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最有智慧的人,是最懂得聆聽的人。

器量狹小的人,就像那些窄口瓶一樣真正有智慧的人不用多說,即能正確傳達思想;愚昧之人即使滔滔不絕,也說不出所以然來。,裡面裝得愈少,在倒出來時就愈大聲。言語就像樹葉般,愈是茂密的樹葉,愈是難找到豐美的智慧果子。不會叫的狗會咬死人,無浪的水面則能淹死人。

二、 當人家不發一言而只是點頭時,就是你該停止說話的時候了。

保持緘默,通常是最聰明的策略。高聲的咒駡不如沉默的斥責,令人來得刻骨銘心。人們過於依賴語言的功能,卻忘了沉默的力量。你的思想已經被你的舌謀殺了一半。說沒有內容的話,等於發出沒有思想的聲音。喋喋不休的人,像一隻漏水的船,每一位乘客都想儘快逃離它。沉默是對誹謗的最好答覆。沉默是談話的最大藝術。未有人因沉默而後悔者。

三、 沉默永遠不會出賣你,所以保持沉默便是保護自己的安全。

沉默為真理之母。既不會機智的談吐,又不知道適時沉默,是很大的不幸。言語是銀,沉默是金。緘默有時是最嚴厲的批評。未出口的言詞決不會致害。我們可能被多言傷害,但不會被沉默傷害,故智者寡言。交談中,沉默與謙虛最高貴。說話出自天性,沉默出自智慧。羊每叫一聲,就少吃一口草。智慧有聽而生得,悔恨由說而生。要做一個善於辭令的人,只有一個辦法,就是學習聽人家說話.

四、 交淺言深,君子所戒。君子話簡而實,小人話雜而虛。

不必說而說,這是多說,多說要招怨;不當說而說,這是瞎說,瞎說要惹禍。措詞用得確當,是寶貴的工具;隨意亂用,則甚為危險。女人的舌頭,是在她整個身體中最後停止活動的“地方”。關於寡言,就是只說必要的。並不是說應該完全禁語,而是應該只說有用和必要的話。多思考,少發言。我們因說話所樹立的敵人,遠比因做事所結交的朋友要來得多。

五、 跟你嚼舌根的人,也會說你的閒話。說話時我們只能重複自己所知,傾聽時則是學習他人的知識。

聽得太少的另一面,就是說得太多。真誠者寡言;虛偽者多辯。寧因寡言被人譴責,毋因多言為人責怪。;多言不如多知。言語如箭,一發難收。“蜚短流長”喬裝成目光銳利的老鷹,其實只是一隻盲目的蝙蝠。沉默永遠不會出賣你,所以保持沉默便是保護自己。;沉默是談話的最高藝術。未事不多言語,臨事不動聲色,既事不伐功能。

六、 多門之室生風,多言之人生禍。居家戒諍訟,訟則終凶;處世戒多言,多言必失。

辯不如訥,語不如默。動不如靜,忙不如閑。人一口,則為合。也許當年造字的老 宗早就暗示我們,人生一世,少開尊口方是“合”理。沉默之成為巨大的力量,一如黑色聚集所有的光線。光用嘴巴爭來爭去,不過是意氣之爭,無法改變現狀,倒不如把時間花在行動上,用事實證明一切。話人人會說,對於喜歡逞口舌之快的人,多半是說得多,做得少。

七、 深度不足的演說家,會以長度來表示。

戲言無法戰勝敵人,但常氣走朋友。口為禍福之門。對一件事唯一知道得最多的,往往是那個不露聲色的人。我深信實事求是而不講空話的人,一定沒有許多話可說。沉默較之言不由衷更有益於社交。如果知道是有害和不實的,就別說;如果知道是有益卻是虛假的,也別說;如果知道是有害卻是真實的,一樣不說;而知道是有益且真實不虛時,則該伺機再說。

八、 一般人總是自己忙著講,智慧的人卻是忙著聽別人講。

如果你能記著,除非你是律師或醫生,使聽你話的人,必須付費,否則人們並不會聽你的規勸,那麼你可以省卻許多不必要的談話了。唯一越常用便越銳利的工具,便是利舌。如果說話的人,能懂得他說的是什麼才敢說,那麼地球便寂靜得可怕。不落言詮者最善於駕馭語言。失足猶可追,失言難挽回。使人生厭的可分為兩類人:一是自己沒有一件事需要談的人,一是不需有什麼可談的事而要胡扯的。兩種可貴的聰明中,一是能適逢其會的想起一句漂亮話來說;一是能及時想到不該說,閒談與謊言,形影不離。

九、 深謀者寡言。言語的真正用處,是在隱蔽而不是表露我們所缺的。

言而無當,不如緘默為上。錯誤之見,不如不見;虛偽之言,不如不言。

十、 智者,思而後言;愚者,先言而後思。

沉默是蔑視的最完美措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