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其實是一個非常神奇的國家,相信很多朋友對他們國家和人民的生活也是很少了解的。你知道北韓的女子每天都穿什麼嗎?他們一年四季基本上都是穿裙子,不是因為他們時尚和開放而是因為他們...的崇拜和信念。


為何北韓的女人四季都不不會脫裙子?知道真相後我頓時沉默了…

(冬天就穿大裙子,裏面再穿棉褲來禦寒)

金日成曾經說過:「褲子是男人穿的。」所以在北韓,無論是春夏秋冬,北韓的婦女都會響應領袖號召,堅決只穿裙子,當然在隆冬季節,聰明的女同志會在長長的北韓大裙子裡邊穿上棉褲來抵禦嚴寒。一些老有所為的退休大嬸,會在馬路上以革命的眼神監督每一個過往行人,看他們是否上面佩帶主席像章,下面看每一個女人是否穿裙子。

為何北韓的女人四季都不不會脫裙子?知道真相後我頓時沉默了…

(裙子不能在膝蓋以上)

觀光客知道這個風俗之後,她們入鄉隨俗出門只穿裙子,仍不免挨到訓斥:「同務,你沒看今天的《勞動新聞》嗎?你怎麼能隨便穿一條膝蓋以上的裙子呢?!」

在北韓因為女子全部穿裙子,無論春夏秋冬都是如此。因此他們又把男子叫「褲子」據講,北韓女性俗稱男性為「褲子」。童男子們被尊稱為「新褲子」;離過婚的則被戲稱為「舊褲子」;再次離婚的就被貶為「破褲子」;離過三次以上婚的就是「爛褲子」嘍!

新褲子是多數北韓姑娘的目標有三種「褲子」最受女娃們青睞,它們就是「軍褲」、「黨褲」、「學褲」(即軍人、黨員幹部和有高學歷的男子),在北韓現役女軍人訓練時除外。颯爽英姿五尺槍,而且能有效防止女兵們春光乍泄。倘若有中國和日本的女人到了街上,八成會有一個北韓老太太箭步如飛地跑過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拽住,大聲訓斥道:「同務(在北韓,人們稱和自己平級或比自己級位低的人為同務,比自己級別高的人為同志),你作為一個女人能穿褲子嗎?」

為何北韓的女人四季都不不會脫裙子?知道真相後我頓時沉默了…


這緊迫盯人的方式與硬性規定實在讓人吃不消啊!

製造身份符號的要點在於難以模仿,於是皮膚白皙就成北韓上層階級有錢人的標識,但北韓真有那麼多「白富美」,她們都是些什麼人?金正恩曾多次攜帶一 位面容姣好的女士參加各種場合,這引發媒體關於該女士身份的猜疑。而之後北韓官方媒體也證實金正恩已婚的消息,並承認該女士即李雪主為第一夫人的事實。和 金正日一脈相承,金正恩的夫人也是文藝工作者,是典型的「白富美」。


能夠成為金正恩妻子,是「白富美」最高表現形式。(圖/趣歷史)



能夠成為金正恩妻子,是「白富美」最高表現形式。(圖/趣歷史)

【BB霜在北韓女性上層階級很流行】


大家都知道,bb霜是遮瑕美白的。但我們可能很難想到北韓女性也相當喜愛BB霜,它在2000年開始進入北韓富有階層。她們會向從事中朝貿易的華僑直接購入韓國產或是美國產的該類化妝品。雖然很貴,但是很流行。

為什麼我們在電視上看見的北韓女人、遊客去平壤看見的北韓女人,都很「白」呢?是北韓女性特別在意自己的皮膚保養嗎?顯然不是,這些「很白」的北韓女人,要麼是上層階級,要麼嫁給了上層階級。而「白」則是很好的一種身份識別系統。

【在北韓「白」是很好的一種身份識別系統】

如果你是普通北韓女性,在辛苦勞動、烈日暴曬下,就很難保持自己皮膚的白皙。於是「皮膚白皙」就成了上層階級、有閒有錢的標識。

只有夠美的北韓女性,才能被國際所看到。(圖/趣歷史)

只有夠美的北韓女性,才能被國際所看到。(圖/趣歷史)

【上層階級女性的消費水準遠超想像】

決定北韓女性生活品質標準是金錢,而金錢完全來自權力。從北韓當局得到富足配給的黨或軍隊的高層幹部,以及通過做生意賺到錢財新興富人們屬於上層階層。而只依靠農場配給或市場買賣的大多數居民生活,只達到滿足於填飽肚子的水準。

一位脫北者在回憶錄中寫道:「我們班級高層幹部的女兒直到上大學之前,過的是與普通百姓隔離的生活,因此不了解北韓現實。以為所有人過著與自己一樣的生活。她還說每個星期天跟母親一起到個人美容院和按摩,還做離子燙。

她們家冬天也能吃草莓,冰箱裡還放著從外匯商店買來的霜淇淋,想吃的時候就拿出來吃。她還建議我吃豬蹄兒,它能使皮膚變得更嫩白。陽傘、長靴和衣服等都用外國貨。她還炫耀家裡買了韓國攪拌機。她說以前用的是日本產品,最近也用韓國產品。

而 脫北者眼中大多數北韓女人的生活是這樣的,他們生活在快要倒下去的窩棚里,吃的是玉米粥。黃海道原來以盛產大米而有名,如今生活為什麼變成這樣真是看不過 去。他們一年收成除去上繳國家的軍糧米和肥料費等,只經過1、2個月配給糧便露底。又不能到哪兒去做買賣,所以只能這樣餓著。地方居民連洗髮精這名詞都沒 聽過,我們拿它洗頭髮他們便問那是什麼。因為香皂的價格貴,在沙丁魚油里倒水鹼做香皂。拿它洗衣服,衣服上凈是沙丁魚味道,女人們也用它洗頭。」

【北韓美女幾乎都是「鵝蛋臉」】

北韓啦啦隊聞名世界,尤以美女多聞名,第一夫人李雪主曾經就是北韓啦啦隊隊員。在人數超過100名啦啦隊員,臉型卻無一不是「鵝蛋臉」。這種臉型不是基因選擇的結果,因為其他北韓普通女性並不是這樣。相反,同種族基因韓國常見的是「國字臉」。

這和金正日審美品味有很大關係。在北韓,將「鵝蛋臉」美女描述為「瓶子上放著一個雞蛋」,金正日喜歡這樣的女人。與金正日同居時間最長高英姬是典型的「鵝蛋臉」,他多次誇讚高英姬是「臉型圓潤的漂亮女人」,金正日的第二個女人成蕙琳也是圓潤臉型。

在平壤的金日成大學,一群北韓女大學生在水上遊樂場裡嬉戲。(圖/趣歷史)

在平壤的金日成大學,一群北韓女大學生在水上遊樂場裡嬉戲。(圖/趣歷史)

這很好地解釋了為什麼我們看見的北韓女人都很好看,因為她們都好看,所以才能被我們看見。金正日公開妻子中,有三位是文藝骨幹(舞蹈演員、電影演員),而金正恩妻子李雪主則是一名歌手。毫無疑問,嫁入金家,是「白富美」最高表現形式了。

北韓有很多歌舞團,其中最著名的是血海歌舞團、萬壽台藝術團和國立民族藝術團,這三大北韓藝術團體,是「白富美」人才輩出之地。並不是因為她們搞文藝,她們才成為上層階級,而是因為她們的文藝是為上層階級而搞,所以也成了上層階級。

北韓與韓國相同,女兵是自願服役制。但是與韓國不同的是北韓女軍人前途黯淡。對於退役女兵來講嫁人是「第一人生目標」,但北韓社會裡有一個非常頑固的觀念,就是已婚女性不能讀大學,所以退役後結婚又讀大學的女性在北韓幾乎沒有。

沒有大學畢業的女性無法升任高級人力,即使是在軍隊入了黨也不能直接擔任人民班長,需要在軍隊有過領導經驗才可,而這種經驗只有人民軍軍官以上才能具有。在北韓,女性想要成為人民軍軍官,至少要有10年以上的服役經歷。

但是在「先軍政治」背景下,如果是高級軍官、官員的女兒,讀大學可能性和在軍隊中獲得提拔可能性將大大提高。除了讀大學、在軍隊中獲得提拔兩種方式外,他們的女兒、配偶還可以通過出國留學、外派務工等方式提高生活水準成為「白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