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真的是我的親身體驗..而且不是夢見..是親眼看見的!!
三年前,我才10歲..。
我記得那天是星期天,大概晚上11點50分吧,因為看電視看到忘我.,忘了明天要上課。
我和姊姊們要去睡覺,我們都有一個習慣,睡覺前要去上廁所,輪流。
因為我最小,所以我最後,但是她們上的實在太久了,我只好去上另外一間。
我上完後,剛好12點,姊姊們都先去房間了,我當然也要去房間拉,可是從廁所去房間還要經過客廳,客廳的玻璃門又拉上窗簾了,在月光的照耀下,有陰影,蠻恐怖的,我很害怕,因為我膽小,我就用衝的想衝回房間。
當我快離開客廳時,恩..?我瞥到了客廳的玻璃門外好像有東西,我就倒車。
當我看到玻璃門上的陰影時,我的臉瞬間刷白,因為我看到了,兩個奇裝異服的人站在我們家的玻璃門外(有窗簾擋著...所以"祂"們沒發現我..)。
"祂"們中間站著一個人,我想衝回房間,腳卻動不了。
下一幕,更令我作嘔....。
我想閉起眼睛不去看這一幕。可是眼睛卻閉不起來!!高高的那個"人"將手上的羽毛扇往那個人的脖子刺下去!!矮矮的那個"人"將手上類似令牌的東西往那個人的肚子刺下去!!
當我看到這一幕時,我腦袋一片空白:{阿~~~~~!!!!!!} {誰!!?}"祂"們異口同聲的看向我..!!
{你都看見了...?}高高的那個"人"問著。
"祂"伸出瘦弱的手將我家的玻璃門給打開:{沙...}發出的刺耳的聲音。
{阿...!}我已經嚇的不敢出聲了..因為我看見"祂"的羽毛扇還在滴血。
我突然看見了那張蒼白的臉。
{不要阿---!!!}我看到那張臉時..,發出了慘叫,也讓我原本已經刷白的臉變的更加慘白。
正當"祂"要用力的將我家的玻璃門打開時,我的腳又可以動了!!!
我二話不說,用我最快的速度衝回房間。
當天晚上,我夢見一個人,但是起了大霧..,看不清楚那個"人"的臉,我只記得"祂"對我說:{對不起...我的部下嚇到你了..}
然後我就被我姐叫醒說要上學了。
我把這件事跟我有陰陽眼的同學說,結果她說:{你看到的是七爺八爺,沒關係拉,可能是因為你的鄰居或家人有人去世了所以"祂"們才會出現,至於你夢中的那個人...,可能是閻羅王喔!}
這句話令我起了雞皮疙瘩,嚇到臉色刷白。
從那之後..,我再也沒有見過七爺八爺了..。

----

七爺八爺的故事

不管任何廟會,七爺八爺的身影往往是最受矚目的,七爺白袍高帽,臉畫「白底黑蝙蝠」,手持魚枷;八爺黑衣圓帽,臉畫「黝黑白睛」,手握方牌,上書「善惡分明」。而七爺的沈穩和八爺的活潑,也往往令人映像深刻。

相傳七爺的名字叫范無救,八爺則叫謝必安,二人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一同在衙門裡當差。有一天,當他們一同趕往鄰縣辦事途中,突然下起了雨,於是謝必安準備前往鄰近農家借傘請范無救則在橋下等待。誰知道等謝必安走後,溪水突然暴漲,范無救為了怕謝必安找不到他,為了信守約定,不肯離開,後來被洪水沖走了。當謝必安帶著雨傘趕到後,發現好友已經被水淹死,非常傷心,便在樹下上吊自殺,死時口吐舌頭。上天知道了他們二人深厚的感情,便敕封他們為神將,在城隍爺旁負責捉拿壞人的工作。

也有人說,謝必安(七爺),就是酬謝神明則必安的意思,范無救(八爺),就是犯法的人無救之意。在臺灣廟會的隊伍中,時常會看見一對高高矮矮的神像,踏著奇怪的步伐,搖搖擺擺地走著。矮的名就叫八爺,因為他的臉是黑赤色的,手上又拿著鐵鍊,所以又叫「赤爺」,而高的名叫七爺,因為臉色很白,舌頭很長,手上拿著出毛扇,而且又揹著雨傘,所以又叫白爺,因此也才有「黑白無常」的稱呼。傳說這兩個人是城隍爺的部下,專門負責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巡邏街道,並把壞人的靈魂捉到陰曹地府去,因此人人都很怕他們。

據說,七爺的心地很善良,就算有人得罪他也不會計較,所以又稱他為「謝必安」。據說他本來想要跳河,以死謝罪,但是由於他太高了,而且這時河水也慢慢地退了,因此七爺不得已,只好弔死於橋樑上,由於死時的七爺,身上背著雨傘,舌頭吐的很長,因此他的形象,也就成為有著高高身材,和長長舌頭的模樣。
不過八爺的脾氣卻變得很暴躁,這是因為當時河水蓋過了八爺的頭,把他淹死了,而他死時,臉色因為掙扎,而成黑赤色,之所以變得性情暴躁,不肯原諒犯罪的人,可能是因為他情同手足的義弟,不守約定,因而感到十分憤怒。所以,萬一不小心得罪了他,不管怎樣向他賠罪,他都不會原諒的,因此又稱他為「范無救(咎)」。

每當廟會遊行時,七爺八爺身上懸掛一串「孤餅」,婦女多會乞求回去給幼小的子女吃,據說吃了可使小孩平安長大。
也有人說是收涎餅(為小嬰兒收涎求平安)或鹹光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