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年2月14日情人節,此時的Iverson已經是弗吉尼亞州AAA橄欖球賽MVP、全美籃球第一陣容。這一天他帶着一群黑人好友來到了漢普頓保齡球館。自他成為全州著名的高中體育明星以來,他的粉絲、哥們和手下就是漢普頓街頭一道風景。而他則是這群孩子們的國王。這群人喧譁、吵鬧、唱歌、開玩笑,同時高呼著Iverson的名字。


不知為何旁邊的另一群白人孩子被招惹上了。然後白人開口便是:「黑鬼,你對人種有什麼看法?」一個「黑鬼」便是對黑人最大的不敬。黑人孩子們的腦袋被點燃,於是他們開始推擠,接着動手,再發展下去,就成了混戰,人群也亂成一團。五十多個人參與鬥毆,保齡球館的椅子成了兇器。超過二十人受傷,三人重傷。


事發後的兩天,Iverson率領貝澤高中69比67擊敗了漢普頓隊,拿到分區冠軍和AAA級錦標賽比賽資格。他與隊友擊掌相慶的時分,漢普頓警方正在忙於錄口供。受傷的白人們回憶事故當夜的鬥毆,說不出個名字——最後,一個名字襲到了他們腦海,於是脫口而出:「Allen Iverson!」


2月23日,道貌岸然的警察上了門。檢察官如此唸誦起訴狀:「Iverson用一把椅子猛擊了一個女孩的頭部,該女孩叫做Barbara。」證據呢?超過二十個證人信誓旦旦地說,他們看見Allen Iverson用椅子砸人。


因為這一場鬥毆,Iverson被法院認定帶頭滋事被判入獄5年(後來入獄了4個月便獲得假釋) 當他入獄的時候各式各樣的糞便被扔到這位高中生的身上,有人的,也有動物的;有熱氣騰騰的,也有硬成一團的。這是新城監獄「歡迎」新人的固定儀式,Iverson面不改色,他說,「誰都得過這一關」。坐牢的日子裏,Iverson算模範「犯人」,每天5點起床,老老實實做麵包,和獄友打籃球,很安靜,有禮貌,但每當朋友們在監獄柵欄外眺望,Iverson卻總是倔強地背過身——他不願讓別人看到自己的獄中形象。


走出監獄後,只有喬治城大學教練給了Iverson讀大學的機會,他隨後以狀元身份進入聯盟,並逐漸成為有影響力的球員。「Allen就好比一個西瓜。」前76人隊總裁說,「他有着西瓜一樣強硬的外表,還有着西瓜一樣脆弱赤誠的內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