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到很多創業者在公號留言提問,如何處理好理想和金錢的關係。其實這是所有創業者每天都可能碰到的問題——在我們沒錢的時候,該如何看待金錢?當我們有錢的時候,又該如何面對他人與自己?

這讓我想起幾年前一次有幸和李嘉誠先生共進晚餐的經歷,一直影響我至今,我也很願意跟大家分享我的所得。

李先生是華人世界財富的狀元,也是我心目中的偶像。按大家慣性的思維,這樣偉大的人物都會等大家坐好後才緩緩進來,然後大家會請他講幾句話;如果要吃飯,他一定坐在主桌,有個名簽,我們20多人中最偉大的幾個人會被安排坐在他邊上,其餘人末坐;飯還沒有吃完,李大爺就應該要走了。即使他這樣做,我們也不會怪他,因為他是偉大的人。

但是當我們剛坐電梯到了樓層、電梯門打開的時候,發現李先生早已在門口等候了。這已經非常出人意料,更出人意料的是,以李先生的身價和地位,本來已經不用名片了,但是他還像在做小買賣一樣,給我們每個人遞發名片。發完後,又讓我們每個人隨機抽了一個簽,簽上的號碼就是我們照相站的位置。我當時還想,為什麼照相還要抽號?後來才知道,這是用心良苦,為了讓大家都舒服,沒有按輩排座的隔膜。抽號照相後,還抽了一個吃飯座位的號碼。

最後,大家讓李先生說幾句。他說,“也沒有什麼要講的,主要是和大家見個面。”大家堅持讓他講,他說,“那我就把生活當中的一些體會與大家分享一下。”為了照顧到不同的聽眾,他先用英語講了幾句,再用粵語講了幾句。他的主題是“建立自我,追求無我”,核心的意思是,要把自己融入到生活和社會當中,不給大家壓力,讓大家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從而很自然地接納、歡迎自己。

之後我們就落座吃飯。吃了大概一會兒,李先生站起來了,說,“抱歉,我要到那個桌子去坐一會兒。”後來我們發現,李先生在每個桌子坐15分鐘,把一個小時平均分配給四桌的朋友。

臨走的時候,他一定要與大家握手告別,每個人都要握到,包括邊上的服務人員;然後還把大家送到電梯口,直到電梯門關上才走……

這一系列小的細節讓我們非常地受震動,也從中感受到了李先生追求無我的個人境界。

我們在生活中經常看到一些人,做一些事情偶有所得,有點成功,他的自我就會讓別人不舒服:他的存在讓你感受到壓力,他的行為讓你感到自卑,他的言論讓你感到渺小,他的財富讓你感到噁心,最後他的自我使別人的自我無處藏身。但李先生不一樣,他要在建立自我的同時追求無我。

企業家是為了某種價值觀而活著的人,所以,企業家賺錢和普通人賺錢是兩個概念。普通人賺錢是為了生活,企業家賺錢,一個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興趣、專業,還有一個就是內心有向善的願望,把價值觀放第一位,順便賺個錢。

心離錢越遠,錢就離口袋越近。大家對現實世界的看法有很多差異,而正是這些差異決定了他們做事的方法,最後決定了天下的人才、資源、你眼前的機會跟你的關係。

柳傳志以前不是聯想股東,他沒有錢,當時很多人讓他改制。一般人認為應該在這個時代抓住這個機會才能賺大錢。但是柳傳志認為,做事情不能90度急轉彎,急轉彎會翻,要拐個大彎,事情才能順著走,該得到的都會得到。

又如王石,在商場上,他決定要名不要利,於是他做了職業經理人。他的工資在以前還不如我們公司的經理,但是他創造的利潤是我們的五倍以上。

李嘉誠講追求無我,柳傳志講拐大彎,王石取名不取利,大家都在抓錢的時候,他們刻意或者自然與錢保持距離。所有這些都表達了他們對生活的態度和外部世界的看法,而這些東西恰恰是他們的成功之道。如果把這些歸納起來,系統化,這也正是成功生意人與錢無關又息息相關的哲學