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爆!「蔡依林」因長期受到輿論攻擊,讓她身心疲乏、喪失自信...爆發被害妄想症崩潰,更驚語....粉絲震驚不捨淚崩...



蔡依林多次在小巨蛋舉行演唱會。「Jolin」蔡依林出道17年,從少男殺手逐步成為亞洲舞曲流行天後,除了本身的努力外,她要求完美且堅毅的個性,也讓不少人佩服。近日接受雜誌訪問時,她大方剖悉自己內心的轉變,長期保受輿論壓力,讓她身心疲乏,甚至想退出歌壇。

蔡依林1998年參加MTV電視台舉辦的歌唱比賽「新生卡位戰」中脫穎而出,隔年以學生歌手清新形象發行首張專輯《Jolin1019》,甜美的外貌被冠上「少男殺手」的稱號,成功打響知名度,在她21歲那年,因合約問題,沉寂了2年,之後靠着《看我72變》強勢回歸樂壇,並開始大紅大紫。近日接受《天下雜誌》訪問,她認為以前的自己總力求完美,日子過得相當緊繃,「像是去參加考試,希望老師教給我的東西我完全不要出錯。如果出了一點小狀況,一下台就會哭。」


蔡依林去年金曲獎一舉拿下三項大獎。(資料照,記者胡舜翔攝)

剛出道的蔡依林,深受嬰兒肥困擾,為了能完美上鏡,她長期只吃過水食物,嚴格的自我管理,讓身旁工作人員心疼地說:「有點努力過頭。」在她不斷努力下,2007年以《舞孃》一舉拿下金曲獎最佳國語女歌手,在致詞時,她特別感謝曾經不看好她的人,「謝謝你們給我很大的打擊,讓我一直很努力。」

長期受到外界輿論質疑的蔡依林,當時因信心不夠,開始懷疑自己,她覺得別人看她的眼光都是不友善的,在2009年,她萌生退出歌壇的念頭,在經紀人葛福鴻的鼓勵下,她決定停下來,休息3個月,出國充實自己,隨後心態也開始改變,看事情的角度也隨之不同。


「蔡依林」太爭議我很清楚 6分鐘淚崩自白逼哭40萬人

「蔡依林」3個字,具備了很多爭議性……這我很清楚。Jolin出道16年,一路走來經歷了許多風雨才在歌壇搶到一席之地,成為地位不可動搖的天後。最近,她有一段2012年在《Myself》世界巡迴演唱會上告白影片在網絡瘋傳,難得敞開心胸說出壓抑已久的血淚告白,才3天就有6000人含淚狂推,超過40萬人觀看。


蔡依林2012年在演唱會上的淚崩自白,最近又被網友翻出來在網絡瘋傳。(圖/翻攝自網絡)

蔡依林當時穿着訂製禮服,在舞台上對着觀眾發表了一段感性告白,她表示出道16年來一直都很清楚,自己的名字充滿了爭議性,這段時間被加諸了各種不同的封號,也清楚知道「喜歡我的人,跟討厭我的人一樣多」。所以,Jolin練就了一身可以把所有「不好聽的聲音」關起來的本事,說到這她已忍不住激動情緒頻頻拭淚。


蔡依林坦言,出道以來都很清楚自己的名字,在外界眼中一直都是極具爭議性的代表。(圖/翻攝自網絡)

對此,蔡依林也坦言,長期以來都對自己擁有超乎常人的絕佳意志力感到驕傲,也很開心透過表演,知道要如何用身體在舞台上表達。接着,Jolin提到了瘋狂練體操的那段時間「那是我人生很大的轉捩點」,可惜的是雖然好不容易贏得了掌聲和認同,質疑的聲音依舊沒斷過「還是有人,當我得金曲獎(2007年第18屆金曲獎最佳國語女歌手)的那一刻,他們覺得是體操選手得獎。」說到這裏,她始終保持微笑卻眼淚直流,久久開不了口。


蔡依林終於在2007年拿到金曲獎的肯定,卻礙於身為唱跳歌手,頻受外界質疑讓她自信心大受打擊。(圖/新浪娛樂、翻攝自YouTube)

稍作停頓,蔡依林接着坦承獎是拿了,但那一刻「我真的對自己超級沒有自信心。」她表示其實一直以來都認為,身為藝人的責任就是要把歡樂帶給大家,所以幾乎不太分享負面情緒。只是,Jolin認為當時的已經可以很驕傲地這麼說,「我把那個不自信的自己拋在腦後」也不在乎外界眼光,能堅持完成想做的事。


蔡依林在舞台上說到眼淚直流,台下的蔡媽也哭成淚人兒。(圖/翻攝自網絡)

蔡依林也在舞台上談到家人,並由衷地感謝「不管外界怎麼評論我,他們還是以我為榮」,她話一說完台下的蔡媽已經哭到不行,一邊遮掩一邊用手擦拭淚水,母女情深表露無遺。Jolin也說,過去太在意外界的評價,以至於忘了站在舞台上該怎麼發自內心地開心,也沒辦法和家人分享「我要的是什麼」,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誰,直到學會跨過這些關卡才終於明白,其實更應該要做的是「把我自己放在舞台上,跟大家分享。」也謝謝所有團隊工作人員的成全,讓她能踏上舞台,超催淚近6分鐘的告白,除了讓同在現場的媽媽哭成淚人兒,也讓許多觀眾跟着眼淚直流。


蔡依林這段痛哭告白影片上傳至網絡,3天就創下超過40萬人觀看,超過6000人分享。(圖/翻攝自網絡)

而蔡依林語畢便接着演唱《我》(I)這首歌,演唱時一樣數度哽咽無法自己,好幾次都唱不下去,全靠現場歌迷接力唱。事後,Jolin這段舞台淚崩自白的短片一上傳至臉書,觀看人次超過40萬人,按讚數超過300人,分享人次更多達6000多人,難得展現脆弱的一面,不僅粉絲心疼,許多看完影片的網友都忍不住跟着痛哭,影片3天內就在網絡掀起一陣瘋傳潮。

蔡依林出道17年,從少男殺手逐步成為亞洲舞曲流行天後。

蔡依林採訪後記/歌手從來就不只是歌手


採訪蔡依林的那天早上,奧斯卡剛頒完獎。下午採訪前,我們一群人和Jolin在電梯裡,聽到她跟經紀人聊到美國歌手Lady Gaga在頒獎典禮上,以最佳電影原創歌曲入圍者身份所做的表演。

那是Lady Gaga為校園性侵議題電影《狩獵場The Hunting Ground》所共同創作的主題曲,白色的鋼琴白色的她,在舞台上充滿情感的自彈自唱,最後多位曾遭受校園性侵的年輕男女一起手牽手走到台上,可說是今年奧斯卡最令人動容的一幕(好吧,李奧納多拿下小金人還在台上談氣候變遷的那一幕也是啦)。

歌手其實從來就不只是歌手。性別、年齡和身份地位,也從來都不能限制人們想要引領與創造的決心。

去年11月,我在台北小巨蛋看了蔡依林的《Play世界巡迴演唱會》。整場表演令人目不轉睛,她原本擅長的舞曲就不用說了,Jolin連慢歌都能邊舞邊唱,實在很難令觀眾不嗨。沒想到演唱會最後,舞台上播放了《不一樣又怎樣》紀錄影片「玫瑰少年葉永鋕」的故事,拍攝了葉永鋕的母親葉媽媽,講述因為性別氣質特殊的葉永鋕,曾如何被周遭環境對待,最後死在國中校園裡的真實事件。蔡依林在舞台上說,她希望大家懂得包容,學得勇敢。

在那一刻,我就決定要找機會採訪蔡依林,不單單是因為她在華語歌壇上的地位和表現,不只是因為她出道16年來風風雨雨的評價與那種一路咬緊牙關、拚命想要證明自己的外界觀感,還有那個她在自信成熟後願意做更多、發揮影響力的責任感。

採訪那天,蔡依林提早到了20分鐘,她的先發部隊造型師、髮型師等40分鐘前就已經等在採訪現場,總共來了9位工作人員。她已先畫好妝,換上衣服就開始拍照,整個團隊超精實。

《姊的時代》專題也同時製作影音報導,我看着蔡依林在鏡頭前談她的心路歷程,心裏其實有點懊惱。這個懊惱是對自己,有些怨嘆為什麼沒有在她還「小」一點時就採訪她。現在的她,對自己、對過去、對未來都有一種篤定,我已經感受不到她當年的隱忍、倔強和倉皇。其實記者都是這樣,很想在每一個關鍵時刻都在現場。

不過,這年頭凡事總會留下許多紀錄,回頭去看那些關於蔡依林的新聞、評論、影片、和她在金曲獎上的得獎感言,訪問音樂界裡那些看着她成長、看着這個產業轉變的業界人士,我想,我們其實還可以對Jolin有更多期待,無論是在音樂表演專業或是社會影響力上。


王建棟攝

負責本期《姊的時代》這個封面故事的同事告訴我,她為了想要找出當代女性的特質和過去有什麼不同,她從武則天和伊莉莎白時代開始閱讀(驚!還好她沒有告訴我她是從女蝸補天開始尋覓)。後來她得出了一個結論,這個時代的「姊」,和年紀、身份地位無關,和資源無關,而是一種創造改變的信仰、實現「不可能」的氣勢和渴望。

最後要說,為什麼《天下》的封面標題是《姊的時代》而不是《姐的時代》?因為「姐」這個字如果放大做成封面標題,在視覺美感上並不是很好看。姊一直都是很愛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