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逃避父母逼婚,這兩對女同和男同究竟做了什麼事呢?

這是一樁讓外人羨慕的婚姻:男女雙方都是高學歷,均堪稱金領,雙方一度被不明就裡的朋友戲稱為“有錢人終成眷屬”
 
但在結婚之前,小蕓和大成就辦好了婚前財產公證,並通過律師簽訂婚前協議。

協定內容包括:各自經濟收支獨立;日常生活互不干涉,不同居;任何疾病、意外自負;在長輩面前扮演好婚姻角色……
   
這樣的婚姻是兩對不同性別的同性戀者,為了應付各自長輩的催促,而採取的“互助式”婚姻!

32歲的小蕓是個公認的美女,她是一位出色的項目投資人,追求者不斷,許多男人評價她是“女神”,但大多數人不知道“女神”喜歡的是女生。“我沒有公開過性取向,但對男人從不感興趣。”採訪時,咖啡館對面街頭有帥哥走過,小蕓眼皮都不擡。
 
小蕓的女友小雯,是一位高校教師,性格文靜。那份心意的相通,以及彼此人生觀、生活觀的相似,讓此前也曾經歷情海翻波的兩人,決定此生一起度過。
 
兩人甚至在同性戀圈裡舉行了婚禮。有鉆戒,也有花環、朋友的祝福,唯一缺少父母的許可。實際上,從25歲開始,小蕓就飽受父母催婚之苦。一次次“逼婚令”,讓她感到窒息。
 
不過,讓小蕓把組建“互助家庭”提上日程的卻是一次意外。2012年,女友車禍,在外地出差的小蕓火速飛回廈門。小蕓沒有手術簽字權,女友的老父簽了字,手術才得以進行。
 
小蕓意識到:當有一天,兩人都老去,面對此類意外要怎麼辦?
 
“我30歲,長相不錯,收入可觀,誠覓一位30歲上下的男同,組建互助家庭,共同保守各自秘密,履行彼此家庭的責任!”小蕓登錄圈子裡的一個網站,發佈了“徵婚啟事”。
 
帖子一出,應徵者很多。與普通人的婚姻相似卻又不同的是,在“形婚”物件的挑選上,同性戀者更為挑剔與苛刻。“身高、長相到工作、收入、教育背景都是考核標準。”小蕓說,由於沒有感情可言,外在條件成了唯一的“擇偶”標準。男方經濟是否寬裕,在“形婚”中比普通婚姻還要被看重。為了減少今後的麻煩,雙方的人品也需要一個熟悉信任的過程。“我身邊的人也不是想‘互助’就能找到對象的,成功率大概只有百分之二十。”
 
終於,小蕓最後尋覓到一名幾乎有著同樣要求的“同志”——大成。
 
拜見家長時,雙方長輩喜笑顏開,“他們那麼開心,讓我心裡百感交集。”小蕓說。
 
婚宴很隆重,伴郎和伴娘則是他們各自的實際同性伴侶,除了在婚禮上的接吻略顯笨拙外,其他環節的配合堪稱“影帝”、“影后”。
 
當天喜宴上的一些細節讓賓客們有些奇怪,婚宴上伴娘神情鬱鬱寡歡,而伴郎在被灌了不少酒後轉身亢奮地對新郎說:“這酒我替你喝,也是為我自己喝。”新郎的親戚不過隨口說了句:“伴郎和伴娘挺搭的嘛。”新郎條件反射地說:“不用你操心了。”
 
原以為婚後壓力會減小,但小蕓和大成才發現,一個謊言一旦開始,就意味著要用千萬個謊言來掩飾。
 
為安慰老人家,小蕓每個月都安排跟丈夫回娘家吃一頓飯,偶爾還帶著他去見親朋好友。但需要平衡的,不僅僅是兩個人、兩家人的關係,還有與各自情侶的關係,婚後兩對情侶住到了一個屋簷下,小蕓和小雯住在自己家裡,而大成也跟自己男友同居。

緊接下來是生育問題。
 
小雯在幫小蕓照顧孩子的過程中,知道這個孩子並不屬於自己和小蕓,她想有個孩子能照料自己和小蕓的後半生。而大成也喜歡親生骨肉,甚至愛屋及烏地稱呼小蕓“孩子他媽”,讓小雯醋海翻波。
 
這段時間小蕓不斷和小雯爭吵,小雯一度抱著孩子“離家出走”。“這樣的生活真的很累,我們必須要考慮很多別人不用考慮的事情。”小蕓說,結婚只是一個開頭,並不是結尾。這樣演戲般的婚姻讓人窒息,她已經萌生離意。
 
而大成卻極力反對離婚:“如果只顧自己的選擇,對孩子和雙方長輩來說是自私的。”“我希望和她們是永遠的朋友”。
 
“對外界永遠有編不完的謊言,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要對你們撒謊了。”小雯暫時搬出和小蕓同居的家中,她對小蕓的孩子“視如己出”,“不會因為長輩的生活,影響下一代的成長。”這是她和女朋友的共識。
 
身為同志真的很艱辛啊!不但要面對外人的眼光,也要面對父母的不贊同,到底多元成家什麼時候才能真正落實呢?喜歡這篇文章的話,就按下你的想法,並點個讚分享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