮捕等待。

英國果然上當,切爾切客號間諜船火速開往日本,爭取攔截松島長卷。1938年10月的一個雷雨交加的夜晚,根據「可靠」情報,英國人成功截獲駕駛汽艇出逃的松島長卷。

萬萬沒有想到,經過英國情報機關重重鑑定的松島長卷卻是個冒牌貨,真的松島長卷早就被日本人控制起來了,眼前的這個不過是東條冥郎的女兒東條枝子。

東條冥郎不斷地向女兒灌輸狂熱的武士道獻身精神,同時狡猾而又殘忍地讓醫生切掉女兒闌尾,在女兒腹部做了一個開放性的傷口袋,可以容得下一台微型相機和一顆可以誘發心肌梗塞的藥丸。


按照父親的安排,「松島長卷」利用日軍航母資料獲得英國信任,並成功進入英國最大的造船廠。松島長卷利用如花似玉的容貌和東方女人特有的韻味,向負責潛艇設計的總工程師斯特伍德發起了猛烈地攻勢。

她那張甜美乖巧的小嘴,經常撩撥的斯特伍德心花怒放。經過一段時間的眉來眼去,終於和他墜入愛河。利用戀人的身份,她經常秘密闖入斯特伍德的設計室,拍攝了大量設計圖紙。

1939年聖誕節,這對新人步入了婚姻的殿堂,這一天同時也是英國新型潛艇試水的一天。斯特伍德特意將婚禮搬到潛艇內。試航成功,雙喜臨門的斯特伍德非常高興,當晚多喝了幾杯,剛一進入洞房就呼呼大睡起來。

松島長卷興奮不已,再一次潛入丈夫的設計室,將所有關鍵圖紙逐一拍照。事畢,她走進浴室把相機銷毀,並把交卷放入傷口袋中。松島長卷面朝東方,遙拜天皇,然後吞下父親給她準備的藥丸。她迅速把自己脫得一絲不掛,緊緊地抱住丈夫,製造一個因做 愛興奮導致心肌梗塞死亡的假象。


聽說枝子已死,東條冥郎心中的興奮居然蓋過了悲傷,立刻通過日本當局向英國提出交涉,要求歸還通緝犯屍體。

為了保險起見,東條冥郎乘專機飛赴英國,親自將女兒屍體運回國。飛機剛一降落,假的松島長卷就被抬到間諜總部。東條冥郎迫不及待地抄起一把明晃晃的尖刀,「嘩」地一下,就把女兒的整個腹腔都劃開了,一雙大手在女兒的肚子裡亂抓一氣。

當他用沾滿鮮血的手捧著交卷,仰天大笑道:「這是我們父女對天皇最大的奉獻,英國最新型的潛艇就在這裏」。話音剛落,就聽到一聲悶響,東條冥郎倒在了血泊之中。

原來英國人早就看出了東條冥郎的「妙計」,英國人沒有揭穿他,反而將計就計,在膠卷中偷偷放置了高爆炸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