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或歐洲很多國家,一條受傷或生病的狗,一般只要得到照顧就可以恢復,但是,世界上還有個國家地區,他們那裡的狗,一般生病了傷掉了,等待它們的命運往往是被殺掉。


在 人口不到6萬的格林蘭島上,雪橇犬是作為一種常用的運輸工具使用,但它們的待遇卻比其他國家和地區的家畜還差,因為人口稀少,這裏的獸醫也是屈指可數,一 條雪橇犬一旦生病或受傷,是不會得到什麼特殊照顧,而他們的主人,為了減輕累贅,往往選擇射殺它們,這在格林蘭島是非常普遍對待狗的做法。


當一名在達爾文動物組織的Jochem Lastdrager博士得知此事後,他前往格陵蘭試圖改善當地雪橇狗的生存狀態。

他到當地後,首先是建立相關的教育項目,教導那裡的孩子如何對待工作動物,並和一些動物福利組織建立合作,提供獸醫來格林蘭島給一些病狗傷狗做治療。


格陵蘭雪橇犬目前在當地數量約為21000隻,幾乎是人口數量的1/3,作為一種當地的土狗,它們不是人們想像的那種寵物犬,而是常年待在室外的家畜。

冬季,當地人主要是用狗來打獵,並且用它們拉雪橇來進行交通出行或運輸。而到了夏天,狗就被淘汰了,它們會被幾個月的栓在野外,當地人一周只餵食它們一次,而且缺少足夠的水。上圖那個像大便一樣的東西,就是它們吃的飯……

因此每到夏天很多狗死於脫水。


在前幾次金融危機中,格陵蘭島也受到嚴重衝擊,他們依靠來自宗主國丹麥的福利金度日,因此很多狗被栓在外面得不到什麼吃的,有些狗為了試圖掙脫鎖鏈,拚命掙脫的時候會被鎖鏈纏住窒息而死。而有時主人視察拴在野外的狗,發現它們病了死了,就直接一槍打死。


最上面那張腿受傷骨折的小狗,救援人士猜測它是被鎖鏈絞斷腿骨造成,本來它的主人要打死它,辛虧國際上一些動物保護人士來到這裏幫助那些狗。

Lastdrager博士在當地期間,已經有一些小孩自願加入到照顧狗的行動中來,而且甚至有孩子將狗帶回家照看,但Lastdrager博士擔心,如果他離開此地後,不知道情況是否會得到好轉,或許又會恢復成原來樣子。


目前Lastdrager博士在給當地一個舉行的雪橇犬比賽中提供一些醫療援助,他更希望的是到夏天再來此地幫助雪橇犬。

有關格林蘭島的雪橇犬情況被披露之後,現在有越來越多的組織加入到救援中來,但他們真正希望的是當地人可以好好對待他們自己養的狗。


不是所有國家和地區都將狗當作伴侶和寵物的,Lastdrager博士想讓更多人知道有些狗的悲慘命運。如果你也想改變一下這種情況,可以把這個信息告訴你更多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