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歲對打李小龍成龍尊他大哥港姐因他息影他卻20年不導功夫片


中國電影報


03-06 22:42

2016-03-06 編叔 中國電影報

前日晚上,在聽了一場騰訊主辦的「華語動作片的門派與江湖」電影沙龍後,編叔頂着酸爽的霧霾,在京城某著名高校門口的一家正宗地溝油氣質大排檔里小酌了一壺。

結果,喝多了。

飲下一瓶劣質白酒的後果是,編叔沉浸在自嗨的回憶里,久久不能自拔。


曾在某十八線城鎮里過著逃學少年生活的編叔,最美好的記憶莫過於躲在摻雜着廁所騷味、汗臭以及各種不知名液體散發出的混合氣味的錄像廳里,跟一幫熊孩子圍着一台滿是油污的彩色電視機,從螢幕上刀光劍影的香港電影中,YY江湖的快意恩仇,一邊裝B一邊飛。地上還有未及熄滅的煙頭,耳邊已經傳來敲打椅子的哐哐聲和「老闆,換碟!換碟!」的叫喊聲。

熊孩子們「換碟」的叫聲幾近沙啞時,中年發福的錄像廳老闆才會挪動着他那肉顫節奏和步伐節奏一致的身軀,慢吞吞打開裝着VCD碟片的箱子,一邊嘟囔著「XXXXX」的葷話,一邊彎下腰翻找起來。


錄像廳的胖老闆熱衷於動作片,尤其是混雜着洪拳、猴型拳、獅型拳、火鶴雙形拳又帶着戲謔色彩的香港動作片,如果實在煩透了熊孩子們的喊叫,胖老闆偶爾也會拿出壓箱底的鬼怪、殭屍片扔進碟片機。

在這個十八線城鎮的錄像廳,幼年編叔混跡於一群被視為不良少年的熊孩子中間,完成了電影啟蒙。

除了李小龍、成龍、李連杰、周潤發、周星馳的電影,能讓熊孩子不頻繁發出「換碟」叫聲的還有「宇宙最靈活胖子」洪金寶的電影。

比如,《龍爭虎鬥》《敗家仔》《福星高照》《七小福》《鬼打鬼》。

吸引編叔的是洪金寶的打法,兇狠生猛、霸氣十足。

在導致編叔喝多的那場騰訊電影沙龍上,《師父》《箭士柳白猿》的導演徐浩峰對洪金寶的打法有一個精闢的概括——「手黑」。


洪金寶(左)、徐浩峰

編叔表示,贊同。

徐導演揣測洪金寶「手黑」的原因是:

「老話管習武叫把式、唱戲叫戲子,三年的把式打不過戲子。頭幾年習武的人,稍微一練,身上陽氣有變化,老師就讓你睡覺,每天就練兩個小時,老師得老讓你吃、喝,養着你,戲班習武是習兩種武,一是戲台上的武,一是江湖黑手,哪怕是戲班裡十二三歲的小孩,也可以對付二十多歲的流氓。」

「手黑」的說法,洪金寶當然不接受,他只承認,小時候打架多,打架的經驗也確實在日後電影生涯中用處頗大,「我們十三四歲就在外面打架,都是大馬路上打出來的經驗,你如果不是真打的多,就不會有空間的經驗,又怎麼能控制好?」。

洪金寶說,自己十三四歲就開啟了馬路大戰模式。有一次,戲班晚上十一點多唱完戲,兄弟們跟巴士司機發生了口角,「那怎樣?打回去!」,結果,洪金寶一人打趴下五個20多歲的小夥子,「打完我才發現,就只有我一個人打啊,其他師兄弟都坐着看我。」


洪金寶起身示範動作

聽到此處,編叔想起了一部洪金寶、成龍、元奎主演的動作電影《夏日福星》,這片超逗比,結尾,洪金寶和小夥伴遇到殺手,小夥伴們一把就將洪金寶推了出去,等洪金寶打完,躲起來的小夥伴又神奇的出現了。

洪金寶說,《夏日福星》確是根據當年在街頭被「拋棄」的經歷改編的。編叔不禁讚嘆,很帶感。


《夏日福星》里,洪金寶就是醬被小夥伴「拋棄」的

作為非典型熊孩子,編叔當年最好奇的,其實不是雙截棍怎麼在茬架中發揮「再來十個」的作用,而是斷手腕、卸胳膊、一劍封口的招式都是怎麼編出來的?

集演員、武術指導、導演、監製、編劇於一身的洪金寶曾經編過不少腦洞大開的招式。編叔記憶深刻的是《東方禿鷹》中的一招——「飛葉殺人」,一片葉子飛過去,一招斃命,這一招曾入選編叔心中最神奇招式之一。


葉子這麼一飛,就能殺人,神奇不?

沙龍上,洪金寶揭了謎底:

「這是真的!我在鄉下拍戲空當,看有個小孩子在玩樹葉,一片椰樹葉嗖一下就飛出去了,真的能傷人,我試了試,刷的就扎到靶子裡,很過癮,後來就用在戲裏。我電影里很多招式是在生活中突然發現到的,所以說要拍戲呢,要善於觀察生活。」

說到《東方禿鷹》,編叔一直對片中的女主角高麗虹耿耿於懷,在幼年編叔眼中,這個女演員簡直美得不像話,她不僅美,還會打,但是拍完這部電影之後,高麗虹就變成了洪金寶的太太,從此息影,實屬可惜。


高麗虹

跟編叔一樣耿耿於懷的徐浩峰在沙龍上不能忍了,直問「高麗虹之後為什麼沒再演戲?」甚至着急的發出了「能不能請洪太太出演我的電影?」的請求。

洪金寶給出了一個使人「內心平靜」的回答:

「當年,我問高麗虹,你是願意繼續拍電影,還是願意做我太太?如果她成為我太太,再拍電影,拍動作片,我不可能忍心叫她去拚命、去飛車、去被卡車撞,但是一旦你不忍心用她,你就是浪費了她。我問她,你想選哪一樣?她說我選做你太太呀。」

於是,1991年,洪金寶娶了生命中的第二個太太,而我們,則失去了一個女神。至於,能不能在徐浩峰的電影里看到洪太太,編叔想說一句,「你可能想多了」。

越過這個令人桑心的片子。

編叔最喜歡的洪金寶電影是其實是1980年,洪金寶自導自演的《鬼打鬼》。據說,徐克也超愛這部。


《鬼打鬼》劇照

《鬼打鬼》講述的是茅山法師救人的故事,被譽為港片黃金年代「靈幻功夫片」的經典代表作。

磚家們曾給出過這樣的評價:

「與其說茅山術里摻雜了喜劇與動作,倒不如說是動作電影借着茅山術的噱頭捲土重來,這種新奇的拍攝手法間接的影響了後來香港殭屍電影的崛起。」

影響了一代80後的《殭屍先生》系列,多少是受了《鬼打鬼》的影響,也就是說,沒有《鬼打鬼》,可能我們就看不到《殭屍先生》了。

洪金寶拍《鬼打鬼》的時候,正趕上香港電影「大爆炸」的年代,面對張徹、胡金銓等前輩已確立的動作片風格,「破舊立新」的難度和壓力可想而知。談及此,洪金寶顯得十分輕鬆,「我當時的做法很簡單,就是去想嘍,儘量想,當年一部電影拍七八個月,有時候一場戲能拍一個月。」


《敗家仔》劇照

講真,酒醒後的小編為功夫片的江湖地位捏了把汗。

最近幾年,除了《葉問》系列、《一代宗師》、《殺破狼2》等少數影片外,功夫片的撲街頻率已甩出喜劇片十條街。

好吧。功夫片的黃金年代已然逝去。

經歷了香港功夫片興衰起伏,雖然已20年沒有導演過電影,但洪金寶依然堅信,觀眾對功夫片的審美疲勞只是個過渡:

「這個情況不是現在發生的,香港很多年前就有了這種情況。內地現在還是有很多空間可以拍好的功夫片。因為我們本身還是有很多資源。」

徐浩峰也相信一定能找到救活功夫片的辦法:

「功夫電影中間已經死了幾次,徐克新武俠出來之前,武俠電影已經沒落很多年,對於中國影人,我們之前有過起死回生之術,新時代不要着急,一定能找出方法。」

或許是對功夫片執念太深,已經67歲的洪金寶,在今年4月1日將推出自導自演的新作《我的特工爺爺》,這次電影中的功夫是 「游身」。


據徐浩峰考證,世界上最牛X的前蘇聯特工和以色列特工的基本格鬥技術均來自於中國民間的「游身」,中華民國大總統徐世昌年少行走江湖時,為保命,也曾學「游身」。

那麼,問題來了。

為什麼是徐浩峰去考證?

徐浩峰說,自己一直在為「游身」題材電影做拍攝準備,結果沙龍當天看了《我的特工爺爺》預告片,才發現,已被洪金寶搶先。而徐浩峰在《師父》中詮釋的「詠春」,洪金寶也是早在1981年的《敗家仔》里就拍過了。

所以,徐導,現在似乎考慮怎樣跟洪金寶合夥比較實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