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是人幹出來的,錢是人想出來的。越幹活的人越窮,越思想的人就越富有。”

錢是想出來的

很多人都做老闆,但都是小老闆,老闆總是做不大。為什麼做不大,我認為到一定程度以後,企業要想做大做強,老闆的意識必須上一個新的臺階。現代企業必須要突破的鎖定,企業發展到每一個階段就要用一個階段的理念和思想,如百萬元的利潤就需要有百萬元的思想境界;千萬元的利潤就需要有千萬元的思想境界;億萬元的利潤就需要有億萬元的思想境界,不然就很難實現突破,而且這種突破不需要很長。

在現實生活中,到底是掙大錢容易還是掙小錢容易呢?我認為掙大錢容易,掙小錢難。現在企業目前比較困難,但等到做大後就容易了。活是人幹出來的,錢是人想出來的。越幹活的人越窮,越思想的人就越富有,這就是當今時代財富創造的環境不一樣。在西方國家是越玩越有錢,而我們作為世界工廠包括珠三角地區幹了很多活掙了一點小錢就自認為了不得,那真正掙的是辛苦錢和血汗錢。而人家是在做思想,做標準。

沒錢的人在教有錢的人怎麼賺錢,是因為現代社會的財富機制發生了變化,財富來自思想,做學問的人有思想。一種新思想就是一種新貨幣,一種新思想就是一種新財富,在當今社會沒有思想、沒有新的理念、沒有新的創新就很難賺錢。有的企業老闆賺了很多錢之後就說他們不會“玩”了,就是利潤的來源發生了變化。如果我們的世界前進一小步,對企業來說就可以前進一大步。

在實踐中,我們對物質的突破、對利潤的突破來自於大腦的突破,來自於思想的突破。如果思想不能實現突破,那麼錢就拿不回來。有一句話說得好,解放思想,黃金萬兩;思想解放,萬兩黃金,所以錢是思想解放出來的。過去對廣東來說或許是班門弄斧,但現在不是,廣東這幾年的發展與浙江相比,我覺得還是有點差距,比如說理念上。思想創造財富,但思想是空的還不行,就要把它物化,變成一種制度,一種體系,讓體系去運作。

四種勞動和五種賺錢方式

沒有利潤就沒有企業,就沒有生存。目前,在中國的現狀來看,企業與老闆的情況不外乎有以下三種:

第一種是辛苦不賺錢。老闆和員工整天都是沒日沒夜地加班,這種企業在我國不占少數;

第二種是越是辛苦賺錢越多,賺錢越多越是辛苦。能夠做到這種境界的老闆已經是相當不錯了,但已經被錢套住了,與人的本性背道而馳,的終極是休閒、娛樂和玩。這種企業在我國大概占到30%至40%;

第三種越是清閒賺錢越多,賺錢越多越是清閒。清閒賺大錢,賺大錢更清閒。窮人的錢用來購物,中產階級的錢用來建廠等,而富人的錢卻用來學習和休閒。傳統的三大產業發展至今,已經不能賺錢的需求,經過發展,體驗經濟脫離服務產業而單獨成為一大產業被提上日程。

企業電商落地孵化 找九正

在當前市場經濟下,我認為存在四種勞動情形:

第一種是一次勞動一次收入,比如公務員、工人等,老闆是絕對不會幹這種勞動的;

第二種是一次勞動多次收入,如老闆;

第三種是一次勞動終生收入,如某個專利、某個品牌等;

第四種是一次勞動多代收入。

在這四種勞動情形下,作為老闆就應該選擇後三種情形,這關係到老闆實施的戰略。一份耕耘不止一份收穫,這就是實現戰略轉折點的突破階段。由過去工作變為現在更加聰明地工作,實現一次投入多次產出、終生產出、多代產出,希望每一個人都能做“寄生蟲”,最終達到“不勞而獲”的最高境界。

目前存在五種賺錢方式:

第一種是站著賺錢,利用辛勤勞動賺錢;

第二種是坐著賺錢,利用勞動賺錢;

第三種是躺著賺錢,利用無形資本賺錢;

第四種是睡著賺錢,利用制度賺錢;

第五種是玩著賺錢,利用體系系統賺錢。

老闆是謀局的人,這個局謀好了,體系和系統就建立起來了,像毛澤東是最偉大的軍事家,但作為軍事家的他從來就不會放槍,並且在那麼多的戰爭中從未受過傷,對於他而言,這就是謀局,他在打造體系和系統。對於現在的大老闆就是要謀局,把大的架構和體系打造起來就可以賺大錢。一號人物考慮架構,考慮體系,考慮系統,是“無所事事、無所作為”而處在最高位置,重在把局謀好;二號人物是指一個事必躬親,有所作為,重在把事做好。簡而言之,一號人物是天道,是老莊之道;二號人物是人道,是孔孟之道。

體系是解決問題的最終途徑

利潤來自體系,這在西方國家是一個很好的見證。這其中有四大原理:分別是讓能人為你工作、資本、制度和體系。能者居上,智者居側,閒人居下。體系是解決問題的根本出路,因此就要打造一個有力的體系。同時,我們應該把複雜問題簡單化,把簡單問題數量化,把數量問題程序化,把程序問題體系化。對於大家都很熟悉的新木桶理論,我們可以從中得到:做長不做短、做點不做面、做深不做淺以及做快不做慢等四點認識。這就是要求我們打造一個有力的體系。

同時,我們還要複製一個有競爭力的體系,實現複製複製再複製,無限制複製後最終使得成本變為零。這就是實現一個由資本運作到虛擬運作的過程。我們目前做企業存在兩種形式,一種是就企業做企業,另一種就是跳出企業做企業,如張裕葡萄酒有限公司建立酒莊,實現體驗經濟。因此我們要融入一個更大的體系,一個更多、更大、更好、更強的體系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