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士主場104-100戰勝雷霆,LeBron斬下33分9籃板11次助攻表現完美。面對投射見長的雷霆雙少,LeBron選擇了更有殺傷力的進攻方式:持球不斷衝擊籃下。此役他單是強攻2+1就打成了4次,把雷霆防線轟的支離破碎,「LeBron強壯的就像一輛坦克車!」美媒記者又在Twitter上炸了鍋。令人意外的是,坐在場邊的一位美女球迷,也感受到了「LeBron牌」坦克車的威力。


那是比賽臨近結束前,比分落後的雷霆提升防守強度逼迫騎士連續出手不中,這次進攻在對方逼搶下眼看球就要出界,LeBron想也沒想,奔著場外就去了。結果球沒救到不說,還把場邊一位女球迷撞的人仰馬翻。

LeBron本季的官方體重是250磅(摺合110公斤),帶着衝刺的速度撞到人身上的感覺,姚明曾這樣形容:「我胸口受到的撞擊就像被子彈打中一樣。」姚明所說的還是第一次和LeBron交手時的場景,當時LeBron打的還是後衞,如今十餘年時間過去,LeBron從小前鋒打到大前鋒,這顆子彈已經長成了炮彈。

身為球員的姚明尚且有此感慨,普通球迷的承受力弱了可不止一星半點。所以這次撞擊的力度應該和被一輛車撞上沒什麼兩樣。現場工作人員反應很快,趕忙上前處理。女球迷脖子裝上護具,被擔架擡了出去,現場只留下一張已經碎裂的椅子。幸運的是,賽後採訪時LeBron說,他已得知這位女球迷沒什麼大礙。而這位女球迷來頭也不小,是現在世界排名第二的高爾夫球手Jason Day的老婆Ellie Day。LeBron誠懇的向她道了歉,並邀請她在不久之後再來看自己的比賽。

Day一家在俄亥俄州有房子,Jason經常帶着夫人來看騎士隊的主場比賽,幾乎每一次他們都坐在這個場邊座位,NBA官方售票網站上顯示,騎士主場球館這一排座位的名字是「好萊塢席」,另外還有一個名字叫「尼科爾森座位」,這個位置處於靠近客隊替補席的第一排,近的走兩步就可以摸到雷霆放在替補席末端的飲水機,各個場館安排的該位置的座位數量不同,速貸球館一共有8個。


之所以有這兩個外號,是因為坐在這裏的球迷一般都是明星,湖人死忠Jack Nicholson看球時就坐這個位置,尼剋死忠Spike Lee也一樣,Stallone近一兩個賽季常帶着幾位美若天仙的女兒去看比賽,也坐這個位置,包括籃網小老闆,饒舌歌手Jay-Z,著名女歌手Beyonce,美國國民偶像Will Smith,老牌影星Tom Hanks、還有小鮮肉變殘大叔的Leonardo DiCaprio,美國吐槽愛好者最鍾愛的Kardashian一家,以及Justin Bieber,等等等等。


只要是美國娛樂圈你認識的名字,都能在各個NBA球館(特別是身處洛杉磯的斯臺普斯中心)場邊座位找到他們的身影。一方面有些真的是鐵桿球迷,另一方面和朋友一起看場NBA比賽也是不錯的交際活動,同時還能增加自己的曝光率。這個時候你就會想:怎麼坐在場邊都是這些明星,普通人就算名氣差一點,一張球票再貴,緊緊腰帶也買得起吧?原因很簡單,因為這些場邊座位,貴,就不說了,買,你也未必買得到。

以目前上座率最高的斯臺普斯球館為例。首先,這些場邊座位在各大售票網站上都是看得見,買不到(騎士主場速貸球館甚至沒有在購票網站上顯示第一排座位,NBA官網上也只有場邊座位預覽,無法直接購買),能在這些網站上買到最靠近球場的球票在兩個籃筐後側,此外是替補席後面的幾排。想要得到一個場邊座位也不是沒辦法。首先,需要非常非常多的耐心;其次,就是比耐心更重要的,一些有權有勢,且足夠慷慨的好朋友。


這些座位都屬於湖人的季票擁有者們,想要得到場邊座位的季票,得先交100美金和你的個人信息到湖人官方網站,進入等候名單。每個賽季開始前,可以優先購買這些場邊季票的是上賽季該座位的擁有者,除非他們違反了季票政策(比如非法出售季票),否則他們永遠排在等候名單前列。而即便有人被踢出了等候名單,排在你前面的也是幾十年積累下來,數不勝數的競爭者。

2011年因為Nicholson對當季湖人過於失望,叫囂著要出售手中的季票,美媒曾統計過湖人場邊座位季票的平均價格,為11萬零700美元,最便宜的季票價格則是1517美元,相差72倍。對於這些季票擁有者來說,一張斯臺普斯中心場邊座位季票不僅意味着更好的觀賽體驗,更是一種身份的象徵。所以不管你等待多久,這些場邊的「皇族」們都不會輕易放棄他們的權力。甚至連湖人公關部門都沒有多餘的場邊球票。

所以結論就是:如果你現在還沒有湖人的場邊座位季票,那你永遠都不會擁有了。

但想要坐在場邊看上一場NBA比賽,還是有辦法的。一些季票擁有者願意分享他們的球票,尤其是他們自己無法到場觀戰時。這樣的分享不是沒有代價,個人淨資產達到35億美元好萊塢富豪Haim Saban就曾用他的私人飛機使用權換了某場比賽的兩張場邊座位票。而更多在場邊座位觀戰球迷手裡的票,是通過和擁有者轉租得來的,這些交易的細節當然無人知曉,卻也是個季票擁有者們賺點零花錢消遣,順便結識一些新朋友的好辦法。


坐在場邊觀戰,好處那真是太多了。關於這一點,Nicholson自然最有發言權,早在上世紀70年代,Nicholson就擁有湖人場邊最好的觀戰席位,40多年來湖人換了老闆,換了球館,換了球評,球員、教練更是換了一堆又一堆,唯獨Nicholson一直坐在場邊。觀看湖人比賽時,Nicholson會和對方球員噴垃圾話,甚至會因為對判罰不滿怒罵裁判。據說在某一場比賽裡,負責吹罰比賽的裁判對Nicholson忍無可忍,讓他閉嘴滾出去,Nicholson露出了電影中招牌式的賤笑,回答道:「我花了大把的鈔票才買下這個座位,這是NBA,你能命令我坐下閉嘴嗎?」

另一座著名的場館麥迪遜花園球館裏,也發生過著名導演Spike Lee被Reggie Miller結仇,後者爆發率隊贏球,向Spike Lee鎖喉致意的事。所以坐在場邊座位看球的意義就是能參與到比賽之中,在某種程度上影響場上球員的狀態,進而影響到比賽結果。球場之上,球員的每一個動作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甚至他們臉上的汗水都逃不過你的眼睛。當然,還有他們在場上說的垃圾話。


據說Garnett還在籃網效力,率隊客場對陣勇士,有球迷曾在甲骨文球館近距離欣賞了現役垃圾話之王和Draymond Green之間的鬥嘴,一次攻防對位中,Garnett不堪騷擾怒噴Green:「別在用肘頂我了小子。」Green也很強硬的回擊道:「你話說的太多了,這是我們的主場,你這塊化石。」

另一位塞爾提克系的垃圾話王子是Pierce,2005年他在塞爾提克對陣老鷹的比賽中投進了一個三分,當他慢悠悠的退防時,對防守他的球員說:「哥們,你剛才真的有試着防我嗎?」近幾年輾轉多支球隊加盟快艇投奔恩師Rivers,當他效力巫師時客場和騎士交手,LeBron已經從邁阿密回到了克里夫蘭,一位球迷坐的地方離Pierce就十尺遠,他說自己聽見Pierce拉家常一般對騎士球員說著:「LeBron曾經離開過,他還會再走的,相信我。」

更誇張的還在後面,一位球迷說,自己2007年去看了巫師對陣塞爾提克的比賽,位置正好在巫師板凳席後面,離巫師球員不過1公尺出頭,他說自己已經不記得誰說過什麼垃圾話了,真正令他印象深刻的是Brendan Haywood和他的隊友高談闊論,自己昨天晚上和某位姑娘發生的風流韻事。


這些,就是坐在場邊看球的好處。包括這位Ellie Day,被LeBron撞翻在地之前看的也很盡興,可要是出現被球員誤傷的情況又該怎麼辦呢?

答案是:沒有辦法。

因為在你購買NBA球票時,NBA方面就會默認你接受瞭如下一些規則:比如不能在球館裏吸煙;不能攜帶瓶裝和罐裝的飲料;不滿兩歲的兒童和行動不便的親友要妥善看護;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坐在場地邊上觀賽,就要有被球星飛出後砸到的心理準備,NBA對類似的風險概不負責,某些球隊甚至會將這一點明確標註在售出的球票上。

類似的案例也不是沒有發生過,涉事的球員是Kobe。2005年11月14日,灰熊在主場85-73戰勝湖人。比賽中,Kobe為了救一個飛出場外的球撞在一位名叫Bill Geeslin的球迷身上,導致後者肺部受傷。賽後Geeslin將Kobe告上法庭,他說Kobe的行為讓他覺得自己像個「人肉沙袋」,打這場官司是因為自己受到了侮辱。

「我記得一切發生得如此之快,他朝我衝過來,然後推了我一把。」Geeslin在2008年出庭作證時說道,「他故意推我的胸部,沒有任何的道歉,起身的時候推了我,還瞪了我一眼,然後走開了。」Geeslin認為是湖人面臨敗局,或者裁判沒有判罰灰熊球員犯規,才讓Kobe惱羞成怒。

根據法庭文件顯示,經過治療後,Geeslin的肺部不適在兩週後便消失,但他本人一直覺得焦慮不安,需要服用安眠藥才能入睡。而最終,NBA方面以如上的免責條款為Kobe辯護,這樁訴訟案以球迷的失利而告終,不過也是在08年出庭之後兩個月,這位Geeslin就因病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