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沒想到,上大學時我們系的那些帥哥靚女,在多年後的同學聚會上都已物是人非,反倒是我們班那位最胖的女孩姍姍瘦身成功,看上去獨領風騷,嬌豔可人。

姍姍上大學時得有一百八十斤吧!

對,就是那麼誇張。

我記得一次學校組織體檢,每當一個個女孩輕盈地跳上體重秤,體育老師就會愉快地報個數字,基本沒有超過一百斤的!

輪到姍姍時,我們全部屏住了呼吸,因為她的體重向來是個秘密,我們都很想知道她到底多重。

姍姍緩慢而笨拙地走上了體重秤,自卑地閉上了眼睛,體育老師笑著說:“九十,九十,九十公斤!”

我們都忍不住大笑起來。

姍姍跑了出去,一直往操場外面跑去。我們這才意識到自己錯了,也趕緊去追她。沒承想,姍姍一下子摔倒在了操場的門口,我們又忍不住笑起來。

年輕的我們,那時太自以為是,哪裡會顧及一個胖女孩的自尊心。

畢業後,大家都順利地簽了工作,唯獨姍姍一直沒有勇氣去面試,她好像一直在逃避去工作這件事,於是,她順理成章地去考研了。

那時,她為自己設定的目標是北京的一所名校,但她的成績並不好,所以,班導師開玩笑地說:“這不是去做炮灰的節奏嘛!”

我們哄然大笑,姍姍低著頭,沒有說話。

事實上,姍姍第一年果然沒有考上,但我們隱約覺得她好像瘦了一些。那時,我們都工作一年了,很多女生都開始學著打扮自己,唯獨姍姍一年全力考研,沒有上班,所以大學同學聚會時,姍姍只和大家打了一個照面就回去學習了。我們那時最喜歡玩《真心話大冒險》的遊戲,最關心哪裡可以淘到有特色的衣服,哪裡的蔬菜、水果更為物美價廉,而繼續學習、努力看書,真的離我們很遙遠了,遠到我們根本不願去提及。

姍姍考研太霸氣了,她這一考就考了三年,不過慶倖的是,她最終還是考上了北京的那所名校。待她去讀研究生時,我們驚奇地發現,她瘦了許多,最重要的是,姍姍變得自信了。當我們紛紛問到她的體重時,她自黑道:“現在已經不足一百六十斤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我們都笑了,笑得很開心,覺得姍姍變得樂觀了許多。

再見姍姍時,已是畢業七年時,她整整瘦掉了一個女孩的體重,變成了一個不足百斤的美女。我們圍著姍姍,看她穿著得體的套裝、精緻的高跟鞋,怎麼也無法把她和體育場上那個笨拙到跌倒在地的女孩聯繫在一起。


於是,我們立刻圍坐成團,要聽這個勵志的故事。

姍姍說,她很胖的時候,內心深處的感覺就是害怕,她不敢出門買衣服,不敢出門相親,不敢吃高熱量食物,不敢出去旅行。她就是莫名恐懼,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太肥胖。沒辦法,她只好把自己關在屋裡看書,背英文單詞,複習考研。最初準備的時候,多半是有些逃避的感覺,並沒有想過真的要考上。後來,她發現自己逐漸進入了努力學習的狀態,如果一天不看書,不學英語,她就會害怕,覺得自己快被淘汰了。

為了順利地瘦下來,她做過很多極端的減肥項目,比如,針灸、節食、瑜伽,等等。無奈,姍姍的肥胖基因太強大了,她的家人幾乎都是胖子,所以每當看到她在那裡自我折磨還依然沒有起色時,她那同樣肥胖至極的媽媽就會跑過來安慰:“姍姍,在媽媽心中,你瘦得像一根蘆葦一樣。別減了,我心疼。”

“您老人家見過這麼肥胖的蘆葦嗎?我必須得減下來,這不是減肥,這是挑戰自我。”

“咱家人都是胖達人,我沒覺得胖有什麼不好。”

“我不想當死胖子。”

“胖子又不會死!”

“老媽!”

為了更好地瘦下來,她開始把學習和運動結合在一起,她一邊跑步一邊聽英文,這一個堅持,就是七年。

七年下來,公園的路需要跑多少步、跑多久,她都了如指掌。她跑在路上,從氣喘吁吁到健步如飛,從像個大浣熊到如猴子飛躍,公園看大門的那位大叔每次看見她,都會鼓掌,以表敬佩。她也會莞爾一笑,以表感謝。

她研究生畢業後,不僅瘦身成功,英語也說得特別好。之後,她居然成功地應聘上了國際記者。

姍姍的減肥經歷太逆襲了,我們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將軍肚和肥肉,當場發誓要加入她跑步的行列,也要減肥。

姍姍當場把服務員叫來,讓他拿走了我們所有的飲料:“從此以後,你們就不能再喝含糖的飲料,和我一樣只喝白開水吧!”

剛剛還信誓旦旦的我們頓時沒了底氣。還沒有開始跑步,只是簡單地沒收了咖啡與果汁,就已經讓我們驚慌失措。於是,大家紛紛退步,表示胖下去也沒什麼,還有一個違心的傢伙顫抖著雙下巴,說自己根本就不胖,挺享受現在的狀態。

姍姍瀟灑地站了起來,把白開水一飲而盡:“你們幾個繼續,我去約會了!”

那一刻,我突然想起剛剛大學畢業時的她,她是那麼害羞,總是不敢站在公眾場合,不敢高聲說話,不敢談戀愛。現在的她截然不同,那種自信淡定,氣定神閑,讓人著迷。

我們都在感慨,也許人的美麗也是有階段性的。但前提是你勇於改變自己,願意為成為更好的自己而努力。而且這個努力的過程你也不知道有多久,就像走在茫茫黑暗中,就像跑在晨霧中,你也不知道前方何時會亮起一盞燈,但你必須跑下去。

所謂勇於改變、挑戰自我,其實就是擺脫自己所熟悉的“心理舒適區。”

心理學家將人類對外部世界的認識形象地以海水為例,分為三個區域:岸邊、淺水區和深水區。而岸邊這個區域,就是人們的 “心理舒適區”。

假如你是一個不會游泳的人,一定是感覺待在“岸邊”的舒適區最安全,而每往前一步,你心裡的恐慌和不安就會增加一分,因此,很多人都寧可待在岸邊的舒適區。沉溺在“心理舒適區”的人也許是不滿現狀,想換工作又不敢的員工;也許渴望愛情,卻又死宅在家的單身汪;也許就是不滿自己的身材,想減肥卻又不能像姍姍一樣努力的我們。

每當有人問我堅持努力真的那麼重要嗎?

我都會想到姍姍的經歷。如果堅持努力不那麼重要,也許她會和我們一樣,畢業後就工作,忽視自己的體重,變成辦公室那枚不起眼的胖子。如果堅持努力不那麼重要,她也許不會一個人待在家裡准備考研,一考就是三年。

在她考研的那三年時光,很多同學都已成為公司的老員工,早已在熟悉的工作環境中放鬆警惕,變得有些麻木。差距就是這樣形成的,你依然固步不前,你早已放鬆警惕;別人還在努力,還在奔跑。因為,舒適的岸邊並不是一成不變的,海水有漲潮的時候,舒適區很有可能被淹沒。就像如果我們不提升自己,舒適區也將越來越小。最終,原本是舒適區的地方會消失,站在原地的你,也會被恐慌和不安所困擾。

我們每個人都前赴後繼在改變自己的道路上,並不是七年之後,你就可以成為另一個更完美的自己,而是你一直堅持成為更優秀的自己,並為之努力,你才會成為自己想成為的模樣。

出發前,請我們每日三省吾身,捫心自問,你真的瘦嗎?帥嗎?美嗎?富嗎?假如沉默,還是請默默地努力,並丟掉那可憐的自欺欺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