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姑娘,她從小的願望就是能夠養一隻金毛。

終於,在她26歲的時候,養了人生當中第一條金毛,接下來在29歲,她又養了一條金毛,後來在29歲半的時候一下子同時多了五條金毛……

原本明明只想養一條金毛的她一下子變成養七條,不過,和這七個寶寶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累,並快樂着~


這是我的第一條金毛,名叫虎仔,是我在2012年3月從狗市抱回來的。說實話,它的品相併不是非常好,但當時之所以挑上它,是因為去狗市時候看了好多的金毛,只有抱起它的時候,它一頭扎到我懷裡就不出來了,我想這就是緣分吧。

虎仔漸漸長大,為了給它辦狗證,連哄帶騙的拍了一張證件照,然後這張照片,四年都沒換過。


從小小的一隻,慢慢的長成了大小夥子,到2014年的時候,它真的長大了,經常追着母狗的屁股後面跑。


那時候周末還經常帶她去草地踢球,但是它每次去的時候都心不在焉的在等待母狗的出現。養它這幾年遛狗的時候也接觸過一些母金毛,總結來就是長得好看的母金毛看不上它, 總是追着它屁股後邊跑的母金毛它又看不上。


哎!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後來給它娶個媳婦這件事便被提上了日程,也就慢慢的家庭成員越來越多。噩夢也就真的開始了!

到了2015年,我虎仔已經3歲了,既然別人家的漂亮女孩看不上我家兒子,那我就毅然決定給它娶一個回家。


深知虎仔口味的我挑選的小媳婦兒,果然深得大兒子滿意,每天要和她膩味在一起。我給小閨女起名「妹妹」。開始的時候妹妹不喜歡我家大兒子,不願意和它一起玩,後來時間長了可能實在受不了軟磨硬泡的,就發生了後續的一幕一幕。


一次意外中,「妹妹」懷上了小寶寶,臨產前我們帶她去醫院照了X光,當時醫生看說是有4個小寶寶,距離生產應該還有4-5天時間,並且告訴我說是一般生產都是在夜裡,而且會在家變現出刨地等情況。

我 們家人都從來沒有給狗接生的經驗,而且我家小媳婦還不到一歲,全家都擔心她自己不會生。後來就找了好多家寵物醫院,終於找了一家可以夜診24小時營業的寵 物醫院。我們先去檢查做了個超聲,看了看幾個小傢伙的胎心都一切正常。這時候看到的和之前一樣,都是4個寶寶一切正常。


臨產前一天晚上,小媳婦明顯的肚子一張一縮的,後來我們打電話給寵物醫院,醫生讓再觀察一下,如果羊水破了來醫院也不遲。就這樣到了凌晨的4點多它還是一張一縮的,但羊水就是不破。可我們實在是坐不住了,拉上小媳婦就去了醫院。

因為醫生7點才開始上班,所以我們就在醫院的椅子上等待,結果誰料小媳婦在椅子上趴着突然就坐起來了,然後就沒有瞭然後,第一隻小寶寶就這樣出來了。


「妹妹」一共生了五隻小寶寶,這是五個兄弟姐妹在醫院剛出生時候的第一張合影。老大、老三、老五是母的,老二、老四是公的。


回到家之後它們的媽媽基本是寸步都不離開小寶們的,以前出去遛彎怎麼也要把小區轉一圈才會回家,但是生過孩子之後,每天出家門2分鐘拉尿完畢扭頭就要回家奶孩子。


有一階段小媳婦可能是產後抑鬱還是煩躁怎麼的,經常欺負她老公,每次她老公就像個犯錯的孩子,一動不動聽着她老婆對它各種亂叫。兩個人恩愛的時候也會一起奶奶孩子,然後出去全家一起曬曬太陽。


家裡偶爾也會逗比一下舉行個世界盃,但是遺憾的是它們的隊衣我買回來快半個月才想起來給它們拍照,結果遺憾的是小傢伙們已經穿不了了。結果這些衣服就只拍了這麼一張照片。


5個兄弟姐妹小時候就愛抱團,不管是睡覺還是挨罵的時候總是黏糊在一起,那時候還小還不打架,相處的十分融洽。


第一次帶它們去打疫苗的時候它們還都沒有繩子,所以它們就被我裝在整理箱帶去醫院挨個打疫苗。


因為已經養過2隻大狗了,也總結了一些養大狗的經驗,所以再對付這些小傢伙的時候還算有了一些方法,至少現在吃東西還都會等著,這麼多大傢伙要是真的不會等著上來硬搶,一定能把我衣服全都撕了的。


原本想在小寶們滿月的時候,帶着七隻一起拍寫真照,但是「妹妹」產後一直回復的不理想,身子很瘦弱,不怎麼好看,所以就想等它恢復一些再拍照,可是等到了小寶寶們百天,「妹妹」還是那麼瘦,實在不想等下去了,於是在小寶們長到尷尬期的時候,我們去拍了照片。


因為怕工作繁忙以後對小寶寶們的照顧不周,我曾經在它們2個月大的時候,製作了一張僅限同小區領養的海報,但是現在已經8個月過去了,海報還在家裡放著,我從來沒有貼出去過。

七隻寶寶一起養,真的非常辛苦,做飯的時候經常是這樣的,總得有一群監工檢查我在細什麼菜,我在切什麼,我在炒什麼……


仔細看下面這張照片,它們的後背前胳膊那裡都有兩道白,像個天使的小翅膀,一直到現在還都有這個,也不知道你們到底是上天派來的天使還是惡魔。


這是最近的合影,春節前在它們現在的狗臥室照的。沙發左右是老四,右邊沙發老大、老三。地上兩個挨一起的是老二和老五。最右邊是媽媽,顏色最深的是爸爸。


嘟麻の結束語:

每一個負責的養寵人都知道要養好一隻狗狗有多麼的不容易,特別是大型犬,虎仔麻麻居然養了七隻,嘟麻的膝蓋已經妥妥跪碎了……如果說養狗狗是一種負擔的話,那也許會是最甜蜜的負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